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晓泛图

李香君

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

不知何处烟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

这首诗歌是题图诗,是李香君为自己所画的一幅《寒江晓泛图》题的诗句,这首诗歌的大致意思是:“天苍苍,水茫茫,瑟瑟西风让天幕显得干净而又悠远,美丽的江山如画一般被悬在镜中。不知道那些烟波是从什么地方流淌而出,荫翳在江面之上,太阳才刚刚升起,江面上便荡起了渔船。”这首诗歌正是应了李香君当下生活的时代背景,似有隐喻、也似有暗喻。正是因为李香君集才气、美貌、爱国情结和对爱情的执着于一身,让她成为秦淮八艳之首。

夜色宁静,十六岁的李香君,端坐在媚香楼自己房间的窗前,轻描弯眉、淡点珠唇,对镜顾影自恋中,一滴浅浅的泪就挂到了腮边。而梳妆台上那个鲜艳的大绣球就端端地放在那里,明天是你梳拢出闺的日子,而这个绣球将决定你第一次的爱恋给予谁。从此自己的肉体将沉陷烟花柳巷,那怕自己的灵魂再高洁,也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月影映照着花影,美酒里倒映着笑声,媚香楼的姐妹们,用卖笑来养活自己的一生。你把这都市的繁华屏蔽,只想在今夜独享一份属于自己的最后宁静,往事烟尘,滚滚而来:

幸福的记忆就在八岁那年戛然而止,自己从幸福一下跌进了苦难的万丈深渊,那场战争的浩劫后父母双亡,两个哥哥不知所踪。你被人辗转买到媚香楼时,养母李贞丽望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人儿,内心顿时生了怜爱之情,对你百般呵护,在养母的调教下,凭着自己相貌的出众、歌喉的湿润,凭着一曲《琵琶记》让自己的美名享誉江南。

养母李贞丽是个仗义豪爽又知风雅之人,所以媚香楼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媚香楼里的姐妹们,比起别的院子里的姐妹多了一份幸福和温暖。李贞丽是个多情多义之人,香君看到那些因为年老色衰的姐妹无处可去时,养母总是在院子里给她们找别的活计干,不至于让她们流落街头,有合适的人家,更是给她们极力撮合,不但不会要人家的一分钱,自己还以娘家人的身份给这些姑娘们陪送上嫁妆,这让香君看到了养母人性里的闪光点。或许从小生活在养母身边耳濡目染的原因,自己的骨子里一样有着千般男儿志气,爱国情怀。

因为养母美名在外,那些穷人家的女儿也喜欢往这里送,媚香楼的生意更是常胜不衰。记得自己十四岁那年,养母让自己初次抱琴为客人演唱,却不知道,只那夜的开口一唱便唱响了自己的名声。因为自己从小被养母带大,养母对自己的感情更胜过媚香楼里其他姐妹。媚香楼里来了显贵的客人,李贞丽才会让自己出头露面为他们奉上一曲,客人们往往是意犹未尽时,自己便回了房间。或许正是因为养母李贞丽有意的保护,反到让自己的名声越发远扬,那些慕名而来的文人骚客越来越多,都只为亲自目睹一下自己的容颜,听一听自己的歌声,可大多数人都会报着遗憾而归,很快自己便成为媚香楼里的头牌。

转眼自己梳拢的年龄到了,自己也深深明白,身陷烟花柳巷的深处,是逃不出这一劫的,何况养母李贞丽对自己已是极大的宽容,怎么梳拢、选择谁梳拢都是由自己做主。除了报怨自己身世的悲苦,自己还能再报怨什么呢?

