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外请来的奶娘,本就是刚刚诞下孩子几个月的母亲,虽然小皇子长相丑陋但是这位奶娘还是对他痛爱有加,慢慢的几年过去了,皇上皇妃从来没有看望过这位小皇子。

在这皇宫后院里除了皇上皇妃外之外就是皇子最大,虽说在这偏僻的别院里也是住着一位小皇子,但整个皇宫后院里的人都知道,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皇子,是从出生就已经被皇上皇妃抛弃了。

即便是个小宫女或小太监也敢欺负这个小皇子,原来皇妃送饭的宫女也敢教训小皇子,而皇宫的太监也每月克扣着奶娘俸禄,奶娘也是敢怒不敢言生怕得罪这些人。

所为日久生情奶娘一直护着这位小皇子,早已把他视为寄出。慢慢的小皇子已经有六岁了,按照皇宫的规矩皇子五岁就要请老师授课了,但迟迟没有人过问这位小皇子,已经半年时间了,奶娘多次贿赂宫女太监让他们帮忙给皇妃传话,能不能给小皇子请个老师,但迟迟了无音讯。

奶娘虽没读过书但也认识一星半点的字,平时也借些书辅导小皇子。

皇宫里请的奶娘一般只在皇宫待两年而已,因为这个小皇子无人愿意接收抚养,奶娘已经在这里照顾小皇子六年多的时间了,自小皇子两岁后,奶娘每二年有一个月的假期,这样她也能回家照看自己的家人。

今年的假期很快就要到了,奶娘不担,满心欢喜的即将要见到自己女儿,反而是担心了起来。上次假期回来,小皇子异常消瘦,问了小皇子才知道他的饭菜基本上都被宫女和太监们刮分了,只留给小皇子很少一点,而奶娘在这里时他们确不敢这样。

就在奶娘愁眉苦脸烦恼着自己回家一个月小皇子怎么样时。

“奶娘,奶娘她们又欺负我。”

小皇子被欺负了总是找奶娘告状,毕竟他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而那些宫女太监最小的也有十支七八了,大的更不用说了。

“小皇子,是谁又欺负你了,告诉奶娘,奶娘去教训她们。”

虽然奶娘和小皇子住的宫内别院比较偏僻,但每天饭时会有宫女过来按时按点给送过来饭,平常也有路过的宫女太监进来调戏小皇子。

“奶娘又是那个送饭的宫女,她又揪我耳朵,我和她理论她还打了我的脸。”

正和奶娘告状时,那位小皇子所说的宫女走了过来,听到小皇子所说的话她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而是扬头挺胸的看着小皇子。

“甘嬷嬷,几年了你一直欺负小皇子,你可知,欺如皇子可是死罪。”

听到奶娘的话,甘嬷嬷左手猛的一甩,将手中装饭菜的盒子扔到了地上,这时饭菜从盒子里潇了出来便地都是。

“哼,舒奶娘这你可吓唬不了我,这皇宫内院谁不知道,皇上皇妃早已抛弃这怪物,我这是帮皇上皇妃教训这小怪物,你能拿我怎么样,别说这小怪物就连你我也一样教训。”

甘嬷嬷眼眉一皱,脸色变狠跨出了几大步左手一挥,啪的一声,打在了奶娘的脸上,用力过大,打的奶娘后腿了几步坐在了地上。

"舒奶娘,你可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就凭你也想教训我。"

小皇子看到被仍在地上的饭菜,又看到帮自己出气的奶娘被欺负,顿时满脸通红愤怒的指着甘嬷嬷。

“甘嬷嬷,你敢打我的奶娘,以后我做了皇上,我要杀了你帮奶娘出气。“

听到小皇子的话甘嬷嬷哈哈大笑了起来,眼眉一皱。

“哈哈,就凭你这个怪物也想做皇上,真是自不量力,这皇宫里的皇子殿下,可多着那轮到谁也轮不到你这个怪物,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把。”

甘嬷嬷转过身去准备离去,当走到门口时又扭过头来,嘴角浮现诡异的笑意。

“惩罚你们两个对我不敬,这两天的饭菜,我就先不送了。”

