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盛夏突然热情爽气的冲大门喊了一句,惊的赵丽华猛然回头。

什么?!

玄关处,冷夜宸穿着一身笔挺硬气的军装,立体的五官放射寒冷的光芒,一股霸道张狂的范儿,登时秒杀一切。

看到冷夜宸的瞬间,赵丽华的表情好像生吞了一只苍蝇!

“冷……冷……”赵丽华支支吾吾,冷了半天也没把冷夜宸的名字念齐活,她是真的吓到了!

五年前,苏盛夏与冷夜宸几乎同一时间消失,期间冷夜宸音信全无,谁能想到,她闺女刚回来,他居然也踩着点儿到了。

这是哪辈子的孽缘?

苏盛夏呵呵笑,“妈,冷什么冷?天儿热着呢。”

赵丽华胸口好像被一股气郁结着,上不去,下不来,眼前这个五年未见的人,一下子将她的记忆拉回到了当年,心,一时痛如痉挛。

苏盛夏眼尖,扶着她的手臂,“妈。”

始终,都是一道疤,即便时间早已经悄然过去,伤口还存在着,一动就复发,一碰就滴血。

赵丽华调整呼吸,拽住苏盛夏,低声叮嘱,“刚才的话,当着你小叔儿的面可不能说。”

苏盛夏乖乖点头,说什么说,这些话,他们早就说遍了,更劲爆的,多了去了。

冷夜宸的出现,无疑在客厅掀起了一股风暴,客厅内坐着帮忙“把关”的苏爷爷外加七大姑大大姨集体石化,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沉重,一个个齐刷刷望着不速之客,如同见了皇帝。

冷夜宸每走一步,大家的眼睛就跟着他挪一个方位,直到看着冷夜宸坐上了沙发。

冷三爷居然来了?!冷三爷是何等身份?喝过茶水的杯子都能坐地起价一百倍,能跟他搭上话的非富即贵。

苏家如今的地位,搭上冷家那就是高攀!

有冷家在的地方,那就是天王老子。

更紧要的是,当年的事。

孟允帆听苏盛夏提过她有一个人见人怕的小叔儿,军人出身,气势逼人,当下心里也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主动起身,谦恭有礼道,“小叔,您好。”

苏盛夏心里笑的那个一个欢实,哎呦,帆船先生今天挺上道儿。

冷夜宸看都没看他,随手从桌子下面抽了一份杂志,“嗯。”

一个字儿,冷的冒烟儿。

这气氛……

旁边的苏爷爷打圆场,“冷老三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冷夜宸一双长腿即便是这么随意的翘着长度也是惊人的,沙发和玻璃桌之间的距离被他的腿占满,他长指掀开一页杂志,虽礼貌却带着天然的高傲。

“刚回来,处理完手头的事就来看您了。”

虽说冷夜宸是苏爷爷儿子的结拜兄弟,但身份上的悬殊还是让他不得不忌惮三分,冷夜宸能“抽空”来苏家坐坐,已经是蓬荜生辉的大事了。

苏爷爷慈眉善目的笑了,枯瘦的手拍拍了冷夜宸的肩膀,不住的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西北军区条件太恶劣了,听说你们中间还有两年时间在非洲执行任务,呵呵,回来就好。”

苏盛夏眉角一拧,余光斜斜的望向了冷夜宸,他曾经在非洲执行任务?还去了两年?

非洲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光是生存下来就已经很牛逼了,还要做任务……

冷爷,想必没少吃苦。

因为冷夜宸的到来,家里的气氛一时变得很微妙,赵丽华贴着沙发坐下来,眼睛却几乎没有落下他身上一下,倒是孟允帆,对冷夜宸礼貌客气又谦恭。

苏盛夏捏一颗葡萄塞进嘴巴,吐出葡萄籽弹入垃圾桶,如此往复多次。

终于,一片死寂中,冷夜宸翻着杂志头也不抬的道,“你是夏夏的男朋友?”

厚!夏夏?

小叔儿,您这画风变得可够快的!分分钟就摆出长辈架子了,成,你真成。

孟允帆正襟危坐,干净的看不出一丝心机的眼睛默默含笑,“是的,小叔儿,我和盛夏准备订婚了。”

冷夜宸几不可察的点了点下巴,“了解她吗?”

冷爷发话,其他人只有盯着看的份儿,哪有人敢吱声的,唯一敢打岔的苏小妞儿今天是端了架子等着看好戏的。

孟允帆看了看苏盛夏,“盛夏是个好姑娘,我了解她。”

“哦?哪儿好?”

噗!苏盛夏差点喷血了,卧槽,为什么这个问题放在这儿她总觉得有小黄花儿飘过。

“她心地善良,热情活泼……”列举了几个之后,特认真的总结了一句,“我觉得,她哪儿都好。”

苏盛夏憋笑差点憋出了内伤,为毛觉得他现在的回答正好跟自己形容冷夜宸的词儿配成了一对儿。

一屋子人屏息凝神等着看冷夜宸的反应,后者面无表情的看军事杂志,好一会儿才捡起刚才的话题,“服过兵役吗?身体素质怎么样?”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