那些商贾巨富、文人墨客,打着附庸风雅的牌子,还不是照样与姐妹们在床上颠鸾倒凤,情诗写给这个红颜一首,那个红颜一篇,看似首首痴情,却都是“道是有情却无情,处处都是多情种”。那些爱慕自己才华和美貌的官宦富贾听说自己梳拢的年龄到了,为了一亲芳泽,有些人不惜用百斤黄金的价格想买自己的初夜。可养母没有为这笔巨财所动,而是尊重了自己的选择,让自己抛绣球来选择。只要抛中的人能拿出养母出的那三千纹银的价格,自己便可以正式梳拢。

想到此,李香君再一次抱起琵琶,对着清月花色,唱起了《琵琶行》,琴声悠远、歌声哀婉、滴滴点点宛如夜莺低泣。

春花抱香在枝头,青砖红瓦的媚香楼倒映在淮河水中。清冽的河水,被春风细柳撩拨,圈圈涟漪让这座烟花楼在河底成了一张随风飘摇的幕布。媚香楼外人头攒动如流涌来,都为亲自目睹一下今天绣球小姐的美貌容颜,更想亲耳聆听一下这位传说中有天籁之音女子的歌声。

香君轻纱遮面,迈着莲步,抱着琵琶款款站到了那个在媚香楼临时搭建起来的绣球台上。歌罢一曲,当她手拿绣球往台下看时,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在众人中最为眨眼,随着人流的挤动,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整个身体一会向东飘移,一会向西飘移,并且随着身体的飘移,他的位置正好就是自己投绣球最佳的落脚点。香君望着那人无助的困境,禁不住心里竟然一喜,或许这就是上天给自己安排的缘分。

爱情无论以什么样的序幕打开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注定缘分的相遇,注定是这个名字叫侯方域的男子从此走进了李香君的生命之中。李香君抛下绣球的那刻她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叫侯方域的男子不仅是户部尚书侯恂的公子,并且是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辟疆合称明复社四公子,又与魏禧、汪琬合称清初文章三大家的知名才子。

其实,这日的侯方域是被人潮给卷进了这场抢绣球的大浪之中,他想退退不出,只好被人潮拥着向前,结果香君的绣球就正好落在了他的怀中。当他被带进香君的绣房时,整个人都还恍若在梦中一般,但他很快便清醒了过来,并被香君绣房里的一幅山水画所吸引,当得知这幅字画竟然出自香君之手时,再看端坐在眼前的人儿美的娇艳欲滴,侯方域的心禁不住就动了一下。

李香君爱慕侯方域的才气,侯方域爱慕李香君的美貌与婉转歌喉,两个人虽然只是初见,但盛大的爱情却在内心一下绽放开来。侯方域把一柄上等的镂花象牙骨白绢面宫扇送给了李香君作定情之物,扇上系着侯家祖传的琥珀扇坠。并赠给李香君诗词一首:

绰约小天仙,生来十六年;

玉山半峰雪,瑶池一枝莲。

晚院香留客,春宵月伴眠;

临行娇无语,阿母在旁边。

李香君深察侯方玉的真心挚意,自然内心欣喜万分。可是江湖有江湖规矩,行业有行业规矩,侯方域即便出身显赫尊贵、众有家财万贯,可此时流浪在外的他,身边缺少的就是银两。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朋友杨友龙雪中送炭,送来了侯方域需要的银两,侯方域在媚香楼轰轰烈烈为李香君完成了梳拢仪式。从此这对恩爱的人儿,便在媚香楼里过了一段短暂而又昙花一现般的幸福。

杨友龙本是一个穷酸书生,当侯方域从幸福的巅峰慢慢醒悟的时候,他便知道杨友龙借给自己的财物定有问题,终于在侯方域的一再询问下,他向侯方域坦诚了这笔财物是阉党阮大铖为了拉拢侯方域父子,借杨友龙之手送给侯方域的。李香君虽然身在青楼,虽然是柔弱女儿身,却有着男儿的铮铮铁骨,她又怎么肯让自己心爱的人儿与这些朝廷走狗为伍呢。李香君把自己身上所有细软都让侯方域变卖,把钱凑齐后,还给了阮大铖。

候方玉在自己专门写给爱妻李香君的书《李姬传》里,曾对这一段事情专门描写,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李香君的爱慕和她巾帼不让须眉气节的赞扬:“妾少从母识阳羡君,其人有高义;闻吴君尤铮铮。今皆与公子善,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且以公子之世望,安事阮公?公子读万卷书,所见岂后于贱妾耶?”

