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三种分法

有三个人,初次合作便获得了两根金条。可是,却让他们又喜又忧。喜的是,三个人的第一次合作,便获得了两根金条。忧的是,三个人,只有两根金条,怎么分呢?

结果,三个人,分别用了三种分法。

第一个人的分法是:将两根金条据为己有。他说:“因为是初次合作,而我的功劳又最大,所以这第一笔收入应该全归我,等以后有了更多的收入,再加倍分给你们两个。”结果,那人得了金条,另两人却弃他而去。

第二个人的分法是:将两根金条换成纸钞,然后三人平均分配。他说:“我们三人既然是一起合作,就应该平均分配所得收入。”三人都觉得这种分法最公平,于是拿了钱后,三人便各奔东西了。

第三个人的分法是:将两根金条分给另两人,自己不要。他说:“咱们是初次合作便获得了不小的成绩,我相信以后我们会获得更多、更大的成绩。这初次的收入便给两位好了,等以后有了更多的收入,我再来分吧。”结果,两人一起拥护那人做领导,带领他们继续工作。

第一个人显然是一个贪婪者,俗话说,财聚人散。他虽然获得了小利,但却失去了人心。这样的路,注定走不长远。

第二个人,虽然分配公平,但因为各不相欠,所以合作者之间也就相互没有了情义。这种合作也不会长久。

第三个人,虽然自己暂时失利,明里他什么也没得到,但暗里却得到了比金条更贵重的东西,那就是信任。

车轮与陀螺

一辆车子在院子里停了下来,车轮与陀螺便有短暂的交谈。

陀螺问车轮:你叫什么,从哪里来,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车轮说:我叫车轮,从远方来。因为每天四处奔忙,难得停下来,所以你不认识我。你呢?你叫什么?

陀螺说:我叫陀螺,就住在这个院子里。接着,陀螺好奇地问:你从远方来?远方是什么地方?那里好玩吗?

车轮说:远方就是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山,有水,有很多不一样的风景。车轮滔滔不绝地讲着远方的故事,陀螺听着听着便入迷了。

陀螺一脸神往地问:既然远方有那么多的风景,那么,我可以去远方吗?车轮看了看远方,又看了看陀螺,说:要想去远方,得会旋转才行,你会旋转吗?

陀螺兴奋地说:当然会啊,不信,我旋转给你看。说着,陀螺便在车轮面前尽情地旋转了起来。它越旋越快,旋了好久才停下来,居然脸不红,心不跳。陀螺得意地说:怎么样,我旋转得还不错吧?

车轮看得眼都花了,说:真的不错,你这么会旋转,完全可以去远方看风景啊。这时,车子启动了,车轮对陀螺说:我要走了,你如果想去远方,就跟着吧。望着开始转动的车轮,陀螺急忙旋转了起来。可是,望着越旋越远的车轮,陀螺却依然在院子里打转。

同样的旋转,车轮不知前进了多少,陀螺却仍在原处。

雄狮的吼声

一头刚成年的雄狮,在离开妈妈即将走向草原的时候,妈妈告诉它:狮王的威信在于它的吼叫,但吼得多了,威信也就没有了。因为一颗将爆的炸弹,远比一颗已爆的炸弹恐怖得多。切记,不可滥用自己的吼声。

雄狮牢牢地记住了妈妈的话,出发了。后来,当雄狮在面对草原上诸多的动物时,多数时间只是张张嘴,龇龇牙,却并不吼叫。雄狮的这一动作,果然让许多动物胆颤心惊,不敢造次。于是,雄狮的地位就这样一天天地得到了提高。

突然有一天,一群饿疯了的鬣狗,不顾一切地跟雄狮争抢起了食物。雄狮张了张嘴,鬣狗便哄地一声跑开了,但还没等雄狮进餐,鬣狗又叫唤着围了上来。这时,雄狮又龇了龇牙,鬣狗又哄地一声跑开了,但依然没等雄狮进餐,鬣狗又叫唤着围了上来。就这样,反复多次之后,雄狮依然没能将鬣狗赶走。最后,雄狮只得无可奈何地放弃了食物,独自离开了。

雄狮越想越委屈,于是便找到了妈妈,说:“您的话怎么不管用了呢,我又是张嘴,又是龇牙,并没有吼叫,但就是没能将鬣狗赶走!”

妈妈说:“我确实说过,一颗将爆的炸弹,远比一颗已爆的炸弹恐怖得多,但如果那颗炸弹老是不爆,别人会认为那是一颗哑弹。所以,在适当的时候,你还是要发出自己的吼声!”

当雄狮再次面对鬣狗的围捕时,终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狮吼,鬣狗果然吓得四散而逃,再也不敢围上来了。

战胜风浪后的快乐

有两个年近80岁的老人,在夕阳下散步时,偶然相遇了。他们一个是在商海中打拼了一辈子的巨商,另一个虽然不是巨商,但也是个富翁,只不过他的钱不是靠自己挣来的,而是父辈留下的遗产。

因为闲着没事,于是两个老人便开始闲谈起来。两个老人几乎同时发出了感叹,到了这个年纪,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钱对他们来说,也早已失去了意义。现在,两个老人共同的观点是:人生最主要的是,应该享受到的快乐,都已经享受到了!

