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浅心缓缓回过头,“费总,还有事?”

费霆昊脸色一沉,掀起桌子上的一沓文件批头直直甩到她脸上,“公司运营出了纰漏,作为公司的总监,责任难辞其咎,难道林总监连这一点都不自知?”

“费总,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并不是她负责的,旁边的江雪漫善意提醒。

“住口,就算项目不是她主管,但也是经过她这个总监之手!林浅心,你也敢有异议?你还想去哪儿,还不快给我收拾好这些烂摊子?还是你已经不想干了?!”

“不敢。”林浅心咬着唇,皱眉看着眼面前剑拔弩张的男人,精致的脸蛋上,细嫩的肌肤被纸张硌的发疼。

其实,撇开硕阳总裁夫人的身份不说。

一份工作就凭她的能力,大可随便到哪儿都吃香,但是她不敢走!

“最好是这样,你知道硕阳从不养没用的废物,还有你妈那里——”

“我知道了,费总,我会留下来处理此事。”林浅心身子猛然一僵,看着他,她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缓缓蹲下身来,她开始一张一张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

两年前的协议,她来到了硕阳工作,谁都以为她是来锻炼的。

实则不然。

她头上顶着硕阳的总裁夫人的光环,都是虚的!

她的所有花销都要靠自己在公司工作赚取,当初妈妈的手术是他给的,但是现在的医药费还是欠着的……

更可笑的是,她身居总监一要职,做着本分的工作,却只能拿公司底最层员工的还少的三千多的工资!

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不知道疼。

疼吗?

心都已经麻痹了又怎会觉得疼?

费霆昊满意地勾起唇,连笑容都是冷的。

他怀里的女人则仿若吓坏了般顺势将脸伏在费霆昊胸口,委屈地道:“费总,你刚刚样子好凶,都吓到人家了。”

“是吗?喝杯茶压压惊?我们换个个地方继续刚才的事?”费霆昊一转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抱起她便走进休息室。

休息室门故意大开着。

女人娇羞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讨厌,费总,你太坏了。可是茶都已经冷了。”

费霆昊命令外边:“没听到吗,马上给我新砌一壶茶送进来!”

“我来吧。”

“江姐?”

江雪漫动作不由一僵。

费霆昊冷冷的声音传出来:“让她送进来,你该干什么忙你的去。还有,在我出来之前最好别让我再看到这烂摊子!”

“没事,江姐你先出去吧。”林浅心才捡的一半被迫起身。

江雪漫看在眼里,却也是有心无力。

林浅心很快砌了一壶茶端进去。

“费总,这么热的茶我怕会烫到。”

林浅心没什么表情:“我给她倒。”

“谢谢,麻烦递过来好吗,费总应该也渴了,我先给他吹一下。”

林浅心走到床旁,递过去,突然手上突然火辣辣的痛,她倒吸一口气,反射性缩手,茶杯落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哎呀,对不起,我不小心的!你怎么没等我接好再松手?”

“你——”

费霆昊突然出声喝道:“笨手笨脚的,还不快滚出去!”

林浅心差点要发作,终究还是闷声走出去。

只是在转身的那一霎,手背回带前面时还是不免被费霆昊看到手背通红的一块!

他不自觉拧起眉,刚砌出来的茶烫到,她竟没吭一声?

“浅心,要不要紧,我给你去拿药!”江雪漫还没走,看着她出来。

林浅心冒着冷汗,咬着的嘴唇都已经发白。

“浅心——”江雪漫亲自帮她把药膏抹上,声音透着担忧,“如果难过,就哭出来吧。别老是憋在心里难受。”

还记得两年前,她来到公司的时候,还是个纯真的小女孩,看起来懵懂无知,可就在着两年间,她发现在这个女孩身上她看到太多闪光点。

她的坚强和倔强,有时叫人心疼。

她明明就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出身,明明就是身份尊贵的豪门夫人,却只能这样委屈求全……

林浅心送上灿然一笑,“谢谢,雪漫姐,不碍事。剩下的不用帮我了,问题也不是很棘手,我能解决,你先忙你的吧,不然他出来看到又该凶你了。”

江雪漫深叹一口气,看到休息室的门,这个时候,亏她还能笑得出来——

休息室里源源不断地传出来男人低沉的喘息,以及女人媚叫的低吟,一浪高过一浪--

休息室外,林浅心开始紧锣密鼓地一会儿翻阅文件检查,一会儿上网搜寻,拨打电话,发布通知下去……办公室几乎都是她忙碌的身影。

打完最后三个电话,放下话筒,感觉紧绷的神经都快要断了。

瘫软在沙发上,她身上都因为紧张沁出一身细密的汗。

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

费霆昊衣装整齐地搂着刚才那个女人一起走出来,“你在干什么?”

该死的,没有像预想的见到她纠结苦恼、不知所措,她竟然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费霆昊不由一顿火起。

这个女人,她究竟还有没有心?

有时候,他这的心亲手剖开她看看她胸腔里面是不是没有心肝的!

2017-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