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胡言!”

胡莉在家看到新闻气得拿报纸的手都发抖,抬手便将面前的茶杯摔了,回头看见低头站在她身旁的佣人,骂道:“木头桩子么站在这里!”

爷爷一下楼就看见一地狼藉,气得直跺拐杖,怒道:“发什么小姐脾气,你还把不把老头子放在眼里了!”

胡莉被吼得大气都不敢出,随即瞪佣人一眼低声呵斥道:“还不快收拾了,扎到老爷子你付得起责吗!”

话落,胡莉殷勤的小步跑过去扶老爷子,表情委屈得不得了,抱怨道:“新闻说骏礼和外面的野女人怀了孩子,爸你说我能不气么!”

老爷子早就知道了新闻的事,冷哼一声却还是任由胡莉扶到了太师椅上,不咸不淡的来了句:“韩骏礼呢?”

胡莉以为老爷子要怪罪韩骏礼,心里一慌连忙替自己儿子辩解,“估计还在外面应付媒体呢,嗨!都怪这贱蹄子,我看又是一个妄想嫁入咱家枝头飞凤凰的女人。”

老爷子点头,双手杵着拐杖却嘿嘿笑了起来,心里暗自思量起抱孙子的喜事。

胡莉没注意到老爷子的情绪,自顾自的用尖利的指甲狠狠戳了两下报纸上唐梦瑶精致的脸蛋,仿佛能泄愤似的。

生了双狐媚眼,天生勾人的胚子,可不能让这狐狸精毁了骏礼!

胡莉打定主意要打发掉唐梦瑶,隔天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

唐梦瑶抱着啃了一半的苹果,茫然的看着眼前一进门就对她抱有莫大敌意的——中年女人。

胡莉一身白色的丝绸套裙,保养得体的脖子上系了根高定方巾,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气势逼人,活脱脱现实版普拉达的恶魔。

胡莉高傲的抬着下巴不停的打量着唐梦瑶,在报纸上看那双眼睛已经够勾人了,近了看更是不得了,更渗人的是,这双狐媚眼睛越看越像那个贱人的。

她愤恨的将尖锐的指甲掐入手心,这女人要是当了她儿媳妇,她不得早晚气死!

想完,胡莉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下巴都快抬到天花板上去了:“一千万,打胎离开我儿子。”

言简意赅,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她的口舌。

唐梦瑶:“???”

这大妈什么情况,用鼻孔看人就不说了,还要用钱来砸她?

见唐梦瑶默不作声,胡莉冷哼一声,将支票扔到床上,艳红的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钱,我们韩家有的是,但不是你的,拿上这笔钱,滚远点。”

唐梦瑶弄清楚了,不由觉得好笑,这是要上演豪门赶儿媳的戏码啊,只是韩骏礼的妈未免戏太多了吧。

何况这态度,她真不敢相信所谓的豪门太太就这素质。

“笑什么?”胡莉微微眯眼,死丫头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唐梦瑶啃了口苹果,声音清脆,嘻嘻一笑:“大妈,你还是把支票拿回去吧,孩子是我和骏礼共同孕育的结晶,我是不会打胎的。”

话落,唐梦瑶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盖着铺盖的小肚子,眼神软得像一滩水,轻轻道:“不仅如此,我还要嫁给骏礼,做他一辈子的小公主呢!”

“你还要不要脸!”胡莉被唐梦瑶的态度气得手指狂抖。

唐梦瑶淡定摇头:“不要,大妈你要是没其他事就出去吧,我是病人要休息。”

“你!”

胡莉活了这么多年,很少遇到比她还浑的女人呢。

在唐梦瑶这里吃了瘪,憋了一肚子气要回去发,刚回家却发现韩家已经闹得天翻地覆。

韩家大厅内。

韩骏礼脊背挺直的站在老爷子面前,气质冷硬不折。

老爷子虽然最疼韩骏礼,但此刻看他这幅宁死不屈的模样就来气,不由得愤怒的杵着拐杖道:“老子让你结婚!教你这么多年是让你出去糟蹋别人小女孩的吗!”

胡莉一听让韩骏礼和唐梦瑶结婚,仪态也不要了,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尖叫道:“不行!”

“不行。”

韩骏礼也一口回绝,扫了一眼站在老爷子后边的韩嫒芸,却冷着脸没解释什么原因。

韩嫒芸被韩骏礼冷冷一扫,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站到了胡莉身旁。

胡莉气得跳脚:“这种身份不明的女人怎么能进韩家门!”

家里吵得一团乱麻,韩骏礼心烦不已:“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话落便转身便出了门。

胡莉还在叽叽喳喳的阻拦,韩见天怒拍桌面:“闭嘴!”

犟驴子!

老爷子见韩骏礼头也不回的离家,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随即脸色一变,手捂着心口‘哎呦’了两声边给自己的贴身护理医生使了眼色。

“痛啊~心口痛啊,我看你们是要气死老子我。”

医生收到暗示,连忙咳嗽提醒道:“老爷子的病气不得啊。”

韩见天担忧的上前,声音立马低了两个度:“爸,我立马找人把事情压下去。”

老爷子冷冷看他一眼,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不行。”

“那您看?”

老爷子抬头望着天花板,凉凉的来了句:“让两个小的结婚。”

现成的大胖孙子,谁不抱谁傻子。

“这……”

老爷子见韩见天迟疑,又捂住了心口处,还没开口,韩见天便立马应了下来:“我马上就去办。”

……

韩骏礼要结婚了!

新闻媒体在短短三天之内变了三个风向,京城最近的新闻头条被韩家霸屏了,最新夺人眼球的一条无外乎为:韩氏太子爷迎娶平民丑小鸭,黄金单身汉晋升新国民老公!

韩氏家大业大,操办的太子爷婚礼更是隆重得恨不得举国同庆,婚礼现场外挤满了要抢直播头条的新闻媒体,保安都请了上百来维持秩序。

而这场盛大婚礼的女主角此时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化妆间。

她身穿白色的露肩婚纱,上面点缀着无数精致的小珍珠,映衬的肌肤如雪,棕色的长发盘起来固定住,本就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便显得夺目耀眼,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佛落入凡尘的仙子。

当然,前提是忽视她手上那对刺眼的手铐。

2017-2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