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日……

二斌吓得直哆嗦,举着板凳护住脑袋,狗啃屎一样趴在地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枪响,腿肚子都抽抽儿了。

“我草你妈……”这时,关宁举着垃圾桶一把砸向宝马,各种垃圾漫天飞舞,黄毛和司机不得不躲,枪声暂歇。

人影闪过,半截防撞梁砸在司机头上,直接楔出拳头大的洞,鲜血汩汩地往外冒,人立马就不行了。

干翻一个!

关宁对敌人向来下手极狠,既然敢跟老子动枪,就别怪自己命短。

黄毛见同伙儿折了,二话不说冲上来,手掌一翻又换成军刀,这身手绝对职业。

关宁心神一凛,谨慎地退了两步,攥紧防撞梁,粘稠的鲜血滴滴答答落在身前马路上,溅起朵朵血花。

黄毛虽然冲着关宁下手,但眼神儿却飘忽不定,按理说,这种人根本不会为同伙报仇,拉人垫背才是他们的专长。

所以,关宁没敢乱动。

果然,黄毛刚冲了几步,另一只手又掏出手枪,对准宝马车的后排。

卧槽,想灭口!

没有犹豫,关宁猛扑过去,手里的防撞梁挂着风声,呼啸着砸向黄毛,如果他敢开枪,必然是一命换一命。

黄毛没有选择,转身、出刀。

关宁人在半空,避无可避,只能用胳膊挡住要害。

噗……

军刀扎进手臂,完全贯穿,不留余地。

不仅如此,黄毛继续用力,军刀向前推进,直到被关宁的肋骨膈住才停了下来。

鲜血瞬间染红关宁半个身子,看起来格外恐怖,但他也不是吃素的,防撞梁同时干在黄毛肩上,再偏一点儿就能把脖子抹了。

“呜哇、呜哇……”远处响起警笛,警察到了!

黄毛身体一颤,知道今天的事儿败了,看了关宁一眼,转身就走,一条胳膊无力地垂在一边儿,洒下一路腥红。

关宁右手捂住肋下的刀口,一阵眩晕。

好险!

“哥!”二斌看着血人一般的关宁,发出一声怒吼,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拎起板凳就想过去。

“曹!”关宁暗叫糟糕,感动之余也暗骂二斌这小子愣头青,黄毛这种亡命徒谁碰谁倒霉,现在上去妥妥的白给。

“站住,有种亮个号再走!”关宁大喝一声,指着黄毛挑衅,二斌被他一嗓子也给摁住了,没再上前。

“傻b!”黄毛没见过这么缺心眼儿的,哪有管职业杀要名字的,这不是作死么?

关宁眼珠一转,冷笑道:“你给我听好了,光明区市场这块都归狍哥管,你个小b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扑通……

不远处,狍哥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弹簧刀差点插屁股蛋子里,指着关宁话都说不利索了:“小、小王八羔子,你别jb瞎扯!”

黄毛本来还不知道狍哥是哪个,这下算是记住了,三角眼阴瘆瘆地瞟了他一眼。

完了……

狍哥一哆嗦,屁股下面渗出一滩水来,自己肯定挂上号了,以后就排着队等死吧。

“你个狗日的,给我等着!”狍哥拿着刀子指了指关宁,撂下句狠话,连滚带爬地跑了。

黄毛脸色阴沉地瞥了关宁一眼,钻进路边的胡同不见踪影。

“哥,你咋样?”二斌跑过来扶住关宁。

“快看看车里。”关宁惦记女孩安危,和二斌一起拉开宝马车门。

“哪有孩子?”二斌愣乎乎地挠着头问。

宝马后排只有一个晕倒的壮汉,半张脸插满了碎玻璃,皮肉翻滚、鲜血直流。

“怎么跑了?”关宁皱着眉头四处打量,除了看热闹的人群,哪有女孩儿的身影?

