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甜蜜的想念中,我沉沉睡去,将所有的不快,就全都抛在昨天吧,明天,我又是满血复活的美少女啦!

工作依然忙碌着,生活依然继续着,这两天我和小蛮、亮子、大春的四人微信群“沪上四人组”却一直静悄悄没有半点消息(对,我们又改了群名称了,哈哈哈),我给小蛮发微信,问她亮子怎么样了,小蛮回我说:大春说跟他聊过了,应该没事儿了,等他冷静下来就好了,淇淇你别担心。

说到底,我还是贪心的,有了柳一澄这个新欢,还是希望能有亮子他们这样的旧友,人啊,贪心得狠呐!

跟小蛮聊着,提到下周春节放假回家的事,我说我还不知道什么时间能走,等雯姐和柳一澄回来问问,如果没什么事儿就回家,小蛮说到时候一起回家。每年,我们四个如果状况允许都会一起坐高铁回家的,希望今年我们四个人还能一起回家。

我迫不及待地数着时间,终于等到柳一澄节目录完了,虽然拖延了半天,但是一切都还挺顺利的结束了,周五晚上收到柳一澄的微信:天淇,我上飞机了,好想快点见到你啊!

是啊,我也是啊,我也好想快点见到你啊,柳一澄!带着这样的期待,我终于在辗转反侧中入睡。

第二天中午,我正看着电视等着外卖披萨,门铃声响起,我正想着“今天外卖好速度啊”,打开门,却被一个裹挟着冷风的温暖怀抱迎面拥住,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竟然是柳一澄!他回来了!

头深深埋在他的胸口,他紧紧拥住我:“天淇,可把我想死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忍俊不禁,在他怀中轻轻笑了起来,有开心,有喜悦,也有甜蜜。

过了好一会,他才放开我,然后用手捧着我的脸,左看看右看看,我轻轻握住他的手问他:“看什么呢?我早上洗脸啦!”他边看边说:“几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就是想好好看看我的宝贝!”说完“啪”的亲了我一口,闹得我瞬间红了脸。

许是我终于敞开自己的心接纳了他,他对我更是亲密了几分,回来之后就一直黏着我,外卖披萨来了之后,我俩一边吃披萨一边说着话,他刚回来,今天倒个时差明天就要去北京了,某卫视春晚彩排,再过三四天的下周就是除夕夜了。

我递给他一个剥开的橘子:“看你忙成这样,都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他坏笑着非要我喂他吃橘子:“怎么?心疼我啦?喂我!”

我一边笑一边掰开橘瓣塞到他嘴里:“快吃快吃!堵上你的嘴!”

我们俩嬉闹着,欢笑着,突然之间竟让我有种很新鲜的爱情的感觉,仿佛初恋般,但却更加真实鲜活!以前跟方翌晨在一起,由于我们从小就相识,长大后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内心里笃定着这就是陪伴彼此一生的爱人,所以似乎总是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就像细水长流,深沉而悠远,虽然不在一起有好几年,但是这脉脉的温情却是渗入了骨子里的,而现在跟柳一澄在一起,是真实鲜活的,是激情喷薄的,是灿烂张扬的,仿佛酷夏久盼的一场暴雨,瞬间浇湿了我的全身,顿时让内心清凉畅快,四肢百骸都是为之一振的酣畅……

我真的好久都没有体会爱人近在咫尺的感觉了……

看着身旁的柳一澄,不自觉地,我伸手轻轻触碰了下他的脸,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柔软与温度,我的心被一种愉悦而踏实的感觉充盈,心尖上砰砰跳动着的热血涌上了脸颊,绽放出一朵微笑的花。柳一澄轻轻捉住我的手,转脸看着我,漂亮的眼睛里倒映着我那微笑着的脸,突然长密的睫毛跳动了一下,转瞬间眼波荡漾,无限柔情四溢,他猛地凑脸过来,热烈地吻住了我的唇。

一个热情洋溢、绵密悠长的吻,仿佛要吻到地老天荒,仿佛要吻到沧海桑田,仿佛要吻到我和他融为一体……

他的唇是如此的热烈而滚烫,柔润的舌尖不费吹灰之力便破城而入,疯狂地攻城略地……起初我的意识还是清楚的,可是渐渐的随着唇舌的温度高涨,我的整颗脑袋都开始发烫,开始膨胀,感觉是一种快要爆炸的窒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片唇瓣终于猛地分开,我们剧烈地喘息着,柳一澄捧着我的脸,彼此的额头相触,他的声音沙哑而情浓:“天淇,我爱你……”

仿佛一道闪电,劈开我混沌的大脑,我有多久没有亲耳听到“我爱你”了?似乎很久很久了,上一次听到仿佛是很久很久前方翌晨这么面对面地对我说过……突然之间,大脑中一片焦麻的感觉瞬间蔓延,我的眼睛颤抖着,泪腺被击中,瞬间,我泪如雨下……

柳一澄看到我突然落泪不止,有点慌了,他一边不停用手擦去我噼里啪啦落下的泪珠,一边慌乱地哄我:“淇淇,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了呢?快别哭……别哭啊……”

看着他慌乱紧张的神情,丝丝甜蜜在心尖上化开,突然之间我觉得喜悦得说不出话来,哭着哭着,却又扯出来一个甜蜜的笑来,然后我一下子抱住了柳一澄,破涕为笑,心花怒放……

柳一澄见我终于笑了,他拥住我,轻轻地用手抚着我的背,像哄小朋友一样地哄着我:“淇淇乖……”

我伏在他的肩头,带着甜蜜而轻啜的声音:“一澄……”

他轻声地“嗯”了一声,我能感受到他紧贴的胸腔在轻微的颤动,我本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又轻声地唤了几声他的名字“一澄……柳一澄……”

我唤他一声,他便“嗯”一声……

我本想说的是:一澄,我也爱你……

2018-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