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花认栽吧

莺飞草长的三月,米蓝转到八年级三班,常洛禾作为三班的班长,为米蓝举行了一次隆重的欢迎仪式:他送给她一个花环。花环是常洛禾亲自戴在米蓝的脖子上的,米蓝受宠若惊,戴着花环的米蓝,呆立在那里,不敢动弹。

那一朵朵淡黄的迎春花,让她感觉自己像个新娘。就在她腼腆地陶醉于幸福时,同桌悄悄告诉她,花是常洛禾从学校花园里摘的,你快取下来吧。果不其然,米蓝还没将花环取下,班主任就怒气冲冲地进来了,米蓝被吓得脸色发青。

米蓝被叫到了办公室,班主任误认为花是她摘的,就狠狠地批评了她。米蓝很想哭,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没有说出实情。

米蓝因此被通报批评,写了检讨。全班同学都说米蓝是个胆小鬼,连常洛禾这三个字都不敢说出来。只有米蓝知道,她这样做,仅仅是为了感谢常洛禾对她的欢迎。下课后,她竟光明正大地戴着花环招摇过市地从学校里走出去。

米蓝不知道,常洛禾是故意想陷害她的。第二天她进教室,发现常洛禾坐在自己的后一排。米蓝冲他点点头,然后就拿出语文书背课文。哪知常洛禾却在背后说:“米蓝,怎么样,要来八年级三班,就得吃点苦头啊。”

米蓝的读书声戛然而止,她的额头突然一阵凉,她是聪明的女孩,她听得懂常洛禾话里的意思。她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米蓝憋足气,回过头笑眯眯地对着常洛禾说:“放学后学校门口见。”

回过头,米蓝抓起笔,在课本的扉页写下:迎春花,这次算认栽吧。

冤家向前冲

常洛禾没想到米蓝竟在校门口将他的单车一把推倒。米蓝还拉着常洛禾的衬衣领说:“小子,你跟我斗,还嫩着点呢。”

常洛禾愣在那里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米蓝走后他想笑但笑不出,想哭也哭不出来。而米蓝几乎是一口气跑到家的,一路上她的脑子里都是空白,回到家展开手掌,手心里全是汗水。

下午的体育课长跑,常洛禾冲到米蓝面前,米蓝吓了一跳,哪知常洛禾却说:“米蓝,米蓝,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最怕长跑了,你能推我一把吗,花环的事,我知道错了,但是这次你若不帮,下次我送的就不是花环,而是花圈。”

米蓝急了,她愤怒地推了一把常洛禾,常洛禾的脚一滑,摔倒在地,米蓝觉得不解气,还想跟上去踩他两脚,可是被体育老师制止了。

米蓝因此被罚跑步,三圈又三圈,跑到汗水纷飞,她抬头看见常洛禾在看台上幸灾乐祸地笑,得意洋洋的喝着矿泉水,最后一圈时,米蓝突然听见有人在喊:“米蓝,为了祖国,向前冲啊。”她紧紧捏住拳头,心里想,常洛禾,你等着,我让你好看。

米蓝请假到教室拿创可贴,看见常洛禾桌上的墨水没盖好,就故意将墨水打翻,偷偷溜出了教室。第二节是生物课,常洛禾看着满桌子的墨水目瞪口呆。那节课常洛禾站了一节课,他死死的盯着米蓝的头发,心想一定要把将米蓝的头发全部剃光,才解心头之恨啊。

放学后常洛禾就在教室门口拦住了米蓝,他说:“米蓝,墨水是不是你泼的?”米蓝说是啊。常洛禾用力地朝地上跺脚,哭着喊道:“你给我赔——”

左边纯白,右边迷彩

米蓝没有想到常洛禾这个大男生会为一瓶墨水哭鼻子。回家的路上,她想着挂在常洛禾眼角的那两颗水汪汪的泪水,竟鼻子一酸,查点哭出来。

米蓝给常洛禾买了一瓶新墨水,常洛禾主动伸过手来说:“米蓝,我们和解吧,以后我不敢了。”米蓝大方的笑了笑,但没有跟常洛禾握手,她在心里笑常洛禾,笑他没出息。

米蓝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常洛禾这种人是如何当上班长的,但她不想多管这些闲事,最主要的是,常洛禾不敢再惹她了。

