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那年开始的故事……却纠结了一生

米拉还记得,许多年前,在上海的某条街上追着宋锦年,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也许宋锦年就是那时候消失的。之后米拉便扔掉了所有的高跟鞋,还有那条宋锦年送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一个人去了北京,和妈妈打理她的服装生意。

一连几年里,米拉只进一批批华丽的衣服,价格昂贵,因此生意并不兴隆,其实那些衣服大多数都被米拉穿过,像一个模特那样站在橱窗前,张扬地流泪。

苏思曾对米拉说:“米拉,你应该立刻割脉,然后我们为你举行盛大的葬礼。”其实米拉真的割过脉的,只不过是许多年前的许多年前,还是个邻家少女的时候,不过后来又活了过来,而左手手腕上留下的那一道深深的刀痕,被米拉用大大的玉手镯遮掩住了。

虽然苏思每天来找米拉,请米拉吃米拉最喜欢吃的杂果甜卷,但米拉一点也不喜欢他,甚至,有点恨他。这么多年了,米拉还是习惯宋锦年的样子,无法再接受其他的男人。苏思有时生气时就会说:“米拉,你就不能正眼看一下我吗?”米拉点头说嗯。

其实苏思是和米拉一起长大的,那时他时常背着一个白色的书包,白净得像女孩子。米拉只记得他曾偷过她的日记本,一路走一路撕,像发传单一样扔得满街都是,也许就是从那时起,米拉就开始讨厌苏思这个名字的。

苏思发誓一定要找到米拉口口声声说的这个宋锦年,然后像踩蚂蚁一样把他踩死。米拉鄙视地笑了一下,说:“苏思,你还是走吧,我要换衣服了。”

米拉曾一度迷恋古装,是那种蓝青色的褙子,宽大的衣袖,穿在身上很淑女。她有时候想,要是能偷偷走到别人的梦里就好了,那么她就可以去宋锦年的梦里,穿着褙子跳一支舞给他看。

米拉穿着古装睡觉,忽然梦见自己在雪地里奔跑,后面有人追着她喊:“米拉,嫁给我吧。”她从梦里惊醒,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是在店铺里。她发现自己的手机躺在地上,手机里有一条苏思的短信:“米拉,我要结婚了。”

米拉愣住了,随即昏倒在地。当米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守在旁边的人,是苏思。苏思说:“米拉,你能不能别喝那么多酒。”米拉这才知道,头天晚上,她竟喝了半瓶白酒。苏思问她:“你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吗,你给我打电话,喊了一晚上的宋锦年。”米拉真的不记得了,她把白酒当白开水喝,喝到不省人事。

苏思来米拉的小店里挑选为他的准新娘挑选衣服,米拉问他那个女生是什么样子的,苏思说是说话跟你一样有点嗲的,米拉就把苏思拉到一边很认真地问:“你不是去年才结的婚吗?”苏思端在手里的咖啡啪的一下落在地上。

是的,米拉是去年就听说苏思结婚了的。那时她还在上海,沉迷在对宋锦年的爱情里。苏思的解释是,他没能结成,因为新娘在他婚礼那天没有出现。

苏思说,现在好了,等我结婚了,给你物色一个比宋锦年好一万倍的男生怎么样。米拉说,你滚。米拉为苏思的准新娘挑选了一件青色褙子,说苏思,你结婚就让她穿这个吧,一定倾城倾国。

第二天苏思开车来接米拉,把她从店铺里拉了出来,他把米拉载到婚纱店,对米拉说:“米拉,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想让你试试婚纱,看哪种婚纱好看。”米拉愣住。苏思为米拉挑了一套公主型婚纱。

米拉看着梳妆镜里自己穿着婚纱的样子,两行泪水沿着脸颊而下。当苏思呆呆地看着她时,她问苏思:“苏思,你说天堂里也有婚纱吗?”苏思说有的,天堂的人也要结婚啊。米拉的眼泪就掉得更快。

米拉决定回上海进一批货,临走她给苏思打电话说:“苏思,你觉得我是疯子吗?”苏思不明白米拉的意思,在电话里他只是笑。米拉挂了电话,关机,听着自己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骄傲地走进了机场。

其实米拉是要去找宋锦年的,她努力地想忘记宋锦年,可是当她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她突然好像嫁给宋锦年。无论他是否爱她,她不在乎。

