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苏锦溪抱着双腿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咔嚓”一声,有人推开了门。

苏锦溪赶紧从飘窗上起来,推门而入是唐茗,他的怀中竟然抱着白小雨。

看到两人如胶似漆的画面苏锦溪当场就懵了,白小雨因为身份低微且不能生育无法嫁入唐家,唐家对她也是十分厌恶。

这里可是唐家,白小雨竟然敢混进来。

事实证明白小雨不仅敢混进来,而且态度十分嚣张。

唐茗有些抱歉的看着苏锦溪,“苏小姐,唐家三楼有很多客房,你能不能暂时去客房委屈一晚?”

“好。”苏锦溪洒脱起身,这样正好,也免去她和唐茗相处的尴尬。

“茗,你先去洗澡。”

白小雨将唐茗推去了浴室,唐茗一不在,白小雨立马从温柔变成飞扬跋扈。

“你是不是在期待和茗共度春宵?我早就警告过你,认清自己的身份……”

面对她新一轮的嘲讽,苏锦溪冷漠打断:“白小姐,我自己的身份我很清楚,我是苏家正牌大小姐,你是哪家千金?”

只是普通家庭出身的白小雨被戳到痛处,脸色一变,伸手又要打苏锦溪。

苏锦溪这次有了准备,一把抓住她的手,“看来白小姐不仅家世不好,教养更是不好。”

“就算你是苏家长女又如何,苏家都沦落到破产的地步了,告诉你,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唐太太,你算个什么东西?”

“首先你是哪家的太太与我无关,再者苏家的事轮不到你说话,接济苏家的人也不是你而是唐先生,白小姐,我最后重申一遍,我对唐先生没有兴趣。”

说着苏锦溪甩开了白小雨的手,白小雨恶狠狠看着那个分明被家人卖了的落魄大小姐,却一身桀骜不训的倔强。

“贱人。”她低声骂了一句,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女人和唐茗久呆。

白小雨朝着自己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等唐茗出来看到的就是白小雨哭着坐在梳妆台前。

“怎么了小雨?”

白小雨连忙朝着他怀中奔去,“呜呜,茗,苏小姐刚刚不满我将她赶走,走的时候打了我一巴掌。”

唐茗皱眉,“有这种事?”

“你不要怪她,她本来就是千金小姐,喜欢打人也正常的,这次还要多亏了她给你解围,不然你在唐家人面前怎么交差。”

唐茗安抚着白小雨,对于苏锦溪的印象却是更差了。

这个点连唐家佣人都已经睡了,苏锦溪像是幽灵一样飘在唐家。

三楼全是客房,一般也就没有开灯。

她随便摸进了一个房间,房间一片黑暗,应该是没有人住的吧。

苏锦溪打算在这将就一晚,刚刚离开的太匆忙,手机也都忘记了拿上来,屋中一片漆黑,她只能凭借感觉在房间摸索着找灯的开光。

手指突然摸到一物,好软,有些像是真丝的布料,这是真丝墙纸吗?

再往旁边一摸,硬硬的热热的,这是什么?苏锦溪认真摸了摸。

直到一道性感邪魅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手感好不好?”

“还行,就是有点……啊!!!鬼啊!!”

苏锦溪像是见鬼一般尖叫起来。

2019-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