有一段时间米蓝都没跟常洛禾讲话,虽然他就在她后面。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她被一个男生吸引住了,那个人天天早晨,背着吉他从她家楼下走过,穿着洁白的衬衣,牛仔裤,双手插在裤兜,很潇洒。

她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去干什么,但是她每天早晨都会把窗子打开,杵着下巴看着他走过安静的街道。

相比之下,常洛禾真是太普通不过了,最多算得上那个吉他男孩的一万分之一,还要再减去一点。米蓝就在心里想,那个人会是谁呢。

那段时间,米蓝迷恋上了纯白的裙子,白球鞋。每天上课,她都趴在桌子上写一封封忧伤得落花流水的信,而坐在后排的常洛禾似乎早已注意到了米蓝的变化。他小声地喊米蓝,米蓝,可是米蓝一点反应都没有。

因为米蓝的不合作,常洛禾一下子蔫巴了,他提不起精神,上课打瞌睡。终于有一天他在米蓝的耳边说:“米蓝,你真的很催眠啊,坐在你后面一听课就犯困。”米蓝听不下去了,就将墨水狠狠地朝后面甩,常洛禾脸上就绽开一条蓝。

常洛禾买了一套迷彩服,他给米蓝展示。米蓝笑他,他就夸夸其谈地说:“我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你相信吗?”米蓝努努嘴,表示不屑,常洛禾就说:“我是班长啊,我说的话你应该相信。”米蓝就朝他作了个揖,说大哥饶了我吧。

第二天早读时,米蓝悄悄地回过头对常洛禾说:“你连跑步都怕,还当兵啊,你要当兵,我就当飞行员了。”常洛禾无言以对,脸一下子红了。

秘密被晒了出来

常洛禾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米蓝,你看好了。”常洛禾开始练习跑步了,他每天早晨背着书包从家里跑到学校,第一天他跑着跑着就哭了,因为风吹在脸上很疼。

可是一个星期后常洛禾跑出感觉了,他想让米蓝看看自己已经能跑得很快了。可米蓝没心思,她让常洛禾闪一边去,最好别在后面叽叽喳喳地,否则她会很不客气。

常洛禾跑步的兴致一下子降到零度,他心里顿时飘起了一粒粒小雪花。看着米蓝整天心不在焉的样子,常洛禾很生气。

常洛禾向米蓝开了一个玩笑。他说米蓝,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我想离家出走,明天就走,你一定别告诉老师啊。米蓝哈哈大笑,她拍了拍常洛禾的肩膀说:“常洛禾,你是要去当兵吗?那你一路顺风啊。”

常洛禾像一个冰人一样立在那里。米蓝去上厕所,常洛禾就翻看了米蓝的日记本。他发现了米蓝写个那个“吉他男孩”的情书。

常洛禾一气之下将情书偷了,他躲在学校花园里一口气将情书看完后,觉得这次米蓝落在自己手里了。常洛禾将情书复印了好几张,贴在教室里。米蓝就成了全班的笑料。

米蓝被请了家长,她被劝转学,米蓝哭着回来收书包时,常洛禾愣了。常洛禾喊着米蓝你别走,然后冲下了楼。

米蓝没有转学,常洛禾向老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说情书是他模仿米蓝的字迹捏造的,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米蓝不给他抄作业而报复米蓝的。

老师就将常洛禾调到了最后一排,不准他再接近米蓝。

春天,影子突然很矮

常洛禾信守承诺,不再打扰米蓝,甚至不再跟她说话,只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发愣。

米蓝不再写情书了,不是怕转学,而是不想再让常洛禾看见。她决定去见见那个男生,告诉他,她想和他做朋友。可是当她鼓足勇气故意在那个男生面前摔倒时,男生看了她一眼,然后不理不睬地走开了。最后还是一个阿姨将她扶了起来。

虽说是演戏,但米蓝演得太真了,她的脚扭伤了。躺在床上,她不停地抹着眼泪,妈妈为她擦药水,脚很疼,但最疼的还是心里,两个月来,她每天趴在窗边仰望,却只换来一个冰冷的眼神,她突然觉得自己卑微得像尘埃。

米蓝请假了,不是因为脚扭伤,而是她想静一静。她将写给那个男生的所有情书撕得粉碎,然后用报纸将窗子封了起来,不再打开。

米蓝在家修养的一个星期里,她都躲在昏暗的小屋里茶饭不思。偶尔她会听见有人在楼下喊她的名字,她知道是常洛禾,但她谁也不想见。

一个星期后,米蓝再回到学校时,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有一朵含笑花花瓣,而常洛禾的桌子却空了,同学说常洛禾请假了。米蓝的心里一惊,她猛然醒悟,常洛禾难道真的离家出走了吗?