这阮大铖岂是善良之辈,他恼羞成怒,从此李香君与侯方域的爱情跌入万丈深渊之中。侯方域被陷害,被迫离开南京,生死不明。李香君这个忠于爱情的女子从此闭门谢客,只专心等待侯方域的归来。香君无论走到哪里,手中那把桃花扇都不肯离身,那把桃花扇里有自己的爱情,有自己对美好未来的希望。

李香君是悲伤的,但在青楼中她却又是一个幸运的女子,如若她遇见的老鸨不是李贞丽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而是普通烟花柳巷里把钱看的比命重要的老鸨,相信香君便不可能在这混浊的环境里保住自己清白之身。可香君的名声在外,香君的美貌在外,即便李贞丽多么想保护香君,但她自己也是一个女儿身,对于权势之争,她也无能为力。

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早就对香君的美貌垂延三尺,便让阮大铖做媒,要娶李香君为妾。李香君誓死不从,结果在田仰抢亲那天,李香君手握桃花扇一头向媚香楼硬硬的墙壁上撞去,只见从额头上流落下的鲜血一点点、一滴滴都落到了桃花扇上,盛开成了一朵又一朵桃花的模样。

候方玉的朋友李友龙被李香君真挚而又忠贞的爱情所感动,他望着地上桃花扇上的点点血迹,用笔画成了一朵又一朵的桃花,并在扇面上题词:“溅血点作桃花扇,比作枝头分外鲜。”

但香君的自杀,并没有让她的厄运就此而止,身体才刚刚好转,阮大铖的魔爪再一次伸向李香君,向皇帝进言李香君的才气和美貌,结果香君被召入皇宫。此时,正是明末清初时期,战乱纷争,清军功入南京,弘光帝这个荒淫无度的皇帝被俘。李香君在一片慌乱中逃出皇宫向媚香楼奔去,此时她却不知道候方玉已经先自己一步到了媚香楼,当他听说李香君被掠进皇宫生死不明的时候,只好匆匆又离开了媚香楼。而当李香君来到与媚香楼仅有一步之遥的长板桥上时,看到的却是媚香楼陷进了熊熊大火之中。

这个在乱世中,为爱情而奔波的青楼女子,一直在用自己内心的坚强写着自己一生的传奇,那点点啼血的桃花扇更是她精神的支柱。

此时与李香君齐名,同样出身青楼,同样有着传奇色彩的绝世佳人卞玉京听说李香君的处境,便主动写信要李香君到栖霞山葆真庵暂时躲避一时。两个绝色的传奇女子,就这样相聚在了栖霞山。真的很想她们从此青衣古灯对花卧眠,真的很想她们从此远离繁华,再也没有凡世间的劫难?卞玉京和李香君同是为情生、为情死的女子。卞玉京的爱情是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因为自己爱错了男儿,那个名字叫吴梅村的男儿空有一个俊郎身架,空有一腹文才,可是在势利与权贵面前他却选择的是懦弱与妥协,最后自己也只能让爱情空留余恨罢了。看破了这尘世的纷争与困扰,盛大爱情落幕后的悲伤与凄凉,她选择了青衣伴佛经的生活,从此心如止水,再也不看这尘世里乱象的纷呈。

而李香君却不同,她的心里,她的血液里,她的桃花扇里,还站着给她留下无限美好爱情向往的公子候方玉,她痴痴地恋,痴痴地等。哪怕是在青衣佛灯下,让自己凝成一粒千年的琥珀,那琥珀里定是倒映着候方玉的身影。

