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哀嚎着开车回到家,一下子扑进沙发里,一边哭一边骂,方翌晨你他妈不是人!方翌晨你是个混蛋!方翌晨你怎么会甩了我?!

越想越伤心,方翌晨,我是林天淇啊,我们5岁就认识了啊,认识差不多22年了啊,你怎么忍心抛弃我啊?!

是你说过你回国了之后就来娶我的啊,你不是说今天回国嘛,为什么却跟我分手啊?

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死心,我继续拨打他的电话,依然是关机,这个时间还是巴黎的傍晚,他不可能不开机啊,可为什么一直是关机呢?!

发了无数条微信依然没有回音,仿佛石沉大海,我定定地看着手机,突然发现朋友圈冒出了红点点,鬼使神差地点进去,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就在刚刚,方翌晨发了朋友圈,写着“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配上九宫格照片,点开全是他和莫宁的双人照片,或是在欧洲街头的阳光下,或是在某个房间里,他们或是脸贴着脸,或是手拉着手,甚至还有莫宁亲吻他脸颊的自拍……

我是真的被甩了!!!

突然微信消息响个不停,小蛮发来方翌晨朋友圈截图语音问我:“淇淇淇淇,你跟姓方的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他今天回国吗?他朋友圈发的这女的谁啊?!”

然后亮子也发了消息过来:“大淇子,哥在开会,姓方的TM是什么意思?!”“等哥开完会给你电话!”

然后……我们曾经共同的朋友都开始给我发消息,都在问我我跟方翌晨是怎么了,姓方的那朋友圈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回他们消息,但是消息响个不停,甚至还有电话也打进来了……我的头好痛啊,像炸了似的,痛得快要受不了了!索性,关机,闷着头窝在沙发里大哭了起来!

等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只听到耳边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我好像哭着哭着睡着了。咚咚咚的声音一直响着,我花了好几秒才意识到有人在敲门,不对,应该是砸门了。

从沙发上艰难地爬了起来,打开门,看到小蛮、亮子还有大春三个人站在我的门前,亮子手里还夹着烟正往嘴巴里塞,看到我,三个人齐声大呼小叫起来:“你终于开门了啊!”

看着他们仨,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唰的冒了出来!

“好了好了,淇淇乖,咱不哭哈!”小蛮抱着我,轻轻地拍我的后背,把我往房间里挪着,回头跟亮子和大春说:“你们快进来,把门关上!”

我们进了门,小蛮把我拥到沙发上坐好,亮子放下手里拎着的袋子叮铃桄榔地扔在了茶几上,忿忿道:“大淇子,你跟姓方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给哥说说,哥给你做主!姓方的要是敢欺负你,我就去法国找他揍死丫的!”

大春也围在边上,一直点头:“对对!我跟亮哥一起去揍丫的!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小蛮踢了踢他俩,白了一眼,“起开,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就揍来揍去的,这样好嘛?!”

大春一脸讨好地看着小蛮,贱兮兮地说道:“对对,还是我们蛮姐说得对!我们先问问淇丫头怎么回事啊!”

“大春,谁是你蛮姐?!你把我都叫老了!”小蛮一记爆栗敲在了大春的脑袋上。

“行了你俩,消停点,快来听听大淇子说说怎么回事吧!”亮子拎着大春的衣领,把他从我身边挪开,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搂着我的肩膀晃悠着:“来,大淇子,跟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快别哭了,再哭咱就不美了啊!来跟哥说说哈!”

小蛮坐在我另一侧,大春只好坐我对面的茶几上,三个人跟围观大熊猫一样地看着我,我还在哭哭唧唧眼泪不停,一边哭一边抽噎着:“他说……跟我分……手……说对……不起……我……”

“王八蛋!”小蛮比我还激动地叫了起来,“姓方的为什么跟你分手啊?!就因为照片里那个贱人?!”

“我也……不知……道啊,但他跟……莫宁就是……在一起了啊!”

“莫宁?莫宁是谁?”亮子抽了纸巾给我擦了把脸,“快别哭了,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啊?”

我吸了吸鼻子,接过纸巾狠狠地擦了把脸,稳了稳情绪:“我早上去机场接他,可是一直没接到他,然后打他电话也关机,后来,后来他给我发了个消息,说分手……”提到分手,我又哭开了……唉!

“什么消息?给哥看看!”亮子从地毯上捡起我的手机,塞到我手里让我开机。我开了机,打开微信给他们看方翌晨发来的那条分手消息。

他们仨看完,互相对视了一下,突然不说话了!

沉默了一下,亮子小心翼翼地问我:“这个莫宁是谁啊?你认识吗?”

我点了点头,老实地回答:“认识!你们还记得前两年我去法国看过晨哥嘛,那时候他们是合租室友。”

“我靠,一男的跟女的合租,肯定会出问题的!”大春拍着脑袋嚷嚷开。

“你嚷嚷什么呀你!”亮子拍了下大春的脑袋,看向我:“他们俩合租的?你当时没看出来他们之间有什么奸情?!”

“什么奸情呀,那时候他们是三个人合租的,莫宁跟她男朋友一起,还有我晨哥!”我翻了翻泪汪汪的白眼,委屈地说道。

“三个人合租,那贱人跟她男朋友,然后方贱男又勾搭了她了?!”小蛮气愤不已,连着对方翌晨的称呼都改变了,然后看着大春和亮子说:“你看看你们男人,什么德行啊这是?!”

弄得大春一脸委屈地辩解着:“蛮姐你放心,我绝对不是这样的男人!我只对你一个人忠心!”

被这三人搞得头更大了,我刚要撇嘴继续哭,亮子一拍我肩膀,大声说道:“大淇子,为了这种始乱终弃的人有啥好哭的!来,我们陪你喝酒,咱忘了这些伤心事!”

三人手忙脚乱地从拎来的袋子里拿出了啤酒,还买了我最爱的蒜泥卤鸡脚和卤鸭翅,还有薯片和辣条。

他们陪我哭哭闹闹到很晚,最后我也不知道我是喝了多少酒,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是中午11点了。

2017-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