就在米拉到达上海的那天,她在街上看到浩浩荡荡的婚车开过,她横穿马路,在婚车中穿过,汽车喇叭声响成一片,她干脆不走,婚车被迫停下来,上面的人开始骂米拉是不是没长眼睛啊。拉急了,她扬起包狠狠地砸向车窗,又哭又闹。围观的人则说这个女人是不是来搅局的,看她的气势就是来抢新郎的。

警察到来时,米拉依然挥舞着她的包。两个女警架着米拉将其拉上车,米拉挣扎着,高跟鞋被其踢飞,飞出去好远。第二天米拉就上了报纸的头条,图片上米拉碰头乱发,俨然一个泼妇的形象。

是苏思赶到将米拉从派出所带出来的。见到苏思的那刻,米拉温顺得像个孩子。警察向苏思询问米拉的情况时,米拉听到苏思说:“她从小就犯病的,一时好好的,一时又疯得不得了。”

苏思拉着米拉,让她跟他回北京。米拉犟着不回,她说她要去找宋锦年,甩开苏思的手就要跑。苏思急了,他在后面喊道:“米拉,你是疯子,你还不明白吗,宋锦年根本不会喜欢你的。”

米拉立在行道树下,包从手中滑落,一下子晕了过去。在医院里醒来时,米拉含着眼泪跟苏思说:“我跟你回去,你送我去那儿好吗?”

米拉说的“那儿”,是指医院,一个特别的医院。到北京的第二天,米拉抱着母亲大哭了一场,然后收拾衣服,青色的褙子,公主裙,还有大大小小的帽子。

米拉进了精神病院,在医院门口,苏思对米拉说:“你一定要好起来,我还等你出来参加我的婚礼呢。”米拉说,是真的吗,我不出来你是不是就不结婚啊。苏思点头说,嗯。米拉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在医院的日子,米拉在一本厚厚的本子上写满了宋锦年的名字,然后一张张将其撕成粉碎。她决定,要忘记宋锦年了,等出院了,要重新做回米拉自己。

苏思依然像往常一样来看她,不来的时候,米拉就趴在窗前,双眼直盯盯地看着天空,一个人傻傻地笑。

米拉没有告诉苏思,其实根本就没有宋锦年这个人,宋锦年只不过是她构想的小说里的男主人公,一个爱她胜过一切的男子。确切地说,宋锦年是米拉构想的另一个苏思,一个爱她的苏思。

还记得一年前,苏思对米拉说他要结婚了。就在苏思结婚那天,米拉从影楼拖着长长的婚纱出来,在上海的街上狂奔着,声嘶力竭地喊着宋锦年的名字。

米拉一直没有告诉苏思,她爱的人,就是苏思。从13岁开始,就一直爱苏思。而当年苏思说她不喜欢像米拉这样男人婆的女生,他更喜欢林黛玉那样的女生。

当米拉发现苏思的日记本里写了另外女生的名字时,她把日记本撕碎扔得满街都是,是的,撕日记本的人,不是苏思,正是米拉。米拉在手腕上割下的那道伤口,也正是因为苏思。

为了苏思,米拉学会了哭,学会了做小女生,做小公主。可越是这样,苏思就觉得米拉是疯子,精神病,不敢跟她在一起玩,最后还转到了别的学校。

只有米拉知道,她没有疯,她只是中了苏思的魔而已。她当初一个人从北京跑到上海,就是为了躲着苏思,她也努力地装作去恨苏思,想忘记他,可是,总是忘不掉。

所以,她选择了进医院,她希望一年两年出来后,站在苏思面前,做回13岁以前的自己。米拉想,是该向苏思要回自己的时候了。

在出院前的前几天,米拉生了一场大病,一连两天发高烧,昏迷不醒。苏思急坏了,他守在米拉的床边,对米拉说了很多很多的话。米拉昏昏迷迷地听苏思说:“米拉,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上学时我是怕影响你的学习才那样说你的,大学毕业,你却远走高飞了,而且有了心上人,你知道吗,我跟你说我要结婚了,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我说的那个新娘,一直是你,我一直等着你,忘记宋锦年好吗,我想让你嫁给我……”昏迷中,米拉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

一年后,米拉出院了。苏思完全相信,米拉好了。米拉把店里的那些古装全部退了,和苏思手牵手走进影楼拍婚纱照那天,米拉特地选了一套素面婚纱,在苏思的怀里,她像13岁的孩子开心地笑着,她想,十几年的锦衣梦,并没有辜负素色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好,很好。

2018-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