当谈到享受快乐时,富翁一脸满足地对巨商说:“虽然我们都是有钱人,也都尝尽了人间的快乐。可是,同样的快乐,你却付出了一生的辛劳,而我,可是毫不费力便拥有了!”

巨商摇了摇头说:“你说的可不全对,有一样快乐,我享受到了,你却没有!”富翁不服气地说:“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锦衣玉食、豪宅香车,我哪样会比你享受得少?只要你享受到了的快乐,我肯定也享受到了,因为我的钱并不比你少!”

巨商笑了笑,反问道:“战胜风浪后的快乐,你享受到了吗?”见富翁不吭声了,巨商接着说:“在精致的玻璃缸里游来游去的金鱼,虽然悠然自得,但它永远也享受不到战胜风浪后的快乐!”

怎样将鸡关进笼子

令汤姆烦恼不已的是他的邻居布劳斯太太家的鸡。自从布劳斯太太搬到汤姆家的隔壁,汤姆家花园里的花儿和青草便遭了殃,因为随布劳斯太太一起来的还有一群鸡。不说汤姆每天要上班不在家,就是在家休息时,布劳斯太太家的鸡也会旁若无人地进入他家的园子,去糟蹋他家的花儿和青草。

汤姆已经跟布劳斯太太说过多次了,让她请工匠做一个鸡笼,只有将鸡关进了笼子,他家园子里的花儿和青草就不会遭到鸡的破坏了。布劳斯太太总是说,等她的丈夫有时间了就会亲自做一个鸡笼的。可是转眼过去了好几个月,布劳斯太太依然没有将鸡笼做好。自然,那些鸡也依然在不断地糟蹋着汤姆家的园子。每天,汤姆都会对着上天祈祷一番:请赐给布劳斯太太的丈夫一天时间吧,让他将他们家的鸡笼做好!

突然有一天,汤姆发现,布劳斯太太居然将鸡笼做好了。汤姆跟妻子安娜说,上天终于赐给了布劳斯太太的丈夫时间,将鸡笼做好了。现在他们家的鸡都关进了笼子,自然不会再去糟蹋咱们家园子里的花儿和青草了。

安娜对汤姆说,你说的不对,不是上天赐给了布劳斯太太的丈夫时间,让他做好了鸡笼,而是我让他做的鸡笼。汤姆睁大了双眼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呢?安娜说,我每天早上都会在咱们家的园子里放上几个从市场上买回来的鸡蛋,然后晚上又当着布劳斯太太的面,将鸡蛋捡回来。这样过了几天后,布劳斯太太的丈夫便有时间做鸡笼了。

最悦耳的音乐

国王在不是国王之前,是一位将军。因为能征善战,所以打来了天下,当上了国王。当上国王之后,因为无仗可打,国王开始闲了起来。慢慢地,国王爱上了音乐。

于是,国王召集朝野的臣子百姓,都来敬献音乐,只要能让国王听着悦耳,听着高兴,便能得到赏赐。有忠勇的武将向国王敬献了进军曲。但国王早已听厌了进军曲,还没等进军曲演奏完毕,国王便不耐烦地挥手让武将退下了。

接下来,又有文官敬献了古典乐曲。武将出身的国王对古典乐曲并不欣赏,于是也不耐烦地让文官退下了。这时,又有百姓敬献了民歌,国王虽然觉得这种音乐听起来还算顺耳,但还是觉得不太悦耳,也挥手让百姓退下了。

最后,一个善于拍马屁的臣子,说要给国王敬献音乐。当国王坐定之后,一群坐在国王对面的人突然热烈地鼓起掌来。国王一下子便激动了起来,当掌声停下之后,国王对臣子说:“可以开始演奏音乐了。”臣子说:“国王陛下,刚才那段音乐怎么样?”国王不解地问:“刚才的也是音乐吗?怎么没见到锣鼓乐器呢?”臣子问:“国王陛下难道觉得那段音乐不悦耳吗?”国王高兴地说:“那段音乐虽然连锣鼓乐器都没有,但确实非常悦耳,就请再来一段吧。”

就这样,臣子带着那群人,又向国王鼓起了掌。国王听了一段,还想听一段,总也听不厌。再后来,不管是文臣武将,还是山野百姓,全都加入了鼓掌的行列。国王则一天天沉醉在这美好的“音乐”之中,不思朝政。当另一个国家兵临城下之时,国王才从这悦耳的“音乐”声中猛然醒悟,可是一切都晚了。

怎样得到一艘船

从前,有一艘商船,不幸在海上遭遇了强台风。在与强台风激战了几个小时后,商船与一个小岛相撞,便变成了一堆碎片,所幸船上的几名随行人员都成功地攀上了小岛。

尽管一船货物全打了水漂,但商人们随身携带的食物与枪支还在。可是,虽然不至于饿死,也不必害怕海盗和野兽的侵袭,但总不能在这个小岛上呆一辈子吧。

渴望离开小岛的商人们开始寻找各种机会。他们一致认为,要想成功地离开小岛,首先得有一艘船。于是,有人自告奋勇地去砍伐木头,可是,还没有砍倒几棵树,他们便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了。很显然,就凭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是砍不够一艘船所需的木头的,就更别说造一艘船了。

