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怎么在这里?”说此,林雅雪装作才看见陆倾心的模样,惊诧道:“哎呀,这是倾心嫂子啊!啊?不好意思啊嫂子,不对,姐姐,倾心姐姐!你看我叫习惯了,差点没改过来!不过今日里哥哥和嫂子大婚,倾心姐姐来了,必须要欢迎啊!”

林天辰瞪了一眼妹妹,“雅雪,礼貌一点。”

“哥哥,”林雅雪鼻子一哼,“哥哥,你对我这么凶,我要跟嫂子告状,让嫂子收拾你!”

“雅雪,你嫂子身体不舒服,让她好好休息。”林天辰声音多了几分无奈。

林雅雪嬉笑:“知道知道,嫂子怎么会不舒服,还不是哥哥昨天晚上做的好事!”

林天辰脸一红,想到昨晚倾情的火热,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咳。

“够了!”陆倾心眼中含泪,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你们够了!我陆倾心知道你林天辰和陆倾情是真爱,我也知道你林雅雪和陆倾情是好姐妹,不用在我面前来秀甜蜜,我……没你们那么不要脸!”

话落,陆倾心转头就要走,孰料一打开门,就与门外一身雪色婚纱的陆倾情撞上了。

陆倾心被撞的一个倒仰,还没站直,就整个人冲出去的林天辰猛地被一推,往旁边栽去,“砰”一声,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哎呀,倾情嫂子!”林雅雪惊呼一声,然后慌张的奔过去,却故意的踩过陆倾心的手指。

十指连心。

陆倾心疼的“嘶”一声,眼中强忍的泪水倏地就掉落下来,她吹了吹自己的手指,一抬头,却迎来了林天辰的斥责。

“陆倾心,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就算我不对,你也不能故意撞倾情啊!”林天辰抱着陆倾情,心疼极了,看向陆倾心的目光像是淬了刀子。

陆倾心辨解:“什么故意,我……”

“唔,天辰,天辰,你,你别怪妹妹!都是,都是我不好……啊,天辰我,我难受,好难受……”陆倾情突然开口,化了新娘妆的她,愈发楚楚可怜,看得林天辰心都痛了。

“倾情,倾情,你怎么了?”林天辰大急。

林雅雪插嘴:“哎呀——哥哥,不会是嫂子动了胎气吧!你快把嫂子抱去看看……”

林雅雪话都没说完,林天辰就已经抱着陆倾情走了出去,那紧张心疼的模样,果真是……真爱啊。

林雅雪看着陆倾心一副失魂落魄样,得意的笑了笑,道:“怎么样,陆倾心,你以前不是仗着我哥哥喜欢,对我管东管西的,很得意吗?现在怎么样,哈哈哈!对了,我还告诉你,我哥哥和你姐姐,已经有孩子了,不长不短,三个月而已!”

三个月!

陆倾心脸色又是一白。

三个月前,浪漫的烛光晚餐中,林天辰跟她求婚,然后相许一生,共同定下婚礼日期。

却不想转头……竟是,竟是和陆倾情——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最痛恨的女人,上了……床!

陆倾心慢慢的爬起来,这一刻,她心如死灰。

*

帝皇酒店,888号房。

乔亦琛是被一阵又一阵的“铃铃铃”声吵醒的,他眉头蹙紧,不耐烦的随手捞起手机。

“喂,是媳妇吗?”对面温婉的女声。

乔亦琛愣了下,看了眼号码,剑眉一蹙,冷声道:“妈,你早上没吃药?”

“啊?”对面的林舒声音一顿,接着气急,声音都高了几分,“儿子?换换换,让媳妇接电话,快点!快点!”

“什么媳妇?”乔亦琛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脸色就阴沉下来,咬牙问,“妈,那女人,又是你安排的?”

“呃……”林舒一愣,还没来得及反驳,手机那边就传来“嘟嘟”声响,竟是被挂了。

乔亦琛将林舒一瞬间的沉默当做默认,想起昨晚在自己身下妖娆绽放的小女人,还有醉酒后的种种错认,顿时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竟然,又是母亲的刻意安排!

呵呵,母亲非要这样逼着他生孩子吗?

乔亦琛将被子一掀,蓝色的瞳孔中映入一抹处子红花,想起昨晚毫无防护措施的交缠,他嗤笑一声,便大步走向浴室。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不能本事大到,一次性怀上他的孩子?

*

婚礼进行曲,花童伴娘,还有贺喜的宾客。

陆倾心逆行而出,有些疲软的腿,都快毫无知觉了,却依旧一步又一步的走着,她想走的更远,更远一些。

脚下一软,“扑通”一声,她扑在大马路上,磕破的额头渗出血来,她胡乱的摸了摸,好不容易爬起来,一辆黑色的宾利却呼啸而来。

陆倾心吓得“咚”一声,又摔了回去。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