说完话甘嬷嬷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这时的小皇子看着眼前被打的奶娘自己确无能为力,痛哭流涕的拥入奶娘的怀抱。

“奶娘,对不起,都怪我不好,都是我害的奶娘被欺负。”

奶娘这时只是紧紧的抱着小皇子,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和怪罪小皇子的样子,被打像是早已习惯了,很是平静的揉了揉小皇子的脑袋。

“奶娘不怪小皇子,只怪奶娘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小皇子,以后啊,小皇子要记住,不管是在这皇宫内院之中,还是外面遇到事情都要学会忍让,能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把。”

小皇子抬起头来,虽然并不懂奶娘说的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还只是个六岁大的孩子。)

“奶娘,等我以后长大了我要做皇上,只有做了皇上才没人敢欺负奶娘,以后谁要欺负奶娘,我便下旨砍掉他们脑袋。”

在奶娘怀抱里的小皇子,现在想做的就是保护眼前这世上唯一痛爱他的奶娘。听到小皇子的话奶娘心情好了许多,虽然自己也明白小皇子做皇上的可能非常小,但有他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小皇子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光想着保护奶娘,以后呀小皇子要对人友善,不能随意打打杀杀的,这样才能笼络人心。"

小皇子并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缓缓的在奶娘的怀抱里慢慢睡去。

奶娘就这样坐在那里抱着小皇子几个时辰,手都麻木了,看到安静睡去的小皇子,奶娘摸了摸小皇子的脸,自己脸上微微浮现温心的笑容,这时奶娘缓缓地站了起来,把小皇子放到床上,给小皇子盖上被子,起身离开关上门出去了别院。

饭菜已经被甘嬷嬷打翻了,今后几天恐怕也不会在有人来送饭了,奶娘出去便是想找自己熟悉的一个宫女,毕竟在这里也待几年了,谁都有几个好友,奶娘拿了些自己的俸禄给这个宫女,让她帮忙贿赂膳房的人这几天拿些吃的过来。

从外面回来的奶娘已经把这几天的饭菜解决了,本是应该高兴这几天不用饿肚子了,但是进门看到还在熟睡的小皇子,想到了自己即将出宫,顿时又有些不安。

以往出宫都是让甘嬷嬷帮忙照顾,虽然甘嬷嬷会偷吃小皇子的饭菜,但起码有人照看,现在已经把甘嬷嬷得罪了恐怕让她照顾也是不可能了,想到这里奶娘流下来眼泪,宫外毕竟还有许久未见的女儿和家人等着她,而这宫内的小皇子更是让她不放心。

如果小皇子能像其他人出去也好,起码能出了这别院让其他宫女帮忙照顾几天,但自小皇子出生后来到这别院,皇妃就下令不允许小皇子踏出这别院半步。

小皇子还是比较乖巧的,自两三岁后比较懂事,奶娘安排他的话都牢记在心,几年了小皇子也从没有踏出这别院,只是每天在别院内读些简单的书。

时间过的很快,几天时间过去了,这几天之中都是奶娘的好友宫女芙儿给奶娘和小皇子送饭,这几天奶娘一直愁眉苦脸,有一天芙儿再次前来送饭时便忍不住问了句。

“舒姐姐,这几日你怎么每天都在愁眉苦脸的,有什么事吗。”

看了看眼前的宫女芙儿,奶娘勉强的浮现出了点笑容。

“我假期到了,马上要出宫一个月了,可这小皇子确无人照顾了。”

说完这话奶娘再也没有忍住,哭了出来,旁边的芙儿想了想。

“只有一个月吗,贵妃这几日便出宫可能要一个多月时间才能回来,如果只有一个月的话或许我能帮忙照看。”

听到芙儿的话奶娘无比开心,如果其他人的话她一定不会放心,但芙儿为人和善,是绝对不会伤害小皇子的,平时小皇子也和芙儿有过几次接触,在和芙儿商量了后,奶娘这才放下心了。

几天后贵妃出宫,芙儿来到这别院内,奶娘给了些碎银生怕小皇子会吃亏,之后又交代了小皇子一个月后便会回来,小皇子很是懂事并没有阻拦只是有些依依不舍。

201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