有人出主意,不如拿钱去雇用岛上的居民。谁知,那些世代生活在岛上的居民根本就没见过他们的钱,也不知道那些钱有什么用,所以,也就没人愿意给他们干活了。

还有人出主意,不如用枪逼迫岛上的居民,用武力来让他们去砍伐树木,建造船只。这个方法确实凑效。但随后他们便发现,给那些干活的人,大都是些跑不动的老人,而年轻人早跑得没影了,更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不久,那些年轻人便拿着长矛大刀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最后,一个叫普林顿的美国人,站了出来,他只不过跟岛上的居民说了几句话,便成功地得到了一艘船。

其他人不解地问普林顿:“我们用金钱,用武力都没有解决的事情,你怎么几句话便解决了?你究竟跟岛上的居民说了些什么?”

普林顿说:“我只不过是跟他们描述了大海的魅力,我说大海里有鱼,有虾,还有其他好多能吃的美味。他们问我怎样才能得到这些东西,我告诉他们,首先得有一艘船!”

歌声与石块

每天,小男孩都要去山里听小溪流唱歌。

“你的歌声真是太美妙了!”小男孩对小溪流说,“我天天听你唱歌,心里充满了感激,于是,也很想为你做点事情。”

小溪流说:“真的吗?我的歌声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听?”

小男孩说:“是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的歌有你唱的歌好听了!为了回报你的歌声,我真的想帮帮你,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小溪流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听我唱歌,那我就天天唱给你听吧。说到需要,我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小男孩说:“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有什么需要你就尽管说吧!”

小溪流说:“请将那块阻碍我前进的石头搬开,好吗?我讨厌那块绊脚石!”

小男孩说:“这还不容易!”

说完小男孩挽起裤脚,下到溪里将那块石头给搬走了。

可是,令小男孩没有想到的是,他帮助了小溪流,小溪流却不唱歌了。

小男孩听不到小溪流的歌声,很苦恼,就对小溪流说:“你为什么不唱歌了?”

小溪也很苦恼,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从你将那块石头搬走后,我就唱不出来了!”

小男孩难过得哭了,小溪流也跟着哭了。

这时,一只喜鹊飞了过来,对他们说:“要想听到小溪流美妙的歌声,你们还是将那块石头搬回去吧!”

小男孩跟小溪流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们相信,聪明的喜鹊说的话肯定没有错。于是又将那块石头搬了回去。果然,小溪流又唱起了歌。小男孩又能听到小溪流那美妙的歌声了。

溪水与雄鹰

山涧,溪水在不停地流淌,山空,雄鹰在自由自在地飞翔。雄鹰口渴了,来到溪边喝水。雄鹰喝饱水后,便站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对着溪水梳理羽毛,为再次飞翔做准备。

此时,溪水也终于有了跟雄鹰交谈的机会,溪水问雄鹰:“你每天在山空飞翔,只有口渴了,才来到溪边进行短暂的歇息,难道不觉得累吗?”雄鹰说:“我本来就属于山空,不觉得累。”

溪水又问:“你这样整天在山空飞来飞去,何日是个头啊,不如找个地方定居下来,这样也省得居无定所、漂泊无依,一生都要受那劳顿之苦。”

雄鹰说:“我每天只知道在山空中不停地飞翔,还从来没想过定居的事情呢。”溪水说:“这样天天飞来飞去的,真的很辛苦,不如趁这个歇息的机会,你还是好好想想定居的事吧。”

雄鹰反问溪水:“我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去想定居的事,因为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属于天空的,如果定居下来,那我们还是鹰吗?就像你们溪水一样,也应该不停地流淌才对,如果找个地方定居下来,那还叫溪水吗?”

溪水说:“你不知道,其实我早就厌倦了这种奔波的日子,雄鹰大哥,你能为我找到一个地方定居吗?我好想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下,然后再美美地睡上一觉,再也不用去过那种劳碌奔波的生活了。”

雄鹰说:“定居的地方倒是有一个,但我总觉得溪水跟我们鹰类一样,是不应该去过那种安静的定居生活的。”溪水说:“雄鹰大哥,你既然知道有定居的好地方,那就赶紧告诉我吧。”

禁不住溪水的苦苦哀求,雄鹰终于给溪水指引了一个平静的深潭,作为定居之所,见到深潭,溪水毫不犹豫地流了进去。溪水感叹道:“啊,终于有一个安静的地方睡觉了。”于是,边打呵欠,边对雄黄鹰说:“雄鹰大哥,谢谢你了,现在我要美美地睡上一觉,你可以走了,再见。”

不久,雄鹰飞到了潭边,想问问过上了定居生活的溪水,是不是很快乐。可是溪水却不能回话了,因为溪水已经变成了一潭死水。

烦恼如挠痒

有一个年轻人,跑去向智者倾诉烦恼。年轻人说了很多,可智者总是笑而不答。等年轻人说完了,智者才说:“我来给你挠一下痒吧。”年轻人不解地问:“您不给我解答烦恼,却要给我挠痒,我的烦恼与挠痒有什么关系呢?何况我并不需要挠痒!”

