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夜里踽踽独行,看不见一点希望。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想要幸福和快乐,可是真正得到幸福和快乐的人,又有多少。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吞过安眠药。

那个时候的我还以为吃那么几颗药丸就可以一了百了了,结果,睡上一觉后睁眼,依然是这个让我恶心的世界。

后来也曾经计划过要在某天放学的路上闯红灯,让那一辆辆车子从我身上碾过去算了。

当时的我,真的是痛不欲生。

如果,如果不是那个叫夏天的少年,我一定已经投胎了。

虽然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对他不是爱,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他,感激他曾经给予过我一点温暖,让我可以活到今天。

一回想自己当年为了夏天每次考试都要拿第一的发奋,就觉得那时候的样子——成绩优秀品德良好,家长眼中的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简直是个神话。

因为夏天长得好看,又会打球,几乎是全班女生的白马王子。而当时的我却不是最漂亮的女生,而且论家庭背景,也是配不上夏天的。

从小见惯了父母吵架打架,也从小见识到了世态炎凉,我逐渐有了一张喜怒不形于色的面孔,凡事小心谨慎,不多说一个字。

即便在学校或是在家里受了什么委屈,我都可以欢天喜地的样子。我的伪装就像变色龙一样,差不多可以去当演员了。

但是高一时,纯纯第一次见到我就毫不留情地直戳我的痛处,她鄙夷的眼光将我里里外外扫射了一遍,才说,你怎么这么虚伪。

纯纯说话一向一针见血,而那天,在她嘲笑的语气里,我也差点就哭出来了。

可是我狠狠用指甲掐进手心,我不能哭,死都不能哭。而我至今也想不明白,我那时究竟是自卑还是自尊呢。为了考试第一名,可以像傻子一样成天只知道念书。偶尔考了第二名,就会用针使劲扎自己手心。

纯纯知道这些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大骂我是疯子。我还记得她当时愤怒和惊讶而瞪大的双眸里,映着我万年不变的冷漠面孔。

我真的不会大哭,也不会大笑了。

在那些苍葱岁月里,和同龄的女生一起看浪漫的偶像剧时,她们要么纷纷大笑,要么泪眼涟涟。

而我,明明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却还虚伪地跟着一起僵硬地微笑。

小学的同学曾经给我起了个外号,林黛玉。

我还以为,她们也只是觉得我比别人爱学习,在一群活蹦乱跳的女生中比较安静。

后来我和以前一个小学同学聊天时才知道,她们对我的评价是古怪孤僻。

我边哭边笑,他们以为我百毒不侵,我以为自己刀枪不入,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遍体遴伤百毒侵尽。

伤痛结好了的痂,我总是常常会忍不住去抠,直到流血才心满意足地停手。

即使纯纯在炎热的夏天拼命用尽全力抱住我,我依然心凉如冰。

纯纯努力地给我温暖,可是仿佛有一层隔膜,那么近的温暖,我偏偏触摸不得。

那个同样将我一眼看穿的少年,性格温润如玉。第一次愤怒地打了我一巴掌时,他声音颤抖得厉害,他说,如果这一巴掌不能把你打醒,我就打第二巴掌,再打不醒,我就从市贸大厦顶楼跳下去!

他把我死死地抱在怀里,咬牙切齿地说,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如果没有你,那我也只能去死了。所以,求求你为了我,活着。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见,我只是保持着一张呆滞的面孔,纹丝不动。

后来我就绝食,纯纯哭着拿水往我嘴里灌,我使劲挣扎着,却依然有清凉的水流入喉中,我忍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要将五脏六腑也一并咳出来。

我没有想到苏念远会把夏颜带来,夏颜静静地看着我,很久很久才开口,人死不能复生。没有周城,你还有爱你的很多人,包括你的父母。

我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目光呆滞毫无生机。

之后,夏颜临走之前说的一句话,终于让我忍不住泣不成声。

她说,周城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

周城周城周城。

那是我年少轰轰烈烈深爱过的少年,哪怕以后我会爱上其他人,我会和别人结婚生子,都一样会深爱他。

他是我的在劫难逃。

他是我的万劫不复。

2017-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