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客官请问您要点什么?”

“一壶酒,两个下酒菜。”

大齐与月氏边境的一家客栈里,带着斗笠遮面的骆羽邜声音清冷,好像冰冻了许久的寒冰。

“好嘞!”

小二哥虽然看着骆羽邜态度冰冷,但是却依旧应了声,扯开了自己的调子就进了后厨。

“骆大人,此行……”

“说重要信息。”

坐在骆羽邜身旁的一名男子本想要开口再交代些什么,却被骆羽邜无情的打断。

“是!”

那男子好像已经习惯了骆羽邜的态度,吐字清楚的道,“这次的目标人物大齐九王爷王爷齐墨,如今人歇在了大越驿馆,上头有令,不能让他活着踏进月氏。”

说着,那男子四处打量了一眼又到:“那九王爷自小风流成性不学无术,所以上头让您用……”

“知道了。”骆羽邜听着,只淡淡的应了一声便又打断了那男子的话,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味道。

“今夜子时,首级奉上。”

说完,骆羽邜房子放在了一块碎银子便起身离开了客栈。

深夜。

“咚咚咚!”

“谁?”门内传来一个极具磁性的声音,随即骆羽邜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谁?”

那门内的人又问了一句,骆羽邜却依旧没有回答,仿佛料定了这门一定会开一样,站在那里十分有耐心的等着。

“吱呀!”

果不其然,门开了,而顺着骆羽邜的视线,只见一个只在下身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映入了骆羽邜的眼帘。

齐墨。

骆羽邜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便是所有人口中的那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王爷,嘴角立时就勾起一个魅惑的笑意,语气娇嗔的道:“奴家见过九王爷,奴家今夜是专程奉了刘郡守的命令,先来服侍王爷的。”

说完,骆羽邜还不忘勾了齐墨一眼。

刘陆?齐墨心中立时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这次他在各处游历,一路上颇为辛苦,却没想到,这个刘陆竟然还是个识时务的,知道投其所好。

这样想着,齐墨的嘴角立时漾起了一个轻佻的笑意,随意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容貌绝美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个刘郡守挑美女的眼光真是不错,就看这个女人身材高挑曲线完美,五官精致而美丽,一头墨色的长发束成一个坠马髻露出了自己颀长优美的脖颈,使得眼前的这个女人透着极大的魅力,诱惑着齐墨的身心。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女人的妆化得太浓了一些,加上房内的灯光幽暗,自己也有些看不真切那女人的面容。不过倒是那一双眼睛,清冷中带着魅惑,忧郁中带着笑意,让齐墨的心忍不住的就是一颤。

“王爷~”

骆羽邜感受到了齐墨放肆而轻佻的眼光肆意的打量着自己的身子,也没有半点着恼的模样,而是浅笑着向前走了一步,大胆的走进了齐墨的房间里,连带着将门关上,眼波撩人的看了齐墨一眼。

真是大胆,自己还未发话,这女人就敢闯进自己的房间,不过这模样,却还真让人难以拒绝啊!

齐墨听着骆羽邜低沉婉转的声音响起,又见骆羽邜身姿曼妙,眼眸中划过一丝深色,嘴角上的笑意却是越发轻佻,整个人站在那里似是在等这个大胆的女人下一步动作。

骆羽邜的手指很凉,见齐墨没有拒绝,动作更加大胆起来,只见她的手指自齐墨的薄唇开始,只停留了片刻便轻轻滑下,滑过了齐墨精致的下巴,蠕动的喉结,坚实的胸膛,让齐墨觉得有些微痒微凉,却像是一把火,直接痒进了自己的心里……

骆羽邜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男子真的很帅,倒是当得风流一词,那一双迷离的桃花眼,似是带着无尽的风情,就像三月江南烟雨一般,雾气朦胧的,却让人移不开眼。那硬挺的鼻梁,薄凉的嘴唇,犹如雕刻般的面容,加之那一身蜜色的肌肤衬着坚实的肌肉,骆羽邜只能一边赞叹一边惋惜。

可惜了,这样的一个祸害今夜就得丧命在自己的手中了。

她的手指一直顺着齐墨的身子滑到了浴巾的边缘,就见她抬眸看向齐墨,那一双眼眸中已有了情欲,不由露出了调皮又蛊惑的笑意,继而手指勾出那浴巾的边缘向前轻轻一拉,便将齐墨与自己又拉近了几分。

“王爷~还等什么呢?”

此时的骆羽邜身子已经紧紧的贴在了齐墨的身上,踮起了自己的脚靠近了齐墨的耳边轻轻低语了一声,说完,还不忘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齐墨的耳垂,让齐墨的身子又是一紧,身子一动便将骆羽邜按在了门上,一低头就望进了骆羽邜那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里。

他的身子此时已经像着火了一般,低下的眸子又看到了骆羽邜胸中一颗红色的朱砂痣,让自己的心思又跳了跳。

他没有想到的是,向来自制力极佳的他竟然会在这个女人面前丢盔卸甲,不过只是几句话,几个眼神,几个不经意的动作,就已经让自己难以克制欲火,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够厉害。

这样想着,齐墨也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见着眼前的美人欲拒还迎的模样,自己再不出手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一些,于是只见齐墨勾唇一笑,勾身低头便准备去一亲芳泽。

“哎,王爷……”只是骆羽邜此时却是将头一偏,让齐墨的那一吻印在了自己白皙的脖颈上,声音似嗔似怒,“就在这里,太委屈奴家了。”

齐墨闻言微微挑眉,口鼻因为贴到了骆羽邜的肌肤而闻到了一副清新迷人的体香,让自己心神一荡,所以虽然他看穿了骆羽邜这个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却也并不准备拆穿,而是笑意浓浓的道:“小妖精,今晚怕是不想出这个门了吧!”

说完,就见齐墨一弯身,竟然直接就将骆羽邜抱了起来,转身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被抱起来的骆羽邜见状嘴角轻扬,眼眸里迷蒙似水,伸手柔柔的勾住了齐墨的脖子,将自己的头轻轻的埋进了齐墨的胸膛蹭了蹭道:“原本王爷还想出这个门啊!”

2017-2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