智者说:“有关系,并且关系大着呢!”年轻人无奈,只好掀开背上的衣服,让智者给自己挠痒。智者只是随便在年轻人的身上挠了一下,便再也不理他了。年轻突然觉得自己背上有一个地方痒得难受,便对智者说:“您再给我挠一下吧。”

智者于是又在年轻的背上挠了一下。可是,年轻人觉得这里刚挠完,那里又痒了起来。便求智者再给自己挠一下。就这样,在年轻人的要求下,智者给年轻人挠了一上午的痒。

年轻人走的时候,智者问:“你还觉得烦恼吗?”整整一上午,年轻人都在缠着智者给自己挠痒,居然将所有烦恼的事情都给忘记了。于是,摇了摇头说:“不烦恼了。”智者这才点头笑了。

可是,年轻人还是觉得奇怪,那么多烦恼的事情,怎么就被智者挠几下痒便给挠没了呢?智者说:“其实,烦恼就像挠痒,你本来是不觉得痒的,但是如果你闲来无事,去挠了一下,便痒了起来,并且越挠越痒。烦恼也是一样,本来你不觉得烦恼,只是如果你闲来无事时,去想了一些令自己烦恼的事,你便开始烦恼了起来,并且越想越烦。”

年轻人似有所悟。智者接着说:“烦恼最喜欢去找那些闲着没事的人,一个整天忙碌着的人,是没有时间去烦恼的!”

藏在心里的三匹马

从前,有一个车夫养了三匹马,名字分别叫遗憾、忧虑、信念。每天,他都带着这三匹马去拉货。后来,他发现这三匹马越来越不中用了,不但拉的货越来越少,而且越走越慢。车夫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于是便去请教已经退休的师傅。师傅问:“最近是不是有新的车夫加入了你们的拉货队?”车夫惊讶地说:“是的,那个人还是我介绍来的呢!您是怎么知道的?”师傅没理会车夫的惊讶,又问:“那个新来的车夫肯定是个拉货的高手,对不对?”车夫十分佩服地说:“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我要是早知道他是个拉货高手,我就不介绍他来这里了。”

师傅点了点头说:“我知道答案了,现在,我劝你赶紧将那两匹分别叫遗憾和忧虑的马杀掉!”车夫不解地问:“您没有搞错吧,我总共才三匹马,您让我一下子杀掉两匹,那我以后还怎么拉货呢?”师傅平静地说:“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只留下那匹叫信念的马就行了!”尽管车夫不解,但还是照着师傅的话去做了。车夫惊讶地发现,原来三匹马的效率竟然没有一匹马的效率高。当他兴冲冲地再次来到师傅面前时,师傅笑着说:“你是不是来向我报喜的?我说的话没错吧!”车夫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师傅接着说:“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藏有三匹马,那就是遗憾、忧虑和信念。那天,我一眼就看出你给遗憾和忧虑喂的草料比信念喂的草料还要多,因为遗憾和忧虑长得膘肥体壮,而信念却瘦弱不堪。所以我让你赶紧把遗憾和忧虑这两匹马杀掉,然后将所有的草料都拿来喂养信念。因为遗憾习惯往后看,忧虑习惯左顾右盼,只有信念喜欢朝前看。要知道,真正能让你成功的不是遗憾,也不是忧虑,而只能是信念啊!”

工作的力量

有一个古老的村庄,一直被三个魔鬼困扰着。那三个魔鬼的名字叫无聊、堕落和贫穷。这三个魔鬼整天在村子里晃荡,怎么赶也赶不走,弄得村民们人心惶惶。

村里最有威望的族长,召集民众来商讨克敌之策,可是却没有一人能拿出一个好办法。最后,族长挑选了几个年轻人,让他们去远方寻找高人,来村里驱赶这三个魔鬼。

很快,第一个青年回来了,他给大家带来了一个马戏团。那些精彩的马戏,让村民们大饱眼福。但是,虽然马戏让村民们不再无聊和随落,但村子里依然非常贫穷。何况马戏团也是需要支付费用的,由于村里拿不出费用,所以马戏团很快又走了。于是,那三个魔鬼又接着在村子里晃荡。

第二个青年回来了,他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慈善家。慈善家给村子里捐了一笔钱,村民们的生活暂时得到了改善,也就是说暂时将贫穷赶走了。但那笔钱对于村庄里众多的村民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很快村庄又陷入了贫穷的境地。那三个魔鬼又继续在村里晃荡起来。

第三个青年回来了,他给大家带来了一个企业家。由于对前两次带回来的人有点失望,大家对这个企业家也不看好。企业家并不说话,只是在村里办起了企业。于是,众人纷纷质问企业家:“你能给我们赶走那三个魔鬼么?能让我们再也不受无聊、堕落和贫穷的困扰么?”企业家摇了摇头,说:“不能。”

众人失望了,正准备散去时,企业家说:“虽然我不能,但是有一个人能。”众人一齐问:“谁?”企业家说:“工作。”众人不解地问:“工作?工作是什么东西?”

