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

这个女人跟他说她要订婚了。

她“逍遥法外”了整整五年,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居然告诉他,她要跟别的男人订婚了。

冷爷,生气了。

但,冷爷生气,绝对不会让这个小妞儿看到,于是怒气变成了深深的嘲讽,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我很好奇,你会选一个什么货色。”

苏盛夏玫瑰色的唇抿了一下,似是在斟酌,然后才慢悠悠的将视线全部转移到了男人的脸上,“他呀,很高,很帅,很有钱,很……年轻!”

她轻轻咬住“年轻”两个字,宛若石子投在水面上,在冷夜宸的心里激起了一圈儿水花。

比高、斗帅、拼有钱,他冷夜宸哪一样都不输,偏偏苏小妞捏住他的年龄,他不过比她大了七岁,她竟然说他老?

很好!

“这么说,比我小?”他深眸中噙着色情的味道,那个‘小’字,被说的婉转隐晦。

苏盛夏轻呵,“小叔儿,人家可一点也不小,配我,刚好。”

她也一语双关,小脸儿纯洁的跟初春的兰花似的。

SHIT!

冷夜宸也不再搞迂回战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小叔儿帮你把关,亲自,把关。”

他字字珠玑,牙缝儿的寒气蹭蹭往外冒。

苏盛夏潇洒点点头,“当然当然,您是我的长辈,侄女应该带着你的侄婿让您过目的,小叔儿,请柬稍后奉上,还请光临寒舍。”

还要再说什么,冷夜宸单音节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套房太安静,这急促的声音很突兀,冷爷皱皱眉,哪个不开眼的混蛋打来的!

苏小妞亲昵的笑了,“小叔儿,手机响了,您不接?”

“老子知道!”

冷爷撂下一一句话,浑身的戾气似是要把人给吃了,苏盛夏抿着嘴儿笑,冷夜宸,你这个混球儿,当年,我就是爱死了你的范儿!

现在嘛……

苏小妞勾着唇,只笑。

冷夜宸松开女人,从她身上垮下来,拿起手机,跟拿了个手榴弹似的,“说!”

这声儿,是打算把里头那位轰成渣儿。

“老子不在军区。”

“好。”

言简意赅几句话,冷夜宸狠狠挂断了电话,回头,沙发上斜斜躺卧的苏小妞正不怀好意的冲他招手,“小叔儿,紧急情况需要处理啊?您忙着,咱回见。”

冷夜宸铁骨铮铮的脊背,紧了紧,他真想把这丫头拎走!

“别在我面前得意。”

苏小妞笑,“岂敢哪,侄女儿一直都很乖。”

冷夜宸睨她一眼,“你最好很乖,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彻底变乖。”

苏盛夏掀起嘴角儿,看着他,笑了笑。

是么?我很期待呢。

一晃,和冷夜宸的重逢已经过去了三天。

三天后,苏家宅邸。

“盛夏,你不是在跟妈妈开玩笑吧?你确定要嫁给这个男人?”

赵丽华将女儿从客厅拉到卧房,压低声音审问。

苏盛夏点头,“是啊,妈对他不满意啊?这长相,这气质,这风度,对得起我了,您女儿的德行,打着灯笼才遇到了个优质男人。”

苏母被女儿噎了,不满意么?倒也说不上来。

“盛夏,妈记得,你以前喜欢的男人,不是这种类型的,你不是喜欢军人吗?喜欢人高马大的那种,可是小孟,怎么看都……太文弱了点。”

苏盛夏探探脑袋,冲客厅的孟允帆笑了笑,后者也回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

“妈,人高马大什么的,不好驾驭,而且,那么大的块头压在身上,一晚上折腾个把小时,我身子骨也受不了,是不?文弱点儿好,持久性强。”

“胡说八道!女孩子家说话越来越没规矩!在国外这几年,学成野丫头了!”

苏盛夏吐吐舌头,“嘿嘿,妈,我这不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吗?但,句句实话,您琢磨琢磨是不是?”

“死丫头!”

她一直在想,当年仅仅十八岁的苏盛夏独身去国外,一别五年,期间都干了什么她并不清楚,如今验收成果,她实打实被吓到了。

“我美丽动人的妈,您就放心吧,我hold的住。”苏盛夏挽着苏母的手臂,将脸贴上去亲昵的蹭了蹭,那模样儿骗的苏母死死的。

伸手戳了戳女儿的额头,苏母忧心忡忡的望了望客厅里正在和苏老爷子聊天的儒雅青年,“妈是担心他hold不住你,被你欺负。你这孩子,从小就皮实,跟个假小子似的,小孟……”

“哎呀妈,假小子和真小子能比吗?我还有一箱子模型小汽车呢!那能开着上路么?”

“净扯歪理!”

母女两人正在谈论真假问题,苏盛夏的眼角已经飘到了门外,然后,她勾了勾嘴角儿笑弯了眼角——

“小叔儿,您来了!”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