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你还想往哪儿逃?”

身后,一道男人的声音猝然闯入,冰冷,锋利,带着一股凌冽的杀气。

苏盛夏脚步一顿,咬唇,攥拳,深呼吸。

苍天,怎么会遇到他?

“怎么?五年不见,不认识了?”

男人的声音冷的结冰,每个字都夹风带雷,刺的她心尖儿打颤。

今个儿,看来是躲不过了。

“转过来,看着我!”

男人失去了耐心,强势的冲她低吼,如暴怒的狮子忍着呼之欲出的攻势。

看就看!谁怕谁!

再说,这男人身体的每一块地儿,她五年早就看光光了!

苏盛夏赌气转身,双目不偏不倚的撞上了一双冰冷骇人的深眸。

浑身的细胞猛地一缩,连气儿都忘了喘!

擦……谁特么来告诉她,这个男人为什么比五年前还帅?

粲然的水晶吊灯下,面无表情的冷夜宸穿着一身笔挺立体的军装,锋利的线条勾勒出棱角分明的硬朗脸庞,暗含狂肆的眼睛释放出不羁的男性魅力。

只这么板正的站着,就散发出睥睨一切的霸气!

何止是霸气,还有怒气和杀气!

冷夜宸,何许人也?

纵横军政两界几十年的赫赫冷家最引人注目的三少爷,前C军区总司令员冷国忠的爱孙,现海军司令员冷世昌的爱子,十五岁入顶级军校,十八岁因赫赫功勋破格封少校,一路狂飙猛进,二十出头便拿下了少将军衔。

此外,他凭借独特的作战风格,以一当百的战斗力,硬是在铁规森严的军区组建了自己的飞鹰特种兵作战部队,抛开家族光环,冷夜宸随便往哪儿一站,都是征兵的活体广告,铁汉子真爷们的不二代言。

苏盛夏望着他,小身板儿像螺丝钉遇到了强力磁铁,丫的磁场太强她要被分裂了。

唇,木然一扬,她没料到自己居然——笑了。

“冷少将,久仰大名。”

苏盛夏小嘴儿翘着,眉眼弯弯,笑的别提多谦虚有礼。

冷少将?久仰?

这女人在说啥?!

冷夜宸重眸攫住她的呼吸,身上迸发死神般的杀气,“叫我什么!”

苏盛夏小嘴儿撅了撅,指了指他的肩章,“一穗一星,少将军衔,我叫错了吗?”

她知道冷夜宸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我管你呢。

男人一声冷哼,面无表情。

很好,你可以继续装。

一时间,极尽奢华的大厅内,气压低沉,苏盛夏握拳,她想过,她此次回来,很有可能会遇到他,却没想到竟然是在这里,而且,这么快!

冷夜宸的眼神的利索的扫过她的小脸儿,还是和当初一样,瘦的没有几两肉。

“看来,你是忘了。”

他低沉又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带着一股浓的化不开的气场。

苏盛夏大大咧咧的笑起来,小嘴儿半抿,翦瞳含情,“忘?我怎么会忘呢?最近还总是念叨着您呢。”

说完苏盛夏还俏皮的将眼睛眨了眨,好像一个乖巧的孩子看到长辈一般,那是十足的讨要糖果儿的表情,十足的,欠揍的表情!

冷夜宸好整以暇的睥睨苏盛夏,两人身高悬殊有点大,冷夜宸188的海拔和苏盛夏160的身板儿,隔着一个山头的距离。

冷夜宸眼中没有一丝波澜,“最近总是念叨我?这么想我?”

苏盛夏咬咬唇,“是啊,想你,想死你了!”

冷夜宸凉薄的唇微微勾着,他似笑非笑,更是寒气逼人,“想我什么?”

高大的身影不顾宴会现场拥挤的人潮,就这么朝着苏盛夏压了下来,眼看着男人的脸要贴上她的脸——

苏盛夏小手一挥挡在了两人之间,忙往后退了一步,“冷少将浑身是宝,当然要全方位的想了。”

丫的!

冷夜宸淡漠又冷硬的轻哼,“我的确浑身是宝,这一点,五年前你就鉴定过,女人,还记得什么滋味吗?”

丫丫的呸!这家伙是不是忘记两人之间隔着五年时间没见了,才遇上就说限制级的话题,居然还这么顺口!

苏盛夏小嘴儿一扬,“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早就忘了!”

话音刚落,手被一只铁钳猝然攥紧,力道之大似是要把她手腕捏碎,冷夜宸冷冷道,“忘了?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

苏盛夏心扑通一声,啪嗒,掉了,碎了。

“放手!你干什么!”

冷夜宸怒不可遏,该死的女人,五年了,你终于露面了!

很快,这边的扭打引起了会场不少人的注意,冷夜宸本就是焦点人物,加上与陌生女人纠缠,窃窃的议论声一会儿就炸开了锅。

“冷少将身边的女人是谁啊?也不看这是什么场合,不知羞耻。”

“我看那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呀!那不是苏家的女儿吗?她怎么回来了?”

“什么苏家的女儿?我怎么没见过?今个儿来的可都是有头有脸人物,可这女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当然不认识,五年前啊……”

“哼,勾搭冷少,不管谁的女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冷少才回来就被女人缠上了,果然啊,现在的女人为了勾引男人没羞没臊的……”

苏盛夏心里呵呵,没羞没臊?你们知道什么是没羞没臊吗?老娘没羞没臊的时候你们见过吗?!

冷夜宸冰凉的声音顺着耳畔窜入,“如果不想成为今晚的焦点,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苏盛夏嘴巴一闭,消停了。

五年前她已经掀起了洪荒巨浪,此番,她可是下定决心要重新做人的。

“冷少将,大庭广众之下,你也收敛点。”她压低声音重重的一句话抛给他。

男人眸色不变,“这么说,换个场合就可以?”

“你少耍流氓。”她眼观六路,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无聊的宴会中,人人都巴不得找点儿乐子,而她,还不想一战成名。

男人盯着她,一字一顿,“耍流氓三个字,不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你!”

“我什么?”

“让开,我要走了。”苏盛夏想错开他的肩膀,却被他大手一把压住了纤瘦的肩头,肩胛骨一痛,动弹不得。

“冷少将,这是几个意思……嘶!”

冷夜宸拽起苏盛夏的手腕,一个帅气利落的转身,绕过大插屏离开了宴会大厅。

VIP电梯门正好打开,冷夜宸一把将苏盛夏丢小鸡仔一样丢了进去,苏盛夏试图反抗,但实力悬殊太大,胜算几乎为零。

于是,作罢。

“你带我去哪儿?!”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