企业家说:“等我的企业办起来之后,你们每人都会拥有一份工作,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撵跑无聊、堕落和贫穷这三个魔鬼的,只有工作。”

哪种掌声更重要

首届森林歌唱大赛要开始了。为了赢得一个好成绩,乌鸦早早地便活动了起来,到处鼓吹自己如何会唱歌。于是,关于乌鸦会唱歌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森林,也就是说,大赛还没开始,乌鸦就已经成为“明星”了。

与乌鸦不一样的是,黄鹂鸟却没有四处活动,而是低调地躲在一个角落刻苦地练歌。当然,虽然大家都知道黄鹂鸟,但却不知道黄鹂鸟会唱歌。

歌唱大赛开始了。乌鸦迫不及待地登上了舞台,乌鸦的脚步还未在台上站稳,台下便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大家一边欢呼,一边叫喊:“快来看啦,这就是我们期盼已久的歌唱‘明星’,今天,大家终于可以一饱耳福了。”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乌鸦还没开口,便深深地陶醉了。好不容易,欢呼声才渐渐地停了下来,这时乌鸦才有机会开始唱歌。乌鸦一曲终了,大家寂静无声。乌鸦向大家谢幕,依然没有听到欢呼声或者掌声。

接下来是黄鹂鸟登台了。黄鹂鸟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欢呼,可是,当一曲终了,令黄鹂鸟没有想到的是,全场几乎雷动,欢呼声、掌声响成了一片。黄鹂鸟一再向大家鞠躬谢幕,可是掌声、欢呼声却总是无法停息。黄鹂鸟只得一再为大家献唱,这才罢休。最后,当然是黄鹂鸟获得了大赛的冠军。

乌鸦不高兴了,跑去问主持孔雀小姐:“我的掌声与欢呼声比黄鹂鸟的还要多,为什么却没有获得好成绩呢?”孔雀小姐说:“你赢得的欢呼声是在上台的时候,而黄鹂鸟赢得的掌声是下台的时候,通常的情况下,离开时的掌声,比进门时的欢呼更为重要。”

靠自己的力量飞翔

艳阳高照,风儿骤停。一只鸟儿落在了一棵树的枝头上,它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这时,一只风筝飘飘摇摇地从天而降,并落在了鸟儿的面前。

鸟儿望了风筝一眼,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问风筝:“你是从哪儿来的?在这里干什么?”风筝反问鸟儿:“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在这里干什么?”鸟儿回答:“我是从天上来的,因为飞得累了,在这里歇歇脚。”风筝也说:“我也是从天上来的,在这里歇歇脚。”

鸟儿又问风筝:“这么说,你也会飞翔?”风筝说:“我当然会飞翔了,不然,我怎么会是从天上来的呢?”鸟儿看了看自己,又望了望风筝,说:“为什么我觉得咱们有点不一样呢?”风筝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你看,你有一对翅膀,我也有一对翅膀,所以我们都会飞呀。”鸟儿仔细看了看自己,又望了望风筝,点了点,说:“你说得对,咱们都有翅膀,确实是一样的。”

就这样,在跟风筝玩了一会儿后,鸟儿觉得已经歇息够了,于是对风筝说:“我要飞走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飞走呢?”风筝说:“我也歇息够了,当然也要飞走了。”

说着,鸟儿扑的一声展开了翅膀,并飞离了枝头。可是,风筝依然没有动静,鸟儿赶紧对风筝说:“快呀,咱们一起飞走呀。”风筝急得满头大汗,说:“我、我怎么飞不起来了呢?”鸟儿说:“你不是有一对翅膀吗?只需要跟我一样,展开翅膀就能飞起来了。”

可是,任凭风筝怎么展翅,依然飞不起来。这时,风筝想起来了,说:“可能是因为没有风吧。”鸟儿说:“咱们有翅膀,要风干什么?”风筝说:“我以前飞翔的时候,也是因为有风的缘故。”

鸟儿说:“我只靠自己的力量飞翔。”说完,便远远地飞走了。而风筝依然停在树上,苦苦地盼望着风的到来。

人生路上没有地图

喜欢冒险的汉斯决定去玛丽姨妈家,攀爬她家山后那座神秘的大山。姨父阿梅斯说:“真不巧,这几天我很忙,因为我的族人还等着我开会呢。还是等我有时间了再带你去吧,如果没人领着,你很可能会迷路的。”

汉斯说:“怕什么,万一迷路了,我就用手机打你的电话,向你求救。”阿梅斯姨父笑着说:“那好吧,希望你不会迷路,这样我也不会耽误族人开会的时间。”姨父是族长,主持族人开会,是他们族里的头等大事。汉斯真不希望去打扰他,于是汉斯自信地说:“不会的,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安全返回。”

汉斯终于一个人出发了。一路上都很顺利,就在快接近山顶时,突然狂风大作。姨父说过,必须等大风过去了才能继续行走,汉斯只得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拿出睡袋躲了进去。一个小时后,汉斯从睡袋里爬出来,眼前竟然没有路了。

汉斯在原地转了一圈,所有的地方都是那么眼熟,那些路看起来四通八达,又好像不是路,怎么办?汉斯决定给姨父打电话求救,可是,除了那个睡袋,汉斯的身边竟然什么也没有了。一定是刚才那阵大风将汉斯的行李给刮走了。

就在汉斯快要绝望的时候,汉斯突然从睡袋里发现了一张地图。莫非是姨父有意放进去的?汉斯顿时来了精神,循着地图的指引顺利找到了回家的路。

一踏进家门,正好赶上姨父散会回家。汉斯高兴地对姨父说:“今天多亏了你的地图,要不我还真是回不了家。我的行李包括手机都给风刮跑了。”

姨父奇怪地问:“地图,你哪里来的地图?”汉斯说:“是你放进我的睡袋里的呀。”姨父拿着那张地图,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哪是什么地图啊,这是你4岁的琳达表妹画的超级蜘蛛侠,你看,这些线条不都是蜘蛛的长腿吗?”

