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灿的阳光下,露天的草坪婚礼上,议论声和嘲笑声如催命的符咒,让穿着婚纱的苏晚晴不知所措。

“啪”的一声脆响,脸火辣辣的疼,大脑天旋地转着,下意识的看向打她的人,眼底满是震撼神色。

“你简直丢尽了苏家的脸,要死的远远的,最好连尸骨都别剩下。”

父亲苏远山说出的狠话,让苏晚晴越发难受,手捂着脸还没做出解释,父亲已经抓住含泪母亲的手,愤愤的走了。

母亲想过来拉苏婉晴,却被父亲的眼神制止。

渐渐的她眼前越来越恍惚,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等她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时,新郎温雨城和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走光了。

远处还有个别人看热闹,婚礼服务员忙碌的收拾着现场,期待了整个青春的婚礼,就这样在悲惨中落幕。

苏晚晴傻傻地站在原地,半晌后才缓过神来,蹲下来后,把洒落在地上那些赤裸裸的照片捡起来,把证明她有艾滋病的病历也捡了起来,还慢条斯理的把东西都放回那个破损的文件纸袋中。

一阵旋风吹来,白色的纸巾落满草地,穿着白色婚纱的她,落魄的像个女鬼,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婚礼竟比葬礼还要凄惨,傻傻地笑了笑,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婚礼现场。

这样被人陷害,她绝不能罢休。

她知道沈璇一直喜欢温雨城,万没想到看似无心机的沈璇,会狠毒到这种地方。穿着长婚纱实在不方便去找她算账,在路边拦下出租车,回家换衣服。

“过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去去去,马上安排一下,我要召开记者发布会,和苏晚晴断绝父女关系,这样败坏家门的女儿,坚决不能要。”

苏晚晴刚踏上台阶就听到了客厅里父亲气急败坏的吼声,心又颤颤的疼了起来。

她真的想就此转身离开,可她身上没带分文,出租车司机还在大门外等着要钱,只能硬着头皮推门进去。

她突然的进入,差点儿和管家撞个满怀,管家闪身喊了声小姐,随着父亲苏远山一声吼,她感觉脑门儿一疼,“哐啷啷”有个东西掉到地上,苏晚晴只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脑门上顺流而下,白色的婚纱,胸前多出无数朵血色梅花。

“远山,她好歹是我们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苏母李然见女儿受伤,就想上来查看女儿伤势,却被苏远山一把抓住。

“滚,即刻滚出苏家,我苏远山没有你这个辱没家门,无耻之极的女儿。”

苏晚晴看着青筋暴跳恨不能她赶紧死掉的父亲,咬咬牙,绝望的转身走人。

苏晚晴摇晃着走出门口,母亲李然还是追了出来,见女儿头上还在流血,心疼的用手给女儿捂住伤口。

“妈,我没事,快回去吧,不然爸爸又生气了。”

苏晚晴乖巧懂事的话,让李然泣不成声,她真的不相信女儿会是那种人,“晚晴,妈相信你,相信我乖女儿是无辜的,你先在外面躲避几天,等你爸消气了,你再回家好吗?”

母爱泛滥的眼神,苏晚晴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温暖,拿开妈妈按着她额头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

李然怕苏远山出来找茬,把随身带的几百块零钱塞给苏晚晴,嘱咐她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迅速返回客厅。

苏晚晴看着母亲回房的背影,隐忍着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擦干眼泪,走出苏家大门上了出租车,对司机报出沈璇家地址。

沈家。

苏晚晴走进沈家别墅时,所有下人都躲得远远的,尽管有人呵斥,却没人敢上前拦她。

她头上有伤,纯白婚纱上斑斑血迹,况且苏氏集团的千金,丑闻在网上被刷了屏,患有艾滋病的人,听说血液里都是病菌,此时她身上有好多血,都唯恐躲避不及。

“沈璇,出来。”

苏晚晴走进客厅,尽管落魄,喊话的声音却底气十足。

“苏小姐,请回,我家小姐不在。”

女佣人刘嫂展开双臂阻止,苏晚晴硬往前闯,吓的刘嫂赶紧闪身。

苏晚晴见刘嫂躲开,快步朝楼梯走去,还没来得及抬腿上楼,头顶就传来一道冷淡的男声:“她不在。”

沈易站在楼梯中央,白色衬衫挽过手肘,双手揣在裤兜里的他,冷冷的气场,让苏晚晴不得不停下脚步。

“她不在家,去哪了?是做了亏心事,没脸见人吧!”

苏晚晴咬牙讽刺着,沈易看她的眼神意味难明,两个人互看着对方,苏晚晴眸中的气愤,让沈易先撇开眼神,扔下句:“上楼说话。”,

说完,转身上楼了。

苏晚晴头伤的不轻,全靠意志力支撑着,见沈易上楼,勉强提起力气,一手抓着纸袋,一手抓着裙摆跟着上楼。

“先处理伤口再说。”

苏晚晴刚踏上二楼,沈易就抓住她胳膊,把她拽进房间。

苏晚晴使劲儿甩开他胳膊,异常气愤的吼道:“别碰我,你们沈家人就会装,给,这就是你们的杰作。”

苏晚晴把纸袋砸给沈易,“哗啦”照片又落了一地,沈易低头看着满地不堪入目的照片,眼底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在你家医院开的证明,电脑合成的照片,沈易,沈璇不在,你给我一个解释。”

沈易双眉狠狠一皱,抬眸看向她:“她还小,你不必跟她较真,过来先把伤口处理了再说。”

沈易口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伸手去抓苏晚晴胳膊,苏晚晴简直被他的话给气疯了,“她跑到婚礼上害我名声扫地,害的雨城不要我了,你竟然说她还小,沈易,我要去法院起诉,告她污蔑。”

苏晚晴强硬的话,让沈易薄唇微勾,随即劈头盖脸道:“苏晚晴,你醒醒吧,我觉得沈璇这样做至少能让你看清一个事实,事实证明温雨城他并不爱你,他若真爱,无论你得什么病,他都会守在你身边心疼你照顾你,而不是在没弄清事实真相之前,弃你而去。”

沈易的话就像一盆冷水,让苏晚晴从头凉到脚,她迅速离开沈易房间,下楼后出了沈家别墅。

温雨城可是她喜欢了七年的人,她不相信温雨城对她没有感情,她一定要去问问他,他怎么可以在没闹清事情真伪的情况下,把她一个人扔在婚礼上。

2018-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