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的刀剑出鞘声响起,所有的英雄都集结在水晶里,防御塔开始出来,他们操控着自己的英雄按照上中下三条线路出发。

“妹子你别怕,他一般不打女生。”从耳麦里传来男生的浅笑声。

好像听到了花木兰的配音,是那个昵称叫诺言的男生吧。

“嗯,谢谢。”苏眠仪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她指尖划动着屏幕,有着尖尖耳朵的狐狸便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中路。

对面守塔的英雄是张良,看似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团战时经常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苏眠仪这个账号是苏洛一手带出来的,所有的铭文都配好了,而且苏洛还替她打到了王者段位,但其实她的操作和意识大概只有黄金水平,或者黄金以下。

苏眠仪不敢走过河道,只是迅速的清完了兵线,然后回到自家的防御塔下。

韩信打完野从她身边经过,男生说,“你只要把兵线收了,等我四级后来抓人就好。”

苏眠仪“嗯”了一声,在敌方小兵身上补完最后一刀,打算回家补血。

只是没有想到忽然耳机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英雄配音,那个人竟然操控着李白越塔将她杀死在了防御塔下,她还来不及挣扎一下,血条就已经全部归零。

“firstblood!”

敌方的打野李白成功拿到第一血。

很强,这是出现在苏眠仪脑海中的第一念头。

屏幕灰了下来,她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刚好一分钟,所以说应该还没有到四级。

她果真送了一血……真糗。

不过,那个归鸟真的好厉害。

“他还真是一点水都不放。阿眠你别气,看我不拿大斧子砍他!真当我是吃素的。”

苏洛的话刚说出口,便窥到了一条让她几欲喷血的消息。

全部想睡李白大人:“对面的李白,你好厉害呀!”

全部归鸟:“嗯……”

“阿眠!我们队友也很厉害的,你不要太崇拜对面的李白了好嘛!”苏洛恨不得跳出来去敲苏眠仪的脑袋,但她什么也做不了,只得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了敌方身上。

苏眠仪不好意思的傻笑,“是哎,队友们都很厉害,洛洛,你也很厉害。”

“那是自然,你等着看我把大小姐锤爆吧!”

苏洛玩的程咬金,一个很恶心很恶心的英雄,拥有极厚的血量,通常在团战时站在队友身前,承受来自对方输出的高额伤害。

她跟随着马可波罗走的下路,贴身保护他。

此刻和队友小小白配合着拿下对面两个人头,程咬金耀武扬威地发送消息。

全部洛洛最无敌:“承让了。”

“洛洛来上路带下线,我回趟城补血”玩花木兰的男生说道。

苏洛应了声,但敌方选手VV操控的老夫子却将她捆在了原地,一顿猛敲。

“哎我去,韩信别打野了!快来支援一下,我都要被人敲死了。”

连苏眠仪这个游戏菜鸡都看出来,这局节奏挺慢的,对面的选手并没有将赛场上的战术运用到这场游戏来,两个极其重要的ADC都处于被放养的状态。

她看了眼地图,觉得自己清完了兵,好像还可以去支援下花木兰。

于是狐狸便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上路的草丛里,花木兰已经回城了,苏眠仪害怕被对面的打野抓单,所以很猥琐的猫起来偷偷放技能。

屏幕上一道金白色剑光闪过,还是熟悉的CV声音。

“剑之所至,心之所往。”

完了,又要回家了。

苏眠仪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出声。

他身姿矫健地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却越过了狐狸,挥舞着长剑,清完兵线后便闪回了自己野区。

呼,还好还好,归鸟没有看到她,苏眠仪后怕似的绕着圈回到了中路。

队友们在王者峡谷里展示着自己的手速和操作,而苏眠仪却是一次次的前去送死,仿佛在进行某种庄重的仪式,敌方的中单和射手却有些不忍心了。

全部浪浪的浪:“狐狸是新手吧?哪家的小孩?”

全部WAWA!:“很明显是GN组团带妹,刚才归鸟不是放了人一马嘛。”

全部诺言:“打你们只要四个人就足够了。”

全部洛洛最无敌:“对的,有没有人要吃我的大板斧~”

全部归鸟:“。”

他刚才是已经看到了自己躲在草丛里吗?

苏眠仪这才后知后觉,她捂着发红的脸颊,感慨道:好像被某个人不经意地撩了一下。

明明只是一个游戏罢了,可为什么在这一刻竟然心跳加速了。

她指尖忍不住点着屏幕去看对面那个人的操作,身着金白色盔甲的剑客挥舞着长剑,一下一下地刷野,在被动出来时,然后迅速地闪到蓝方英雄身边。

对面双射手,所以推塔特别的快,而且这次打野发挥的不是很稳定,多次在野区被单抓,所以比赛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苏眠仪所在的蓝队输了,趁着红队推水晶的最后几秒,有人在公屏上发了条消息。

“秀秀,我们等你回来。”

“defeat!”冰冷的电脑声音将画面转到了另一幕。

这个结果好像是在意料之中,苏眠仪将手机放到床榻上,把吸管插进牛奶瓶里喝,听着耳麦里传来苏洛和其他几个男生的对话。

“我之前就说不可能赢的,毕竟他在对面,只要他在,我们就不会赢。”

苏洛的声音听起来却出乎意料的兴奋,“虽然在一个战队,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和归鸟打过一场比赛,今天这场比赛我也算输的心服口服,只是可怜我家阿眠,被揍得都没脾气了。”

另一个声音有些沙哑的男生说,“我们也好久没有和他一起打游戏了。”

“算了,别说这些,今晚都没有带妹子赢,还有脸在这里闲聊。”

之前玩花木兰的那个男生说道:“别担心了,他会回来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好像这里面有很深的故事,苏眠仪咬着吸管,想着等哪天有空了私下问问苏洛。

有点晚了,所以苏眠仪和苏洛他们互道晚安后,便匆匆的下了线。

嘈杂的网吧里,男生低垂着眼眸,看着屏幕上的消息轻扯了下嘴角。

距离上一届总决赛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可对于陈亦寒而已,却仿若隔了几个春秋。

姜木沉,白陆洋,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和他们一起打游戏了。

明明曾经是最亲密的战友,如今却只能成为敌对方。

“喏,这是今天的赛后水果。”

林染将手中已经洗干净的草莓递到了陈亦寒的面前,见他拿了一个后,才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帮你打赢比赛了就急着赶我走,可真没良心。”

暖黄色的灯光下,陈亦寒漫不经心地笑。

他将吃完的草莓蒂随手丢到旁边那人的手上,说道:“再怎么也得等春季赛结束以后。”

林染瞥了他一眼,极没坐姿的瘫在椅子上,说道:“你想等他们被对方击溃后,证明给之前那些高管看,没有你GN就绝无夺冠可能?”

2018-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