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吗?!有人吗?!开门!请开一下门!翡翠!是我!你在哪里?!快回答我啊!”

一个身穿酒红色旗袍的长发女人往返于酒店的长廊中,敲遍了每一扇紧闭的房门。她看起来非常着急,好像火烧到了眉毛一样,急得快哭出来了。

307号客房的门被打开,一名穿着浴袍的男房客大声骂道:“吵什么吵?!这酒店的服务员怎么办事的?!这儿怎么有个女疯子?!快给我滚!”

那女子跌跌撞撞地跑到他面前,嘴里一直含糊不清地念叨:“安导?!你是安导吗?!请不要那样对翡翠,她不是自愿的!”

眼看着她就要对自己上手,那名男房客怒了,他一把捏住她纤弱的手腕,随即又将她狠狠推开,“滚一边儿去!什么安导?!疯子!神经病!你再不走信不信我报警!滚!”

认清了那男人的脸后,女子狼狈地从地上爬起,一边回头向对方道歉,一边继续往前跑去。

其他房客也陆陆续续地被她吵到主动开门。

“搞什么啊?!这酒店怎么回事?!”

“服务员!服务员死哪儿去了?!”

“五星级酒店竟然也会闯入精神病,怎么搞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

耳边充斥着难听的叫骂声,女子却置若罔闻,只一个劲儿地拍打着剩下没开的门。

“翡翠!你到底在哪里?!听到的话就回答我啊!我是璧花!我是璧花!别吓我!快开门啊!”

当她喊得声嘶力竭也无人应答的时候,她渐渐地失去了希望,整个人虚软无力地坐倒在地。

就在这时,312号客房门开了。

里面探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蛋,“呃!璧花……是你……璧花,我好晕,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不是还在饭店喝酒吗?呃!”

门后趴着一个醉醺醺的少女,过于稚嫩的脸庞让她看上去像是个未成年。

在见到她的一瞬间,瘫软在地上的女子蓦然松了口气,“翡翠,对不起,我没来迟吧?”她边说边站起来,左右看了眼,然后将那少女从客房中拉出了走廊。

“那个变态的安导有没有对你怎样?”女子焦急地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只见少女虽衣衫不整,但衣服还是完好无损地穿在身上,脖子、锁骨,以及露出来的光滑臂膀也无任何吻痕。

检查完后,女子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哒哒哒……”

走廊拐角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女子猜测,一定是酒店的安保来了。未免让人当精神病看待,她不由分说地拉着那名少女跑向了安全出口。

离开酒店之后,名叫“翡翠”的少女扯住了正大步往前走的女子。

“璧花,我们为什么要逃?我是不是又让你操心了?”

被唤作“璧花”的女子停下来,气喘吁吁地跟她解释:“知道就好!你这缺心眼的!我不是叫你好好跟着我的吗?!为什么会被那个色狼导演拐走?!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就被他……”说着,她负气地甩掉了翡翠的手,“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明白!总之,下次不许再犯这种错!别以为每次都那么好命,有我来救你!”

听了她的话,翡翠立即泪眼汪汪,“呜呜……我又不是故意的……璧花,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这么笨了!呃!因为……因为我有点头晕……呃!”话还没说完,她便连续打了好几个酒嗝。

沈璧花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了,我也不是怪你,要怪就怪那个色狼导演!他早就看上你这小白兔了!混蛋!以为我们好欺负是吧?!翡翠,他的戏我们不演了!有什么了不起!”

“呃!是啊,有什么了不起……”少女擦干眼角的泪水,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璧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你不听我的还能听谁的?那个经纪人又不靠谱!”她重新拽住翡翠的手臂,好奇道:“对了,翡翠,那个色狼导演没把你怎么样吧?你开门时,他在哪儿?”

翡翠水眸半闭,迷迷糊糊道:“他……他说,他要先冲个澡,然……然后我听到你在外面喊我,我……我就开门了!璧花,我有没有做错?他是不是会生气啊?”

“你没做错,相反地,你做得很好!”沈璧花捧住她白嫩的小脸,欣慰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你最好踹他一脚再逃出来!明白吗?”

她用力点了点头,“明白!”

两个喝了酒的女人有说有笑地融入到璀璨的夜色当中。

经过这么一出,安导给的两个小角色算是泡汤了,为了维持生计,沈璧花只好带着翡翠在影城跑了几场龙套。

一天下来,二人都累坏了,准备回租住的宿舍时,影城外开进了一辆骚包又惹眼的劳斯莱斯。

一时间,几乎所有跑龙套的出来围观,影城内外被堵得水泄不通。

沈璧花揉了揉皱起的眉心,叹声道:“唉,估计又是哪个要拍新戏的大神吧?”

“璧花,那我们是不是要走后门了?”翡翠只关心自己是否要绕远路的问题。

“可能吧,我们再等一等,说不定那辆车待会儿就开进来了。”

话音刚落,就如她所预料的那样,那辆银光闪闪的劳斯莱斯真的避开众人开进影城了。

然而,令沈璧花意想不到的是,劳斯莱斯竟然停在了她们跟前!

感受到其他群演火辣辣的视线,她下意识将翡翠藏到了身后。

下一秒,名车的车门被打开,一个戴着墨镜、身着白色西装的帅气男人从车内下来,接着,在众人八卦的眼光中,他走向了沈璧花。

“翡翠。”男人的目光径自越过沈璧花,温柔地落在翡翠身上,“我是来找你的,你还记不记得我?”

翡翠一脸茫然,“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璧花,他是大坏蛋!”

男人摘下墨镜,剑眉星目,好不俊朗,“是我啊,小翡翠。”

201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