苏夭的爆火符,炸了。

那火苗窜得太高,瞬间把她一张小脸熏得乌黑,卷翘的睫毛上沾着几片符纸灰,将她碧蓝色瞳孔衬托得越发清澈。

“这是……失误!我再来一次。”

苏夭忿忿地抽出第二张黄符,对这种状况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钟无羡握剑的手一松,眉头轻皱。

她怎么能催动符纸?

抹了一把脸上的灰,苏夭神情认真,重新催动起爆火符,那架势就像已经练习过数百遍,熟练得很。

“扑——”

火苗升腾而起,橙红的火光在她小脸上映出绯色,苏夭顿时眉开眼笑。

不愧是她亲手催动出来的火苗,简直完美!这下钟无羡没有什么可起疑的了吧?

心念一动,爆火符随着她的心意,钻进了雪豹头里。谁料这符见妖如见油,瞬间火势大起。

苏夭吓了一跳,差点将自己烧着,急忙丢掉那颗雪豹头。

钟无羡眼底闪过迷惑,看到少女连蹦带跳朝后躲去,下意识地伸手一拉。

雪白的袖袍拂过苏夭脸颊,身后扑来淡淡的雪松香气,清冽又好闻。苏夭一时恍惚,便掉进个冰冷的怀抱,脖颈处还多了道温热的吐息,又酥又痒。

那活阎王又想闻她身上的妖味,真变态!

苏夭瞬间清醒过来,这样下去不行,万一钟无羡是属狗的,给闻出来了呢?她得想招儿化解此劫。

“那个……”苏夭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地开口,“师兄,我是正经人,你别这样。”

钟无羡终于察觉到了不妥。

他一直把眼前的少女当成妖怪看待,如今两人的姿势,着实亲密暧昧了点儿。

于是,钟无羡镇定自若地松开手,好像刚才搂搂抱抱的人不是他,接着又打量起了苏夭。

妖,尤其是身怀骚气的一向是狐妖。

即使化作人形,那狐耳,狐尾,道行不高便很容易露出马脚。

他探究的视线,从苏夭的脸一寸寸往下掠去,最终停在她腰身以下。

狐妖尾蓬,除非着宽衣,否则极难遮掩。

然而钟无羡的视线过于认真,打量的位置又过于敏感。

纵然苏夭是只妖怪,此时也被他盯得害臊,当下又羞又气,两颊绯红,咬牙切齿道,“你!眼睛往哪儿瞄呢?”

连师兄都不叫了。

钟无羡朝她脸上投去一瞥,才慢悠悠地移开目光,心中暗忖:怪了,难道是他刚才闻错了?

那位置的曲线平坦得很,完全不像藏了尾巴。

回想着苏夭之前解释的话,钟无羡蓦然勾唇,狭长的眸子里尽是笑意,如流泉溶溶,嗓音也越发温柔起来。

“小师妹,你捉的妖呢?”

苏夭心头一跳,随即回过神来,哼……想用美男计诈她,没那么容易!面上却乖巧地答了,“说来惭愧,我学艺不精,叫那妖怪给跑掉了。”

钟无羡一阵好奇,“哦?是什么妖?”

苏夭神情认真道,“狐妖。”

“原来如此。”钟无羡若有所思地点头,“难怪有股骚味。”

骚你大爷!

苏夭咬了咬牙,她怎么就没闻到骚味。

此时天色渐晚,夕阳的余晖洒进林中,透过叶隙,给两人的眉眼发梢洒下一层细碎的金光。

钟无羡悠闲地收回飞剑,转身向前,“走吧,师兄送你回蜀山。”

苏夭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偶尔抬头,眼中映出一个挺拔如松的身影,他雪色的锦袍在山风中猎猎而响,看似温柔无害,但那几根修长的手指,还染着点点猩红……

唉,造孽啊。

偷鸡太多终于遭报应了。

蜀山,当今第一捉妖门派,备受世人敬仰,向来是个清静之地。不过今天,山门却一反常态的热闹起来。

只见十几名握着长棍的灰衣男子,正吵嚷着要上山。

为首的男子虎目圆睁,将棍子重重地敲在地上,大声叱责,“你们蜀山弟子仗着有法力,隔三差五来我家酒楼偷鸡!掌柜的让我们过来讨个说法!”

剩下的人跟着起哄,“就是!赶紧让开,我们今儿要上山抓贼!”

看守山门的两名弟子面面相觑,其中年龄稍大的那个眉头微皱,率先开口,“几位小哥是否误会了?蜀山今日斋戒,门内弟子万不可能溜出去偷鸡。”

“我亲眼看见那个小丫头往锅盖上贴了张黄符,不是你们蜀山,还能是千里之外的茅山吗?”

“这……”

苏夭刚跟着钟无羡来到山门下,就听到上方隐隐传来争执之声。

她好奇地抬头,只见那长长的青石阶上,数名身穿灰衣的人握着棍子,神情激愤地推搡着看门弟子,“今儿我们必须逮到那个偷鸡贼!让开,我们要上山!”

偷鸡贼?

莫非是在说她?

苏夭一怔,立刻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那群人,当看到其中几张熟悉的面孔后,登时小脸一白。

糟了!怎么还追到蜀山来了。

不行她得溜,上山的路还有好几条,绝不能让他们在山门口堵住自己。

可惜苏夭前脚刚抬,背后就传来钟无羡的声音,“小师妹急着去哪儿?既是蜀山弟子,为何还不上山?”

清朗的嗓音飘荡在这方天地中。

苏夭脚下一顿,表情僵住,差点忘了身后这尊活阎王!不过这时上山,无疑于送上去讨打呐。

她眼珠滴溜溜地转,还未想出脱身之法,就听石阶上传来一声大喝。

“偷鸡贼在那里!”

被发现了!

这个念头在脑中炸开,苏夭不管三七二十一,脚底抹油正想先溜为妙,谁知肩膀上又搭了一只手。

熟悉的触感,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钟无羡。

同时,一道清润如山泉的嗓音再度响起,“师妹慌什么?这里可是蜀山,你若不做亏心事,外人谁也欺不得你。”

但是刚做了亏心事啊!

苏夭欲哭无泪地回头,视线越过钟无羡,望见那些酒楼伙计气势汹汹地从石阶上冲过来。

她此刻悔青了肠子,偷什么鸡,馋什么嘴。

如今黄昏将至,只要太阳彻底落山,她的半妖之身就会显露出来。若是在众目睽睽下露出狐耳狐尾,还有钟无羡守在旁边,下场一定很凄惨。

这时,酒楼伙计们已经赶了过来,自觉地将苏夭包围起来。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