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她不能沦陷!不能!

冷夜宸的动作没有任何要停下的预兆,他目标明确,只攻取她的唇,可招魂的舌尖却好像通过她的唇将她全身上下都尝遍了。

他疯狂迷恋她,她也一样。

但……

苏盛夏双手胡乱拍打,用力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撑开,他胸膛一压,她前功尽弃。

而且,因为她的挣扎和拒绝,他的啃噬更加暴虐,

“唔!!”

冷夜宸这是要弄死她吧?

心下一横,她狠狠咬住他的红蛇。

怎么死都行,但不能这么死。

“呃!”

舌面舌底交叉的痛,让冷夜宸仓皇撤出,一双嗜血的眸子盯着她,一言不发。

“小叔儿,你过界了!”苏小妞反唇相讥,嗤笑道,“小叔儿,地方选的不错,时间也不错……”

说着,她歪着脑袋看看一整面墙打成的落地窗外,灯火阑珊的夜色,还有不远处的海景,“只不过,你选的人呢,不对。”

冷夜宸呼吸粗重,刚才的一阵疯狂后,他消耗了太多精力,凌冽的眸盯着她的嘴儿,一字一句,“不对?”

苏盛夏扭了扭腰,调整后背的不适,她手抬高,摸了摸他军装上的勋章,“当然不对,难不成名震四海人人敬重的军长大人想和自己的侄女玩儿限制级游戏?还是,表面上正八经儿的冷少爷,也赶流行,想玩儿一场乱……”

“苏盛夏!”

一声断“喝,冷夜宸喝断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即将出口的“伦”字,他杀人的目光耐心丧尽,没想到,当初那个死乞白赖粘着他不放手的女人,今日竟然说出这种话。

他,真想一枪毙了她!

“小叔儿急什么?我又没说错,做都做了,还怕说不成?”对比他的急躁愤怒,她却一脸的笑容,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点燃了他的底线。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他极冷、极慢的回了一句。

她呵呵笑了,“小叔儿别急啊,当年我太小不懂事,不小心招惹了您老人家,还望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现在我长大了,懂事儿了,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您看,成吗?”

满口胡说八道!

“饶了你?做梦!”冷哼一声,想用一句不轻不重的年少无知就将过去一笔勾销?妞儿,你这是做梦呢!

苏盛夏贼贼的窥探他的双眼,深不见底的眸子,犹如万丈古井,“难道,小叔儿心里还念着我,想着我?呦,该不会是这五年心心念念想和我重归于好吧?小叔儿,什么时候变成情圣了?”

“闭嘴!”

他拳头握紧,空气中有咯吱咯吱的声音,骨头,要碎了。

“小叔儿,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在身边儿找?别让我这课歪脖树,浪费了你身后的大森林。”

苏盛夏俏皮的笑笑,眉眼之间都是嘲弄。

冷夜宸冷笑,“少废话,这五年,去哪儿了?”

开始盘查关键问题了。

“世界这么大,哪儿不能去啊?小叔儿想听我报地名儿,今个儿要报通宵了。我还要回家呢,小叔儿自己玩儿,我就不奉陪了。”她笑眯眯的样子,好像又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无赖的惹人心疼。

“你妈把你交给我,就没打算让你回去。”冷夜宸冰冷冷的截住她。

苏盛夏戳戳他的腹肌,“那是我妈不了解情况,你说,要是我妈撞见咱们这样儿,她会不会轰了你的脑袋?”

说着,苏小妞用右手比划了一把手枪,抵着冷夜宸的脑门一点,“嘭!”

冷夜宸拽住她纤细的手腕,狠厉的目光足以将她的血液凝成冰块,“怕了?不敢被她发现?”

苏盛夏秀眉微蹙,她天不怕地不怕,唯怕一个人,她是赵丽华的心头肉,掌中宝,赵丽华也是她这辈子必须保护的人,若要她伤心,她宁愿去死。

“倒也不是啊,只不过,世事无常嘛,今天的小叔儿不是昨天的小叔儿,今天的我,也不是昨天的我了。”

冷夜宸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想说什么,别跟老子拐弯抹角!”

苏盛夏泄了一口气,“好吧!既然小叔儿这么爽快,我也不扭捏了。”

小手儿摸了摸被甩到沙发那头的贝壳包,没够着,“小叔儿,帮个忙。”

男人凝眸,长臂一伸,大手捏住了小小的包。

“谢谢啊,小叔儿。”

冷夜宸喉结耸动,她一声一声的小叔儿,叫的他血脉喷张。

是俏皮,是无赖,是婉转,是记忆深处每一次的悸动。

苏盛夏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黑丝绒的小盒子,“啪”弹开。

里面,赫然是一枚钻戒。

立体的切割,Tiffany的底座,托着一颗克拉惊人的钻。

冷夜宸一双眼睛水火交融,来自咽喉深处的声音,顺着骨头缝儿爬进了基因组,“什么东西!”

苏盛夏在他身下,扭捏生疏的给自己套在无名指上,还炫耀般的展开手给他看,唇儿抿着,翘着,“好看吗?小叔儿,我的订婚戒指。”

男人的脸倏地贴近,右手的拇指与十指交错,扼住了她的下巴,死神一样低吼,“你说什么?!”

男人的戾气,铺天盖地,如狂潮海浪冷卷风!

底线这东西嘛,瞄准了踩,一脚一个雷。

苏盛夏装纯真,把玩水灿灿的戒指,似乎还挺喜欢,“没见过吗?戒指啊,噢!忘了跟小叔儿说,我要订婚了。”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