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说完挂断了电话,十几分钟之后,一辆红色吉普冒着风雨赶来,赶在我淋成落汤鸡之前将我接到了车里。

我这边刚拉开车门,就看到丫真的提着刀子下车,一脸虎气的说:“让那个王八羔子出来,老娘今天非剁了丫的!”

那摸样简直比她失恋还要凶悍。

我禁不住笑了,一把拉着她的手说:“犯不着,狗咬了你一口,难不成你还要咬会来不成?”

“可咱也不能让他就这样欺负吧。”闺蜜红着眼看我,这一刻,我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有闺蜜如此,还要男人干嘛,全都是浮云。

“走吧走吧,我们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老地方去。”我说着将她扯回车里。

一路上她都怒气难平的样子,各种吓死人的话说了不少。

然而我却只是笑,无声的笑笑。

何必呢?没必要为了一个伤害自己的人,不好受,这只能是用别人的错误给自己找罪。

——

一路无话,小吉普在风雨中穿行着,当我跟闺蜜来到街心酒吧时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人声鼎沸,刚进场子就见到一双双觅食的眼围着我跟闺蜜打转。

这一刻,我像是又重新回到了二十多岁的那会,我跟闺蜜还有几个人在街心玩。

各色各样的男人围着我们跳舞,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充斥在鼻息间,混合着烟酒味道。

举目望去,随处可见的欲望。

今夜,我不想再管那么多东西,只想在这夜色中沉沦。

随着音乐起舞,我跟闺蜜放肆的扭动着身躯,仰头将一瓶瓶冰冷的液体灌入喉咙。

酒精的辛辣暂时让我我忘记内心的苦。

一杯接着一杯,喝道最后我感觉世界都是混沌的,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仿佛要将整个人拉扯开来,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胃部的灼热提醒我要吐,我用最后一丝理智把控着自己凑到闺蜜耳边道:“我去洗手间。”

“好!赶紧回来哈,我等你!”闺蜜扯着嗓子喊道,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大,像是鬼魅般吸引着某些生物。

而我,“呕——”还没等冲进厕所就已经吐了,胃里翻江倒海仿佛要将心肝肚肺一并吐出般。

污秽之物失控的奔涌而出,混合着眼泪,此刻的我,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勉强站直了身子,用袖子擦了擦嘴,正打算去找我闺蜜,转身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我含含糊糊道,打算走,却被人抓着袖子给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脑子晕得厉害,我有些不耐烦的抬头,看到拉着我的男人面色很复杂的看着我,一双深邃的眼睛宛如浩瀚的大海,里面酝酿着惊涛骇浪要喷薄而出。

这样看人的感觉太奇怪了。

“你……”——呕,刚要说话,我又吐了个昏天黑地。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到自己别人打横着抱了起来。

我试图挣扎,然而那温暖有力的怀抱却让我提不起半点力。

整个人软绵绵的,就好像泡在水中一般。

他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