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晴并没睁开眼睛,她觉得自己太累,尽管气愤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而沈易就这样守着她直到天亮。

等苏晚晴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病房里没人。

坐起身来还没下床,门声一响,穿着白色衬衫的沈易走了进来。

“你醒了。”沈易恢复了一贯的冷清,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苏晚晴坐在床上轻轻点头,虚弱无力道:“谢谢你,救了我。”

沈易没应声,把手里的早餐袋放桌上,递给苏晚晴一杯热牛奶,苏晚晴也不客气,接过来喝了起来。

“温雨城和沈璇睡一起了。”

苏晚晴牛奶喝了一半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她的话让靠在桌上看她的沈易稍稍一愣,沈易还没说话,苏晚晴低头看着手中杯子,继续道:“是我没本事让温雨城对我死心塌地,所以怪不得谁,可我现在声名狼藉无家可归,这和你们沈家也脱不了干系,我只希望…你能暂时收留我。”

苏晚晴最后一句话是看着沈易说的,穿着病号服的柔弱,额头还贴着绷带,美丽含着泪水的眼睛,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生怜惜。

沈易完全被她第一句话给震撼了,他只顾苏晚晴,却忘了沈璇一夜未归,难怪苏晚晴从温雨城家跑出来要绝望的跳河,原来她看到了那一幕。

“医生说你身体无大碍,收拾一下,可以先住我那里。”

沈易速度很快,苏晚晴就穿着病号服被他塞进车里,医院是他家的,自然不用办理出院手续,大概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沈家别墅。

“先生,小姐回来了,还带来了温先生,人在客厅里。”

沈易刚下车,佣人刘嫂就上来禀报,沈易闻言,俊脸变的铁青,没管车里的苏晚晴,快步朝客厅走去。

苏晚晴不知沈易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她只知道是沈璇害了她,她此时无家可归,留在沈家天经地义。

闻听温雨城来沈家了,她在车里平复了好一会儿,才倔强的把眼泪憋回去,推车门下车。

“哥!”

沈易刚走进客厅,沈璇就开心的朝他走来,“啪”的一声脆响,沈璇被沈易掴了一巴掌。

“哥,你干嘛打我。”

沈璇被打了一个懵,捂着脸哭着问。

沈易气愤的眼神看着沈璇,沉冷的声音道:“连自尊都不要了,我真替你丢人。”

“哥!”沈璇又哭着喊了声哥,当看到走进来的苏晚晴时,被吓了一跳。

连站在沙发旁不动声色的温雨城都因为苏晚晴的到来变了脸色。

“我有些累,请问我住哪个房间。”

经过一次死里逃生,苏晚晴一夜之间好像长大了许多,愣是无视了沈璇和温雨城的存在,站在沈易身边,语气出奇的平静。

沈易也没想到苏晚晴会如此淡定,瞟了苏晚晴一眼,又看向了温雨城,故意似的道:“别的房间都没收拾,先去我房间吧。”

“那行吧,你这里有客人,我就先上去了。”

苏晚晴面无表情的回完,抬腿刚走出一步,就被沈璇挡住去路。

沈璇双臂抬得高高的,气愤的吼道:“这是我家,你凭什么?”

“就凭你哥被她迷惑住了!这你都看不出来?”温雨城上来环住沈璇肩膀,轻蔑的眼神看着苏晚晴。

“温雨城,别碰我妹妹。”

沈易一声低沉怒吼,拳头砸到温雨城脸上,温雨城没防备沈易会动手打人,身体朝后倒退好几步,人还没站稳,沈易的拳头又冲他来了。

温雨城也不是吃素的,闪身躲开沈易拳头,两个人就打在了一起。

沈璇吓的大喊大叫,苏晚晴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就像看热闹似的。

客厅里噼里啪啦乱了套,引来了保镖和下人,沈易一声命令,保镖把温雨城拖出客厅扔到门外,沈璇见状,就想跟着温雨城走,沈易却把沈璇拉到楼上,把她锁在了房间里,门口还有保镖守着。

沈璇在房间里大哭大闹,沈易为了防止沈璇逃走,还命人封住了窗户。

苏晚晴被沈易安排在他对面房间,两天下来过的还算安稳,沈家下人虽然排斥她,可她是沈易请来的客人,表面上对她还算过得去。

苏远山在事后第二天开了新闻发布会,和苏晚晴断绝了父女关系,温家也在网上声明,说苏晚晴不配做温家媳妇,婚约就此结束。

好事者更是把结婚现场那些不堪的照片发布的到处都是,甚至还有人摇旗呐喊说照片是经过技术鉴定的,绝对不是合成照片。

苏晚晴坐在房间电脑旁,简直气的欲哭无泪。

“对于网上那些造谣生事者你不必理会,照片我已经送去鉴定了,等鉴定结果出来,我把名声还给你。”

沈易开门进来,见苏晚晴在看网络新闻,说话的语气异常真诚。

苏晚晴闻言,没回头看他,只是淡淡的语气对着电脑说了一声“谢谢!”

她现在失去的不只是名声,更是她出生到现在的一切。更何况是沈璇害她一无所有的,她又怎么可能相信沈璇哥哥帮她,他害她还差不多。

沈易知道苏晚晴根本不相信他,甚至这两天苏晚晴看他的眼神,他都能从中捕捉到一丝厌弃。

可沈璇的所作所为,他身为哥哥实在难辞其咎;张嘴刚想问你头上的伤还疼吗?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