真的很想让自己的文字就从这里打住,哪怕一世面对古灯佛影,李香君,你起码还有你的好姐妹卞玉京相伴,你们都是脱俗出尘的绝世美人,你们都是痴心痴情的绝代佳人,你们可以对影剪窗花,你们可以饮茶谈古经。闲下来唱个小曲,喝一杯素酒,浅醉在花溪中。这样,你的人生便不会再有劫难。

可缘分这东西,你用心求着,它就用心来着,痴心人等痴心人,痴心人寻痴心人。候方玉深深地知道,只要自己的生命不丢在这乱世之中,便不会放弃对李香君的寻找。或许上苍真的感动了两个相爱人儿的执着,或许上苍真的感觉给李香君这个烟火红尘中女子的劫难还不够多。

总之,上苍就真的安排了李香君与候方玉再一次相遇,然后你们共舟回到了候方玉的家乡。你小心翼翼地隐瞒着自己的身世,小心翼翼地用手握着自己的幸福,那怕是在睡梦中突然惊醒,也会急忙把手掌放到眼前望一下,幸福还在不在?你的身世是不是被候方玉的父亲发现。七年的恩爱生活,你和候方玉的原配相处的亲如姐妹,你和候方玉的母亲相处的亲如母女。当医生拿着你的脉象向全家人恭喜的时候,你长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上苍真的待我李香君不薄,我的爱情真的要开花结果了。

可是就在候方玉因为知道你身怀有孕,去南京为你找寻李贞娘,并求子的时候,你的公公无意中知道,原来你就是秦淮八妓中高居第一的李香君。他一怒之下把你赶出了家门,并准备把你送出商丘。你的善良与贤惠再一次救了你,候方玉的母亲与妻子苦苦向侯恂求情,侯恂终于免于把你送回南京之苦,可是却也不准你再入家门。

劫难就此开始,哪怕回来的候方玉长跪父亲面前,也无法让他动一下心。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风声与雨声交织在一起,而你独自一人躺在那间打鸡园的破房子里,风透过窗吹来,把雨水一滴又一滴打落到你的身体上面。即便天气寒冷到刺骨,而此时的你却大汗淋漓,在那个茅草铺成睡榻的上面不停地呻吟着,鲜血与雨水混合在了一起,你的力气越来越小,但你知道,你一定要拼尽全力,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生命见到明天的阳光。当一个小生命的啼哭声唱停外面滂沱大雨的时候,你含笑最后望了一眼这个尘世间,你看到一滴清澈的雨水,从屋檐下滴落,带着花的清香。你看到这雨水在开成一朵花的模样的时候,你的好姐妹卞玉京手里拿着佛掸,如再世的菩萨一般轻轻把你从泥泞中挽起,然后你们一起向着没有世俗的天堂里飞翔而去。

而候府的深门大院里,候方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卧不安,他终于伸手拿起了雨伞,决定雨夜悄悄去看望你,因为他知道,你临产的日子到了。可就在他刚刚一推门,父亲派来的家丁却把候方玉挡进了屋内。天才微亮,一夜无眠的候方玉再也不顾父亲和家丁的阻拦,一路小跑向着那个破败的打鸡园奔去。可是迟了,真的太迟了,草屋里除了一个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这个陌生世界的小婴儿外,便是李香君已经冰凉的玉体。

世俗就这样活生生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候方玉呆了、也傻了,从此他不再写传世的诗赋,而是独守着香君的坟或哭、或笑、或发呆。在香君离开这个尘世一年之后,候方玉便长睡在了香君的灵柩前。

一段凄美的爱情,造就了一对痴情人儿的佳话。香君无怨,候方玉无悔。而这世俗一旦入了老夫子们的眼,便清白的不能再清白,混浊的不能再混浊。只许男儿三妻四妾,寻花问柳,却容不得女儿有半点的过错。这世间就这样可笑,所以香君走的时候,对着这红尘只留下了深深一笑。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