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初冬的清晨,天刚微亮,一栋老式洋房里震天的闹钟声乍然响起,从粉色被子下伸出一只细白的爪子熟门熟路地抓住闹钟关掉,细白爪子刚缩回被子里,另一阵闹钟声又开始闹腾起来。

“啊!”一声尖叫,粉色的被子突然被掀起,一个乱蓬蓬的鸡窝头从被子里诈尸般冒了出来。鸡窝头呆愣了两秒,突然声声不迭得叫唤起来,“啊,晨哥!晨哥!”

鸡窝头迅速爬下床,飞奔到卫生间开始洗漱,15分钟后,鸡窝头迅速地改头换面,老式洋房里走出来一个清爽美丽娇俏可人的少女。

哈哈哈哈哈哈,对!我就是这个清爽美丽又娇俏可人的少女——林!天!淇!

找到我那小破车,迅速开上路,今天可是有大事的哟!

啊,我的晨哥!我的晨哥今天终于回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一路跟着车载音响里的high乐狂high,我都无法形容自己快要飞起的激动心情了!

06:45,许是时间太早,去往机场的高架上并没有很堵,我几乎一路顺畅到达T2航站楼。停车场,找到晨哥的航班出闸口,哈哈,8点整,晨哥应该10分钟前就下机了,再等他边检拿行李过海关,再等一会就能见到了!哇噻,想想就好激动啊!

今天出闸口小姑娘似乎多了点,熙熙攘攘的,不知道这么大清早来干嘛的,我是没心情看她们干嘛了,我就专心地等着我的晨哥啦!

不断地拿出手机看时间,同时也不停地给晨哥打电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晨哥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我欢快地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安慰自己道“急什么急什么!晨哥肯定还没来得及开机呢!”

出闸口陆续有旅客出来了,我翘首以盼,然后不远处那帮聚集的少女们突然开始热闹起来。

又打了晨哥的电话,依然是关机,我不死心,于是给他发微信,连发了几条“晨哥你到了吗?”“你出闸了吗?”“你什么时候出来啊?”

可是,却依然没有回复。

说实话,我有点懵啊,明明是巴黎到上海今早到达的这班航班啊,我肯定不会搞错的啦!一定是晨哥还没来得及开手机的!哦,不,说不定他是担心手机国际漫游,所以没开机呢!

晨哥全名方翌晨,是我从小到大的发小,我俩一个小区一栋楼里长大的,又在同一个幼儿园、小学、中学读的书,所以自小相熟。情犊初开的年纪里,我们有彼此相伴,一起学习一起玩耍,我们之间有个很美好的约定,那就是:我们要一起考上XX大学,然后正式成为情侣!

可是,等我们上了大学在一起之后,晨哥在大三时便去了法国留学了,然后等我毕业的时候,晨哥又继续留在法国读起了研究生,后来,又留在了法国实习、工作,这期间,我只是工作第一年去法国看过他,因为刚毕业的第一年比较穷啊,又不好意思跟我爸妈再开口要钱,我来回的机票都是我攒了几个月才攒下来的呢!

现在,我大学毕业三年后,晨哥终于要回国啦!前两天晨哥跟我视频的时候,扬了扬手里的机票对我说:淇丫头,我后天的飞机就回国了!然后还跟我说让我不要太激动,激动到睡不着啊!他可不想那么久看到我我却顶着个熊猫眼呀!我被乐得哈哈笑个不停。

想到就要见到晨哥,然后他再也不会走了,然后我们俩终于可以又腻在一起了,我真是激动得想哭啊!

我一边等一边发微信,突然出闸口的热闹了起来,“来了!来了!”“澄哥出来了!”不远处的少女们突然躁动起来,一边小声地呼唤着,一边往出闸口聚拢来。

晨哥?!

听到有人叫晨哥,我激动地抬起头,只见出闸口出来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高个子男生,几个机场保安围拢着他,那群躁动的少女们瞬间包围了他。

“啊,不是晨哥!这谁啊?!”我失望而纳闷地嘟囔了一句。

“什么不是澄哥啊,这就是澄哥本尊啦!你还是柳橙汁嘛?!”旁边经过的一个少女突然回头来对我激动地尖叫了起来。

好吧,吓我一跳!但,好像真不是我的晨哥嘛!

2017-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