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让秦书南把补药送去给她后就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着等大儿子回来了一定要问问他朝中哪个大臣喜好这口,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浪费了。

听着秦老夫人脚步声消失,秦筝就停下了咳嗽,靠在床榻旁喘息,这句身体太弱,只咳了这么几下就让她有种喘不上起来的感觉。

秦书南赶紧上前抓着秦筝的手把脉,看着妹妹苍白的小脸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我们阿筝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只有最好的男子才能配的上你。”

秦筝苦笑她倒是不觉得什么,要是真的被老夫人送给了达官显贵,也许对她报仇还是有利的。

“筝儿,不如哥哥带你去清德山庄避避吧,祖母见不到你也许就会忘了呢?”

清德山庄?

秦筝神情一愣,她曾经就是在那第一次遇见的宋珏离,如果没有遇见他,如果没有好心救他,如果没有爱上他,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痛苦?

许久,秦筝轻轻点头,秦书男看到她答应,急忙去准备。

转眼半个月过去,山庄里已经渐渐有了初春的模样,秦书南带着秦筝在庄外的林子里闲逛。

秦筝走在前面脚步轻快,碰到伸出来的树枝灌木都好像能看见一样,准确避过,秦书南更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

“筝儿,慢点。”

秦筝笑着回头:“哥哥,我没事。”

说完,还大胆地就这么倒着走了两步,却猛然撞到了一堵肉墙,一股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她的心尖。

秦筝的心仿佛漏掉了一拍,就在她感觉自己向后倒去的同时,一双手拦住了她的腰身。

“姑娘,小心。”

熟悉的沙哑的嗓音,她曾在梦中幻想过无数回,甚至现在她的脑海中已经清晰地描绘出了他的轮廓。转瞬,一场大火燃烧殆尽!

宋珏离看着怀中的女子神色变化莫测,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余光瞥见身后的男子向他们走来,急忙松开怀中的女子,大步穿过丛林。

“筝儿,你怎么样?”

秦书南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炸响,秦筝这才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感受着掌心的温度笑着说.

“我没事,这条路我都走了好几百遍了,不知道刚刚怎么会有人窜出来。”

秦书南吓得脸都白了,拉着她的胳膊不肯让她再走:“行了行了,知道你厉害,今天已经出来的够久了,咱们回去吧。”

秦筝听话的笑着说好,两人回头走去,听着身后丛林里面传来的窸窣声,她猛地停下脚步,在秦书南疑惑的目光下问道:“哥哥,那人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秦书南摇摇头,不再多言。

两人回到庄子里,一同吃过午饭,就各自回去休息了。秦筝吃多了睡不着,索性带着丫鬟天冬出去消食。

庄子里的布局已经全部记下,秦筝不愿再走,索性又去了庄外的林子里,专门挑了一条没走过的小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秦筝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桃花香,停下脚步,脸色微微泛白。

“前面是桃树林?”

“是啊,小姐闻到了?现在开的桃花不多,大部分都还是花苞,再等上半个月,这片桃树林的桃花全开了,肯定很漂亮!到时候奴婢带小姐来看……”天冬说到一半声音就小了下去,自家小姐眼睛看不见,再好看的桃花也无法欣赏。

天冬不知道,桃花盛开时的景色,秦筝早就看到过,刻骨铭心。

遥远的记忆翻涌而至,秦筝仿佛又看到了站在盛开的桃树林里的那个少年,把玉坠郑重地放在她手心,生怕她不来找她,许诺她一个心愿。

言犹在耳,却早已物是人非。

天冬见秦筝情绪低落,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要不咱们回去休息吧?”

“好。”

秦筝因为桃树林乱了心神,转身的时候忘了注意脚下,一脚踏空,直接从旁边的小坡上滚了下去。

天冬跌跌撞撞地追下来,担忧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秦筝活动了下手脚,她滚下来的地方正好有一大堆枯叶垫着,除了踏空时崴到脚,别的倒没有什么。

只是,这个地方……

“我脚扭了没法走路,天冬,这里离庄子远么?”

天冬看了眼山庄的方向,距离并不远,只是秦筝崴了脚,肯定不能再从小路上走,若要走平坦的大路,又有些太远了。

天冬没有说实话:“不远,小姐,奴婢背您回去吧。”

秦筝方向感很好,即使没来过这里,也推测出自己的大体方位,摇了摇头说道:“太远了,你先回去,叫哥哥来接我。”

天冬哪里放心把秦筝一个人留在这,急切地说道:“没事的,小姐,奴婢肯定能把你背会庄子里的。”

“你能保证半路不会脱力摔倒或是把我扔出去吗?”

“奴婢……”

“我脚疼,你快点回去吧,还能早点叫哥哥来给我治伤。”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说自己疼,天冬顿时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咬了咬牙,匆匆往庄子的方向跑去。

听着天冬的脚步声渐渐消失,秦筝知道,这里只剩她一个人了。

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枯草,秦筝小心地移动起来,她的脚的确扭到了,并没有严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之所以把天冬支开,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罢了。

按照记忆里的方向走了几步,秦筝摸到了一块比她人还要高的石头,她知道,这块石头后面有个枯井,枯井下连着密道,从密道走出去,就可以到那片桃林。

十五岁的时候,先皇来清德山庄打猎,父亲作为丞相同行,她和兄长一同前往。她贪玩和兄长走散,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见了井底传来的呼救声。

宋珏离被人迷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她好心想要拉他上来,结果低估了他的重量,反被他拉到了井里。

她趴在他胸膛上,听着他心跳如鼓,还想这人真是个好人,明明能躲开的,却把自己垫在下面,没让她摔伤。

2018-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