汉斯惊奇地说:“可是,我真的是拿这张‘地图’找到下山的路的呀。”

姨父说:“你能够成功地下山,不是这张地图的功劳,而是你自己行动的结果。”

神奇的纸条

他是一家公司的部门主管,每天令他烦恼的,不是跟他斗气的下属,就是给他小鞋穿的上司。所以,他与下属和上司的关系也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终于有一天,他忍受不了了,便下定决心要跟他们斗争到底。于是,他也学着上司的样,不停地给自己的下属小鞋穿,又学着下属的样子,不停地与上司斗气!

这样的日子令他筋疲力尽,最后,他只得垂头丧气地找到自己的老师,并请求道:“老师,您就给我出个主意吧,对付那个与我过不去的下属倒是容易,只要找个机会将他给辞退就行了。难就难在我的上司,那可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

老师说:“这个容易。”于是,悄悄地递给了他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方法。尽管他对那个方法表示怀疑,但还是决定一试。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给自己的下属穿过小鞋,也没有跟自己的上司斗过气了。不知不觉中,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跟上司和下属的关系,竟然有了巨大的改变,由原来的针锋相对,变得十分融洽了。

终于从烦恼中解脱出来的他,这才郑重地将那张纸条从抽屉里拿了出来,将它贴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并且每天都会看上一眼。那张纸条上写着:“伤害你的人不是比你强就是比你弱。如果比你弱,就饶了他;如果比你强,就饶了自己。”

重要的是为什么而忙

罗伯特跑到牧师面前抱怨道:“这个世界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荣誉总是别人的,而我却只能收获白眼和诅咒?比如说哈里森,他年年都会得到鲜花和锦旗,而我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牧师道:“哈里森是一位警察,他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甚至连圣诞节也没法休息。”罗伯特说:“我也总是工作到深夜,有时还要加通宵。就算我的工作时间没有哈里森长,也没有哈里森辛苦,但总比安德鲁要强吧。您知道的,安德鲁又上电视了,听说还拿了一大笔奖金!”

牧师说:“是的,安德鲁因为获得了一项医学上的重要发明,所以才拿了这个奖的。你要知道,为了搞研究,安德鲁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的……”

罗伯特打断牧师的话说:“您说得对极了,安德鲁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难道我不是这样的吗?我哪一天不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牧师不解地问:“这么说,命运对你确实是不公平了,你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不但辛苦,还这么危险?”

罗伯特支吾着说:“算了,还是不要说了,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我认了!”牧师好像明白了什么,问:“你是不是一个小偷?”罗伯特红着脸点了点头。

牧师叹了口气说:“蜜蜂整日忙碌,而备受颂扬;蚊子不停奔波,却人见人打。如果你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你就不会抱怨了!”罗伯特问:“什么道理?”

牧师说:“那就是,有多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而忙!”

人生最不能丢的东西

在纽约学习的3个月时间里,为了节省开支,我没有住酒店,而是租住在公寓楼里。在我租住的公寓楼的对门,住着一位叫西蒙的孤单老人,他的老伴早已去世,儿女又在外地工作,出于对他的同情,我总会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有一天下午,天色突然变得很暗,可能是要下雨了,路上行人匆匆,都在往家的方向赶。这时,我正走在从学校赶往住处的路上。突然,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茫然地站在马路上,仔细一看,那人正是西蒙老人。我赶紧走过去,问他是否需要我的帮助。西蒙老人说自己迷失了方向,怎么也不记得回家的路了。

我将西蒙老人送回家后,帮他叫了份外卖,等他吃饱喝足睡下后,我才返回自己的房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的学习期满了。来不及向西蒙老人告别,我便给西蒙老人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他父亲的记性不太好,已经到了离不开人照顾的地步了。

回到加州,我马上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突然有一天,邮递员交给我一封来自纽约的特快专递。我感到很纳闷:我在纽约的学习早已结束,国外又没有其他亲人,是谁给我寄来的信件呢?打开一看,偌大的一张纸上只有两个字:谢谢。我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肯定是西蒙。

我想起自己曾经跟西蒙老人说过,其实他没有必要跟我这么客气,能有机会照顾他一下是我的荣幸。可他却说:“亲爱的朋友,我的记性确实不好,我出门经常将钥匙忘在家里,有时一整天都忘记吃饭,甚至将自己丢在大街上,忘了回家的路,这些其实都不重要。我什么都可以丢,但唯独对那些帮助过我的人的谢意不能丢。因为这是我恪守一生的原则。”

