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衬衣本就会给人带来一种生人勿进的冷冽感。如今也将顾经年的神色衬托地更加深不可测起来。他用别人看不到底的阆黑眸子看着对面的女人,仅仅一眼,却似乎已然洞察一切。

很年轻,虽然衣服脏兮兮,一张脸却是干净素雅。柳眉弯弯,弧度柔和,黑眸如湖水般清澈潋滟。再加上她灿烂的笑容,凭得让人多了几分好感。

林汐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要是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说着,林汐叫过服务生拿来了menu,低头认真地看了起来。

她一定要好好吃上一顿来庆贺自己重获自由,林汐想着。

“照着我这个给她来一份。”充满磁性的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是。”

“等下。”

林汐和服务生同时开口。

林汐看了一眼顾经年面前没有动过的菜,转而认真地看着服务生:“鹅肝酱换成鱼子酱,蛤蜊汤换成牛尾清汤,牛排要碳烧和牛七分,谢谢。”

错愕的情绪在服务生眼中一闪而过,一改之前的蔑视与不屑,连连点头应是。

顾经年放在桌上的手微微动了动。

这是一家顶级西餐厅,一般的小众根本不可能进来消费,而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如此简朴脏污,但是方才点菜的时候却是将他面前的东西一眼认出……

这个女人不是寻常身份。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那些东西我以前吃太多了,有些腻。”林汐见对面的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更有深意,不禁开口解释。

吃腻了……顾经年想着这三个字,无所谓地一笑。

不得不承认,顾经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俊眉乌黑修长,雅致温和。下边一双如同湖水般幽深汪凝的眼眸,其中亮光让人莫能直视。

他尽管带笑,却凭得给人一种拒人三尺之外的淡漠疏离的气质。

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是传言那般,淡漠疏离,高贵冷然,不近女色。

殷殷期盼,东西终于被端了上来,林汐立刻没有形象地埋头大吃。三年过去了,这家餐厅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伴随着“欢迎光临”的声音响起,一阵清淡的可可小姐香水味飘进了林汐的鼻端。

她拿眼角的余光瞟着桌子旁边多出来的一抹天青色,并不理会。

“经年?”女子娇滴滴的唤了一声,继而皱了皱鼻子,嫌弃地看着林汐,不满地问道,“这个乞丐是谁?”

听到她的称呼,顾经年一双长眉几不可见地挑了挑。

见顾经年没有理会自己,林婉立刻将矛头转向了林汐:“喂,你是谁?坐在这里干什么!”

林汐不慌不忙地吞下了最后一块儿牛排,拿起纸优雅地擦了擦嘴,这才抬头看向了火冒三丈的林婉,微微一笑:“我的好妹妹,坐在这里当然是吃饭了!”

林婉看着面前美丽的女人,蓦然僵在了原地。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张着小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妹妹,这三年是认不出姐姐了不成?”林汐勾着唇邪邪地笑着。

林婉本来发怔,不料林汐忽然间站了起来,惊得连连后退,高跟鞋一崴,直接倒在了身后服务生的身上。

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一个不稳盖了林婉一身,林婉一身上好的天青色小礼服顷刻间染上了酱料红酒的各种颜色,色彩斑斓。

“你是眼瞎不会看路不是?”林婉条件反射般地尖着嗓子冲着身后的服务生大吼。

这裙子是之前顾经年夸过的,她今天特意穿上,就这么直接毁了?!

服务生知道自己是闯了祸,低垂着头连连道歉,心中更是暗自恼恨,这林家二小姐的一身裙子,饶是他一年的薪水也赔不起的啊!

“妹妹,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似乎太激动了。”林汐淡淡的声音响起。

林婉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是在顾经年面前,立刻一改方才怒火冲天的表情,摆上一副十分大度的模样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你去吧。”

此等变脸技术林汐不禁为之惊叹。

服务生感激地看了林汐一眼,如蒙大赦地退了下去。

彼时顾经年好像看出了林汐没有吃饱的样子,将自己面前一盘还没有动过的茭白虾冻放在了她面前,示意她可以接着吃。

林婉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噘着嘴老不情愿地唤了一声:“经年……”

顾经年看都不看她,优雅地品了一口红酒:“回去换身衣服吧。”

林婉恨得咬牙切齿,双拳在身侧紧紧握着,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那我一会儿再过来。”

“不必,我一会儿有个会。”顾经年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林汐瞄了一眼,价格七位数以上的江诗丹顿传承系列的男表,果真配得上他的身份。

“好。”虽然不甘心,但是林婉还是不敢质疑顾经年的话,狠狠捏着手中的包包,有些狼狈地冲出了西餐厅。

林汐吃饱喝足,餍足地靠在沙发上,支着下巴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片刻之后,淡色的唇瓣肯定地吐出三个字:“顾经年。”

“三年的牢狱,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林大小姐。”

“彼此彼此!”林汐仰头轻笑了两声。

她虽然在牢中,但是消息一直不闭塞,尤其是她一直关心着林家的几个人,自然对于林婉这个所谓男友有所了解。不然她也不会故意进来,让林婉呕心不是?

“谢谢顾总的款待。”林汐站起了身,“再见!”

“你欠我一顿饭。”顾经年满含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林汐一脸黑线地吐出了一个“好”字。

走出了西餐厅,林汐这才想到自己身上的钱不够打出租车回去的,复又转了进去走到顾经年面前:“麻烦借我三百块钱。”

顾经年有些错愕。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穷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林汐理直气壮地道,“我又不是不还你!”

顾经年微微勾唇一笑,拿起一边的西装外套当先走了出去。

林汐看着他伟岸的背影。尼玛,这男人怎么这么高?

等到林汐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没脸没皮地坐进了顾经年的副驾驶。

“去哪里?”顾经年纤细修长的手指掌在了方向盘上。

“林家大宅。”

“好。”顾经年吐出一个字,发动车子,黑色的宾利绝尘而去。

“你不是有个会要开吗?”林汐紧紧攥着身前的安全带,吞了吞口水问道。

“我顺路。”顾经年说着,转过头看着林汐,勾唇一笑。

林汐也正转过头看他,正好被他这么一个蛊惑人心的笑给晃了神。

不过……林家大宅和顾氏大厦似乎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不解,顾经年侧目看她,阆黑的眼眸紧紧锁在她脸上,笑容愈盛,随后慢慢地,凑近她几分。

林汐瞬间觉得全身都僵硬了。

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磁性。

“为了你,我可以特意顺路。”

他的距离很近,近到林汐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