哔哔……

几声高音喇叭,一辆警车缓缓开过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下车。

“哥,咋办?”二斌从小生活在社会底层,对警察有种天然的畏惧。

“别怕,你照实说。”关宁心里叹口气,女孩儿一跑这事儿就变复杂了。

“怎么回事儿?谁报的警?”带队的男警官三十出头儿,板着脸、语气不善。

“我,我打的110。”二斌弱弱地道。

“张队,你看……”站在后面的女警惊呼一声,指着地上的弹壳,“有人开枪。”

关宁看了一眼说话的女警,发现是个见习生,脸蛋子白里透红,粉嫩粉嫩的,配上英挺的身姿,散发出一股娇憨的可爱劲儿,明显是刚出校门的雏儿。

“摁,看见了。”张警官鼻子里哼了一声,明显有些不满。

女警呆萌地吐了吐舌头,估计也发觉自己说错了话。

“叫救护车,其他的人先铐上,通知刑警队!”张警官一脸烦躁地摆摆手,涉枪就不是治安案件,他想操作也会被动很多。

“嘶!你胳膊……”女警拿着手铐指着关宁的胳膊惊呼,关宁胳膊上插着刀,直接钉在胸口上,看得人胆颤心惊。

“小彤,你怎么一惊一乍的?警校里的训练都忘了么?”张警官训斥道,“还不赶紧上手铐!”

“啊?这样还铐?”小彤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

“怎么?我没说人话么?”张警官怒道,狍哥私底下没少给他安排,刚才已经打了招呼必须给点儿教训,“这种人看着可怜,谁知道他会不会背后捅你一刀?”

“警官,过分了昂!”关宁扫了他一眼,心里明镜儿似的,懒得搭理对方,迈步朝躺在路边的垃圾桶走去。

“你很蹿啊!谁让你乱动的?”张警官眯着小眼睛,一把扯住关宁的军大衣。

“滚蛋!”关宁沉默了两秒,继续朝前走,“办事儿前先想想狍哥兜不兜底,别把自己折进去。”

果然,张警官抓着军大衣的手僵在半空,现场开了这么多枪,明显不是一般混混玩得起的,他要真敢搞小动作,就凭狍哥这点交情明显不够看。

关宁坐在垃圾桶上,浑身血腥,腰挺得倍儿直,那气场杠杠的,要是他平时摆摊儿有这个架势,还愁没生意么!

“哥,服了!”二斌带上手铐一路小跑过来,悄悄说道。

“法治社会,过去那套不好使了。”关宁一笑,“回头去街道司法所参加个培训班儿,学点法律,以后跟人干仗也不吃亏。”

二斌猛烈地点头,恨不得现在就去报名。

正说着,张警官电话响,他接了之后先是一愣,脱口而出道:“绑架?”。

随后,眼睛瞟向关宁,一只手条件反射地摸上腰间的枪。。

关宁立刻察觉不对,这家伙想玩儿阴的!

他撞了下二斌低声道:“记住,咱俩不熟,今天的事儿你啥都不知道。”

“啊?”二斌懵逼。

关宁毫无征兆地一跃而起,转身一脚,垃圾桶被他踹飞向张警官,对方刚把枪拔出来,被砸个正着儿。

“站住!”张警官大喝一声,朝天连开两枪,周围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一片尖叫。

关宁头也不回地冲向人群,速度奇快,三晃两晃钻进胡同。

张警官象征性地追了两步,停下脚步,嘴角微微扬起,对着电话小声道:“果然不禁吓唬,我摆了个姿势就给吓蹿了。你的消息靠谱么?被绑的真是中为集团总裁的女儿?”

救了总裁千金的关宁这会儿却有些狼狈。

“呼……真特么倒霉!”在迷宫一样的胡同里蹿了半天,关宁总算凭借着十年前依稀的记忆找到了方向。

不过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这一跑没事儿也变有事儿了。

本来自己的身份就敏感,现在沾上了枪案、绑架,不用问,抓住就得枪毙。

酒鬼师傅,你可把老子害惨了!

天冷的要命,外面也没什么人,关宁胳膊上插着刀,脚底板嵌着钢珠儿,深一脚浅一脚地贴着墙根儿前行,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关宁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四处张望,准备找个地方处理下伤口,没想到突然看见一个人影在墙角缩着。

靠!这不是刚才宝马车上那女孩儿么?

2017-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