我要玩一回

罗恩是加州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每天按部就班地批签文件,向各部门主管发出工作指令。可是突然有一天,罗恩竟然失踪了。公司不停地将电话打到罗恩的家里,罗恩的父母也急得团团转。一向对公司负责,对父母言听计从的罗恩怎么会突然失踪呢,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啊。

罗恩的父母在经过多方打探后得知,罗恩竟然抛弃了在加州的公司和父母,一个人回乡下老家去了。并且,他回老家所干的事情也令人大吃一惊。他并不是像父亲原来所设想的回老家投资农场,他每天所干的事情,要么就是去跟一个挤奶工学习怎样挤牛奶,要么便是去跟一位老木匠学习木工活,再或者便是跟一群孩子到农场的草地上去放风筝。

得知这个消息,罗恩的父母包括罗恩公司的部门主管都追到了乡下。但罗恩却拒绝见他们。就是他们站在了自己面前,他也不管不问,他照旧干着自己想干的事情。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总经理,每天从他手里进出的账务就有几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美元,他居然能够丢下不管,而去干些只有小孩子才感兴趣的事情。

罗恩的父亲只能令人强行将他带进了医院。医生解释说,可能是他曾经强烈地想去干这些事情而没干成的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去干这些事情,等到他干累了,厌恶了,自然会回到公司当他的总经理了。

罗恩的父亲以及他公司的职员们忧心忡忡地问医生,那得要多长时间呢?医生说,一般对这些事情感兴的人都是3至5岁的小孩子,少说也得两三年吧。

这时罗恩说话了:从小爸爸妈妈就要我学习这个学习那个,从来没让我按照自己的意愿好好地玩过一回,现在我终于按照爸爸妈妈的意愿读完了大学,研究生也毕了业,并且还创办的公司,现在总得让我做一回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罗恩的父母急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罗恩的职员也急了:公司里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谁来处理呢?罗恩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就是一个3到5岁的孩子,谁听说一个3到5岁的孩子能结婚,又会处理公司里重要的事情的?

双手插在口袋里的人

杰弗里对牧师说:“上帝真的是太不公平了,总是让有能力的人得不到机会,而没能力的人却成功了!”牧师不解地问:“怎么啦?”

杰弗里说:“约翰,你知道吧,他曾经是我的同学,那时,他的成绩糟糕透了,还经常抄我的作业,现在他居然当上了作家,不但出了很多书,拿了许多版税,还上了电视。像这么一个没能力的人,上帝却让他成功了!”

牧师说:“可是,我听说约翰很能吃苦,常常写作到深夜……”还没等牧师将话说完,杰弗里又接着说:“还有个叫凯文的人,你知道吧,他也是我的同学,就他那个身体,连多走几步路都会喘不过气来,上体育课时经常不参加,有一次爬山,还是我将他背上去的,现在你猜怎么样?他居然成了体育明星!”

牧师说:“我听人说,凯文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训练上……”没等牧师将话说完,杰弗里又接过了话头说:“特别让我生气的是迈克,那时在学校里的时候,他连鸡腿和牛肉都吃不起,天天吃面包夹青菜叶,现在居然开上了酒楼!”

这次,牧师没有急着说话,他在等杰弗里将话说完。可杰弗里却急了,他说:“牧师,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说上帝是不是不公平?”

牧师这才开口说:“要我说,上帝是公平的。他让饥饿的人有肉吃,让身体瘦弱的人懂得锻炼的重要,给了每一个小丑鸭做白天鹅的梦想。难道这还不算公平吗?”接着,牧师又说:“对于人生来说,成功就是一架梯子,不管你攀登的技术是好还是坏,但有一点值得记住,双手插在口袋里的人是永远也爬不上去的。”

我永远离不开您

史蒂夫是独生子,自从父亲去世后,史蒂夫便和母亲相依为命。史蒂夫从美国休斯敦大学毕业后,在加州开了家小公司,生意还不错。本来想将住在加州乡下的母亲接到加州城里来住,但母亲又舍不得离开她跟父亲一起住过的房子。因为忙碌,史蒂夫有时一个月才回一趟乡下,去看望母亲。有一次,史蒂夫刚将汽车停在院子里,还未进家门,便听到了母亲的说话声,母亲在跟谁说话呢?一向喜欢独处的母亲,可是很少跟别人来往的。史蒂夫悄悄地走近家门,发现母亲在跟一只猫说话:“安娜,快将这些奶酪吃完,那里还有很多面包呢。”那只叫安娜的猫并不理会母亲,只是一个劲地吃着盘子里的奶酪。母亲用手摸了摸猫背上光滑的毛又说:“安娜,你说今天会不会下雨?”猫还是不理会母亲,依然吃着盘子里的奶酪。母亲又说:“如果不下雨的话,我猜今天史蒂夫会回来,你信不信?”猫可能不那么饿了,吃奶酪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并不理会母亲。母亲接着叹了口气:“唉,史蒂夫小的时候,最喜欢吃我做的奶酪和我烤的面包了,可是,他现在不需要了。”猫将盘子里的奶酪吃完了,可能还没有吃饱,它望着母亲叫了一声,母亲赶紧起身去拿面包。母亲因年龄渐长行动有些迟缓,史蒂夫望着她的背影,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他感觉到了母亲内心深处的那份孤独。以后,史蒂夫不管生意有多忙,他都尽量常回家去看母亲。偶尔实在抽不开身,他也会打一个电话回去:“妈妈,我最爱吃您做的奶酪了,遗憾的是我今晚回不去了,但是我明天晚上一定要吃的,请您准备好。”或是说:“妈妈,我最爱吃您烤的面包了,尽管我今晚回不去,但我明晚一定要多吃几个,还请您给我多烤些。”从此以后,每次,史蒂夫都能在电话里听到母亲那爽朗的笑声:“我就知道,史蒂夫,你离不开我做的奶酪和我烤的面包,你离不开我的,史蒂夫……”史蒂夫欣慰地一笑:“是的,妈妈,我永远也离不开您。”

