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道响亮的耳光声传来。

身穿超短裙、踩着十五厘米超高跟、浓妆淡抹的白小雨双手抱胸,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她面前身穿一袭简单白色婚纱长裙的苏锦溪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打我?”

白小雨盯着那张分明还没有上妆,皮肤却吹弹可破的苏锦溪,这张脸让她嫉妒得发狂。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我虽然不能嫁给茗,但你只是我们的一个挡箭牌,你们是假结婚,你可不要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巴掌,苏锦溪冷冷盯着面前这个犹如母鸡刚下蛋一样得意的女人。

哪怕心中再怎么愤怒,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她长长的呼吸一口气,她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要忍,一定要忍。

“白小姐,我很清楚我们只是协议关系,再者我有喜欢的人,并非唐先生,等协议时间一到,我会和唐先生断得干干净净,不会有一点瓜葛。”

尽管苏锦溪已经做了保证,可这样一张脸在自己男朋友身边,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放心。

“知道就好,这巴掌是提前给你的教训,省得你不知廉耻,像是你这种为了钱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的女人,鬼知道你会不会……”

白小雨还想要继续嘲讽苏锦溪,便在这时有人敲门,“苏小姐,你弄好了吗?”

清朗的男声正是唐茗,白小雨瞪了苏锦溪一眼,“我不希望有什么话传到茗的耳中,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花钱租来的戏子。”

苏锦溪紧紧拽着自己的礼服,用最大的耐心在维持着她应该有的教养。

“白小姐,我没有多嘴的习惯。

“那就好,左脸补点粉,别让人看出来。”

说着白小雨踩着她那双高跟鞋扭着妖娆的身躯离开。

门开,白小雨的声音立马像是变了一个人,瞬间变得温软。

“茗,苏小姐还在化妆呢,虽然你们只是走个过场,不过该有的还是得有,不然你父母亲戚会起疑。”

“化妆师怎么都在外面?”

“苏小姐不喜欢别人给她化妆,我们出去等吧。”

门关上,苏锦溪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拳捶在化妆台上。

从她见唐茗的第一面唐茗就清楚的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娶你只是为了堵住我家里人的嘴。

我知道苏家最近周转困难,聘礼两千万,要是你能接受我们就结婚,暂时不领证,婚礼也低调办理,有问题吗?”

苏家已经濒临破产,想到爸爸妈妈的脸,苏锦溪没有拒绝的理由。

“三千万,以上要求我都同意。”

“好,三千万。”

“成交,以后我不会管你的私事,表面上当好唐太太,但你不能碰我。”

“正合我意。”

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他不爱自己,自己也不爱他,可她不知道一开始就有人给她来了个下马威。

她是为钱,但在白小雨口中却成了那么不堪的人。

两行泪水不知觉滑落,苏锦溪并不知道这面镜子竟然是双面镜。

镜子的另外一面,一个金发蓝眸的英俊男人左手夹着一只烟,右手撑着头,一副慵懒的模样。

看着楚楚可怜却无处发泄的女人,男人嘴角邪肆一笑:“真是个小可怜呢。”

2019-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