她不顾一切地跑去找常洛禾,在常洛禾家楼下,米蓝喊着常洛禾的名字,却无人应答。米蓝蹲在地上,眼睛突然湿润了。阳光下,米蓝发现自己的影子很矮,很清凉。

青草的许愿

常洛禾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米蓝撕掉窗上的报纸,打开窗子,阳光迎面扑来,将眼睛刺得很疼。突然有一天,他发现那个穿着白衬衣,蓝色牛仔裤的男生在楼下望她。

米蓝已经不会再那么痴痴地看他了,她将窗子关上,回头看床头挂着的那个花环,那个常洛禾送她的花环,迎春花早已枯萎,但米蓝却舍不得丢弃。

常洛禾是一年之后回来的,那时学校正要中考报名,米蓝在学校门口看见常洛禾,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常洛禾没看见米蓝,他在校门口站了很久,然后才转身,渐行渐远。

米蓝终于得知常洛禾这一年的经历。他确实是离家出走,在外地被骗,在警察的救助下才得以回来。米蓝很想去抓着常洛禾问他问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她不敢再像以前那样面对他。

常洛禾奇迹般回到三班,坐在原来的位置,安静而忧伤。米蓝悄悄在常洛禾桌子上放了一朵迎春花,那天米蓝在前面听见常洛禾在后面小声地啜泣。

放学后米蓝走到自己家楼下时,发现常洛禾站在那儿迎着风爽朗地笑。米蓝静静地站着不知道说什么,是常洛禾先说的话,他扬扬手说:“嗨,米蓝,好久不见了,那朵迎春花,谢谢你。”米蓝才发现,常洛禾的打扮有些特别,是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米蓝的眼泪突然掉下一颗来。

米蓝问常洛禾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常洛禾说,要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啊,可惜不幸,竟被骗子骗了。米蓝擦掉眼泪开玩笑地说:“还以为你真去当兵了呢,丢脸。”说完,米蓝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常洛禾说一定的,我一定会去当兵的,现在我不是回来中考了吗?

那天米蓝没有问常洛禾为什么会打扮成那样,告别常洛禾之后,她没有立即回家,而是来到公园,坐在一片青草地上,双手合十,对着青草许愿:“常洛禾,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再见了,我也会长大的

常洛禾又回来了,米蓝看见,他每天早晨都会绕一大圈,从她家楼下经过,穿着白衬衣,蓝色牛仔裤,背着大大的书包。米蓝躲在窗帘后面看常洛禾,心里甜蜜蜜的。

在中考最后的日子,米蓝要写一封信给常洛禾,她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将一千字的信写完,她打算中考结束了就拿给常洛禾。

米蓝跟主动跟老师说要为常洛禾补课,于是老师将米蓝调到了常洛禾前排。常洛禾地说:“米蓝,你放心啊,你说的,我一定做到。”

中考如其而至,常洛禾说考得很好,一定超过米蓝的。等待分数的那段时间,米蓝几次想去找常洛禾,她想把信给他,可是,终究没有送出去。

中考分数下来时,常洛禾确实考得不错。常洛禾兴奋地问米蓝:“你填哪所中学啊,我能和你上一所学校吗?”米蓝说九中吧,我喜欢九中的迎春花,常洛禾就激动地填了九中。

然而米蓝没有填九中,她填了其他的学校。回到家,她躺在床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取下了挂在墙上的花环,她没有把信给常洛禾,而是藏在了她的小盒子里,那是她写给常洛禾的情书,她要永远藏着它,不打算再拿给常洛禾了。

米蓝知道常洛禾一直想做她心目中那个穿白衬衣的男孩,可是她却有点退却了,米蓝不希望常洛禾再因为她而拼命地跑步,甚至离家出走,或是穿自己不喜欢的白衬衣,他应该有自己的人生才对。

这样想,米蓝就笑了,她走到窗前,踮起脚尖,然后退一步,发现阳光依然在耳际,不曾离开。

2018-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