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庭院银装素裹,一片萧瑟,凉亭中一抹只着单衣得的长发女子,正在吃力的拨弄着膝上的琴弦,细细看去,只见她十指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弯曲肿大,琴音也是断断续续的,调不成调。

谁能想到,曾经一曲名动京城,惊才绝艳的秦家大小姐,如今竟被人生生折断了十指!

琴弦上有血滴落下,十指上的剧痛挖骨钻心,可是,她仍在坚持着!

只为了那个男人,哪怕能听一次!

十五岁那年,她满心欢喜的嫁给宋珏离,却不想整整五年,她被困在这王府中,甚至连他的面都不曾再见一面。

如今他登基称帝,还会记得她么?

“阿筝,皇上下旨了,要将秦家满门抄斩!”

突然,一个容貌娇美的年轻女子慌慌张张的跑进亭中,一把按住琴弦,气息紊乱,“今日午时就要行刑啦。”

卢潇潇的话语如惊雷乍响,秦筝眼前发黑,几欲昏厥,狠心咬了下舌尖,鲜血从嘴角溢出,也让她神志清明了几分。

满门抄斩?

她爱错了人,受得这些苦是她活该,她认了,可她的家人犯了什么错?父亲兄长一心辅佐他登基,他为何要灭秦家满门?

秦筝猛地推开面前的焦尾琴向外跑去,雪天路滑,从王府的后院跑到门口,她摔了好几跤,身上沾满污迹,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

“让我出去!带我去见他!我有话要和他说!”

秦筝还在歇斯底里地挣扎着,眼看侍卫就要拔剑,匆匆追来的卢潇潇赶紧上前一把将她拦住。

“阿筝,你冷静一点!”

秦筝反手抓住卢潇潇的手臂,祈求地看着她:“潇潇,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卢潇潇一口应下:“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会帮你。可是,皇上正在气头上……”

秦筝一时间也没了主意,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将脖子上的玉坠一把扯下,塞到卢潇潇手中:“潇潇,你是郡主,可以进宫见到他对不对?你帮我把这个玉坠给他,他会明白的,就说,就说我愿用那个愿望换我父兄二人平安。”

那枚玉坠是她儿时宋珏离送给她的,那时的他狼狈不堪,将身上唯一的玉坠交到她的手中,她还记得当时他稚嫩的声音:“你救了我,以后,只要你拿着这枚玉佩来找我,无论什么愿望,我都满足你!”

儿时的承诺犹在耳旁,她没有看到卢潇潇离开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幽光,

秦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那枚玉佩是儿时她救了小宋珏离他送给她的,

只是,她没想到,人心易变。

那个曾经拉着她的手许诺她一个愿望的少年,已经变成了冷血无情的帝王。

玉坠换来的,不是父兄平安,而是一场血腥的杀戮和毁灭一切的大火。

坐在宋珏离从未踏足过的卧房,看着火苗慢慢吞噬靠近,秦筝十指在琴弦上飞快拨弄,琴音凄厉刺耳,仿若声嘶力竭的质问,可是她的心底只剩无尽的悲凉。

冰冷的泪水滴落在琴弦上。

“这是我从小贴身佩带的玉坠,我把它送给你,你一定要来找我。到时候,无论你有什么愿望,我都帮你实现,好不好?”

年少时郑重的许诺还言犹在耳,转眼已变成残酷无情的大火。

“铮”!

琴弦断裂,血染火海,赤炎已经烧到了衣摆,秦筝双手排在琴弦上,眼角泛着血泪,突然仰天大笑:“宋珏离,若有来生,我秦筝定要让你尝一尝这挖心削骨之痛,以报血海深仇!”

皇宫的御书房内,一阵冷风吹过,卢潇潇拿在手中的红绳忽然断开,玉坠落在地上,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站在卢潇潇面前的男子,冷峻威严,低头怔怔地看着脚边的碎玉,忘了言语。

卢潇潇眼神微闪,一脸惋惜地说道:“哎呀,本来还想把玉坠还你的,怎么好端端的断了?”

宋珏离正在弯腰试图把碎玉捡起来,看能不能找匠人修复,不知为何手抖个不停,总觉得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

压下心中的不安,宋珏离直起身把卢潇潇搂在怀里,安抚地说道:“没事没事,你人都在这了,一个玉坠还有什么重要的?”

“那你当年把玉坠送我,说可以满足我任何一个愿望的话,还作数吗?”

“当然。”

“那我要你娶我当皇后,你愿不愿意?”

宋珏离把卢潇潇从怀里拉出来,宠溺地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撅着嘴勉为其难收下自己玉坠的小姑娘,深情地说道:“朕当时送你玉坠,就是怕你不来找我,想着再见到你一定要把你永远留在身边。你的愿望,正是朕的愿望。”

卢潇潇非但没有感动,反而露出厌烦的表情。

“怎么了?你不高兴?”

“没什么,”卢潇潇挥开他的手,用满不在乎地说道,“对了,你的王妃不肯同你和离,看到你的休书后一怒之下放火自焚了,整个王府无人生还。”

宋珏离皱着眉,对那个未曾谋面的王妃更厌恶了几分。

“如此不知好歹,死就死了罢。”

卢潇潇放软了身体,靠在宋珏离怀里,嘴角勾笑。

秦筝,你的夫君,我收下了。

身上的灼热散去,秦筝感觉头疼欲裂,眼前一片黑暗,只感觉周围一片哭声,“筝儿,娘的好筝儿,你可要快点醒过来了啊。”

娘?娘亲不是在她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吗?不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听见有人叫她?忽然脑海里涌入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等她神志完全清醒后,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靠坐在窗边的美人榻上,秦筝听着窗外呼啸肆虐的风声,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眼底又是一片湿润。

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她死了,又活了过来,借尸还魂在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体里。

原来的小秦筝也是个被千娇百宠着长大的小姑娘,半个月前不幸坠湖,生了重病,没挺过来,再醒来时这具身体的主人就变成了她。

2018-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