光环下的鱼

史蒂文最近有点烦,原因是公司里的同事个个都过得比他好,他的心里很不平衡。时间一长,他不但精神萎靡不振,而且还寝食难安。妻子琳达劝他去看看医生。医生没有给史蒂文开药,而是让他去野外散散心,将注意力暂时转移到那些能够放松身心的事情上去,比如钓鱼,就是一件能够让他放松身心卸下压力的事情。史蒂文觉得医生的主意不错,便决定去湖边钓鱼。

以后,几乎每天他都会在傍晚时分去湖边钓一会儿鱼。可是,每次还没等到夕阳的余辉散尽,他便匆匆回家。琳达不解地问:“你就不能多钓一会儿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钓鱼不能够令你放松身心?”

史蒂文说:“我每次钓的鱼都这么小,实在提不起兴趣再钓下去了。”琳达说:“医生并没有说一定要钓大鱼呀。”史蒂文说:“不管怎么说,老是钓小鱼,谁也不喜欢干。”琳达说:“也许那个湖里并没有大鱼,不如换个地方试试吧。”史蒂文说:“不,哈里森每天都能钓到大鱼,哈里森是我的同事,我看到他每天傍晚都在我的对面钓鱼,他钓的鱼就很大,我亲眼看到的。”

琳达建议说:“不如,明天你提出跟哈里森换地方怎么样?”史蒂文一拍脑袋说:“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跟他换地方呢?”

第二天傍晚,史蒂文看到湖对面的哈里森一条接一条地钓到了大鱼,那些鱼在哈里森的钓竿上欢快地挣扎着,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着令人兴奋的光芒,而他的桶里尽是些小鱼。于是,史蒂文决定去跟哈里森商量一下,问他愿不愿意跟他换地方试试。

当史蒂文提着桶去找哈里森的时候,半路上遇到了迎面而来的哈里森。哈里森迫不及待地对史蒂文说:“史蒂文老兄,我有个请求,我每天都看到你一条一条地往上钓大鱼,每次当我看见那些鱼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着令人兴奋的光芒时,我就激动不已,我钓的鱼却都这么小,我想,我们每天换一次地方,这样每个人都有机会钓到大鱼,你看我的想法怎么样?”

史蒂文朝哈里森的桶里一看,原来哈里森钓的鱼跟他的一样大小。

拔除杂草

斯恩德有3个孩子,他要求大儿子克莱尔,二儿子卡尔夫和小女儿凯妮每天都去菜园里拔除杂草。尽管3个孩子非常不愿意,但都知道父亲的脾气,于是每天放学后,乖乖地去菜园拔草。刚开始,他们会互相埋怨。

克莱尔说:“卡尔夫,你只管往前冲,根本不管身后的草是否拔干净,总是要我重新拔。”卡尔夫说:“难道你没看到,我拔得最多吗?你怎么不看看凯妮,我拔了一大片,她才拔了几棵!”凯妮则哭了起来:“你们看,我的手上都起泡了,还有,我的花裙子又弄脏了。”

草并不是那么好拔的,有时拔草的同时,也将菜苗一起拔了起来,有时一不小心就会被杂草的尖刺划伤手指。往往这块地里的草还没有拔完,一场雨下来,那块地里又冒出了小草尖尖的脑袋。于是,他们只得每天放学后在菜园里忙碌。慢慢地,孩子们不但学会了拔草,而且也不再抱怨,他们还学会了忍耐。

菜园里的蔬菜,因拔除了杂草而长得郁郁葱葱,而孩子们也都爱上了拔草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克莱尔宣布,他以后不能去菜园拔草了,因为他要去州立大学读书。临走时,克莱尔说:“真舍不得啊,这么漂亮的一片菜地。”于是,菜园里只剩下卡尔夫和凯妮了。又过了不久,卡尔夫宣布,他也要去远方读大学,不能去菜园拔草了。最后轮到了凯妮,凯妮走的时候恋恋不舍地对父亲说,以后,菜园里的杂草由谁来拔呢?父亲说:“不用着急,我有除草剂呢。”凯妮不解地对父亲说:“您既然有除草剂,怎么还要我们兄妹几个花费时间去拔草呢?”

斯恩德舒心地笑了:“现在你们兄妹3人都上了大学,不能忘了这拔草的功劳。拔草时,你们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宽容。要知道,心中的杂草靠除草剂可不行,那要靠自己动手才能拔除!”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