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仪窝在沙发上,观看上一届的KPL秋季总决赛的纪录片。

画面定格在GN战队获得冠军的那一刻,五个少年们取下黑色的耳机,走到舞台中央,高举着奖杯热血澎湃,彩带和金粉在灯光底下久久盘旋,观众们都在为他们欢呼喝彩。

“我不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神的存在,但在这一刻,GN战队创造了一个神话。”女解说笑着取下自己的耳麦,和另一名解说一同退场。

比赛结束后,GN的队员们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内。

“刚才我那东皇大招放的还可以吧,直接吸掉李元芳半管血。”

“兄弟,可以的!我这AD打的也不错,连拔对方两座塔,还得多亏了阿鬼的护盾。”

几个男生七嘴八舌的讨论刚才那局致胜局,原本要翻车的局面,却被队友硬生生的拖到后期,等射手发育起来后,直接带领着兵线推上敌方高地塔。

相比较他们的热火朝天,坐在沙发后面的男生显得那么的不起眼。

他戴上耳机仿佛将自己与外界隔绝,眉眼中都透着一股浓浓的疲倦。

陈亦寒低垂着眼眸,拿起桌子上的零食,撕开包装咬了口,像某种小动物似的慢慢咀嚼。

“秀秀,零柒,都过来!咱们一块儿拍个集体照。”

经理花姐推门而入,招呼着几个男生坐在一起拍照。

“花姐偏心,又不叫我们名字。”

男生们打闹着坐在了她身边的沙发上,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围绕成一圈。

“他戴着耳机听不见呢。”姜木沉放下手中的水杯,转身拍了拍陈亦寒的肩头。

“嗯?干嘛。”陈亦寒单手摘下耳机,抬起眼。

他还带着眼镜,脸色有些疲惫,却到底还是难以遮掩刚获得冠军的喜悦。

姜木沉努嘴示意道:“花姐叫我们拍合照。”

“哦,好。”陈亦寒这才取下帽子和姜木沉一起坐在了沙发的边缘上。

白陆洋挤了过来,靠在姜木沉的怀中,两个人相互打闹没个正经,在花姐的眼神威胁下,几个人才勉强坐好。咔嚓一声,那黑色的手机将这刻时光永远定格。

“得了,改天我就去冲洗出来,放在俱乐部光荣墙上面,都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回俱乐部吧,明天开始就给你们放假了。”花姐咳了咳,拿着手机吆喝队员们赶紧准备乘车。

刚走出体育馆没几步路,粉丝们便涌了过来。

“零柒,给我签个名吧,可以吗?”

一个小女生抱着灯牌小心翼翼地把本子递给了姜木沉。

姜木沉接过后一顿龙飞凤舞,归还给女生时还好心地提醒,“秀秀在后面,还没出来。”

“谢谢!”女生激动的哇哇乱叫,拿到签名后便和朋友去后面围堵陈亦寒。

陈亦寒习惯性地将双手都插在衣兜里,跟在花姐的身后。

作为明星战队的知名选手,陈亦寒受欢迎的程度不亚于一个当红小鲜肉,一万人的体育馆里至少有三分之二是他的粉丝。

“秀秀,加油!”

“GN是最棒的!我们永远支持你!”

女生们尖叫着,热泪盈眶,仿佛比这些夺冠的选手们还要激动。

几乎所有的灯光和摄影机都围绕在陈亦寒身边,但他一直没有将帽子取下,只是弯腰向喜欢他的粉丝们致谢后,便钻进了车内,然而这个举动还是没有熄灭女生们的热情。

GN战队的车子走远了,镜头也到此结束。

苏眠仪仿佛通过那漫长的镜头看到了之前那个无畏的少年。

那时的少年们在GN战队的鼎盛时期,获得了属于他们的最高荣誉。

夜已深,她关了电脑,正打算去洗漱,但没有想到,电话响了。

“喂,刚打完比赛吗?”

苏眠仪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陈亦寒剥了颗糖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刚结束不久,我们战队赢了。”

电话那端的男生轻轻地笑了声,“今天对方打野一直疯狂压制我,但只要让我们抓到一点优势,我就能打出一波团灭。”

“嗯,毕竟你是我们的秀秀啊。”苏眠仪也跟着笑道。

“真奇怪……”男生将糖咬碎,纠结道:“若是其他人这么叫我,我只会生气,但换成是你,我却又觉得很高兴。”

苏眠仪突然间说不出话来,她歪着头靠在沙发上。

半响,才泄气般的说道:“陈亦寒,我想你了。”

在没有见到他的日子,苏眠仪将所有采访他的视频都找了出来,一遍一遍的重复看,却仍然觉得不够。原来这就是思恋一个人的感觉,就像猫抓似的,怎么也不得安稳。

细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他像是下了车,旁边有男生们的打闹声。

苏眠仪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听清楚,正犹豫着是否要将那句话再重复一遍,却听到了那个低沉的声音说道:“我知道,因为我也是。”

在之前二十年的岁月里,他除了关心自己和家人,再没有将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唯独她是意外。

“快到了……”他说。

“什么?”苏眠仪没有听明白。

“你现在站到窗户边上去,我们已经到了你家小区门口。”

苏眠仪被他所说的话惊了一跳,连忙走到落地窗边,拉开了窗帘。

果然,一群穿着黑金色队服的男生们正站在路灯下,领头的人如同松柏似的,站得笔挺,还保持着通话的姿势。他抬起了头,哪怕隔着老远的距离,但苏眠仪还是猛地心跳一下。

陈亦寒喜欢低垂着眼眸,漫不经心地模样。

但见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眼睛长得很好看,眼尾微微的上挑,永远像压着几分笑意。

“俱乐部搬迁了,离你家很近。”

他说,“等明天你起床了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吃早餐。”

“嗯。”苏眠仪靠在玻璃窗上,用指尖敲着陈亦寒站的那块地方。

“你知道一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吗?”她问道。

陈亦寒想了想,突然失笑,说:“一年前,我第一次用李白将你操控的狐狸困在防御塔下,当时还在感慨‘为什么国服前一百名的选手会闪现撞墙’。”

那一年的他刚带领着GN拿下秋季总决赛冠军,却因俱乐部高管的一个决定而沦为替补,他回到了魔都,帮着朋友打线上友谊赛。

直到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萌新对手,那个女生顶着国服前一百名的招牌,却连怎么释放技能都不清楚,他操控着酒仙李白,在还未达到四级之前,就越塔强杀了它。

狐狸还傻乎乎的打字发全部说:“对面的李白,你好厉害呀!”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后会和这只狐狸有牵扯,但如果没有遇见她,或许一切都是遗憾。

2018-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