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张妈更加压低了声音,“这是老爷亲自说的话。”

“什么?”童安宁不敢置信地瞪着张妈。

爸爸都脑梗塞了,还能说出这么清醒的话?

张妈紧张地一把捂住了她的唇,“小姐,老爷他……”

张妈说到这里,忽然顿了口,随即意味深长地说道,“您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

张妈离去后,童安宁的大脑还处于懵圈的状态。

张妈的意思是爸爸并不是真的脑梗塞?

这怎么可能?

她当场看到爸爸气得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后,她跟着一起去了医院,医生亲自宣布……

不行,她一定要亲自去医院确定这件事情。

若爸爸真的没事,那就太好了,她一定会让陆以琛也尝试家破人亡的滋味,一定。

……

养了三天的身体,童安宁因为张妈的话,吃好喝好睡好,身体很快恢复到出事之前的状态。

三天没有出门的她,所思所想都是如何说服陆以琛让她去医院看望父亲。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的她,只得拿她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孩子当借口。

“少爷在哪?”走出房门的童安宁问一直守候在她房门外的佣人。

佣人见她出来,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指着隔壁的书房道,“少爷在书房。”

童安宁拾步朝书房大步走去。

这三天,男人一天都没来见过她。

自从俩人闹翻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找他,并且是找他示好,童安宁心里莫名打鼓。

敲了敲书房的门,里面传来男人略微疲惫的请进声,童安宁推开房门,披着晨光踏了进去。

入目是仍然清冷的俊颜,眉目间的疲色丝毫不加掩饰,但仍然掩盖不了他的英气逼人和风华绝代。

这是一张经由上帝的手亲自打磨的男人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能叫万千女人为之疯狂。

而她就是被这张脸给欺骗。

童安宁抿了抿唇,迈着小碎步朝男人靠近。

从童安宁一进来,陆以琛的视线便没有看向她,而是依然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只是,童安宁不知道的是,男人的眼角余光没有从她身上移开半分。

等她靠他足够近时,陆以琛忽然朝她招了招手。

童安宁咬牙不想上前,想着自己接下来的目的,最终朝男人走了过去。

当她的视线无意中扫到笔记本电脑屏幕后,她滚烫的血液瞬间变凉。

画面中显示的正是张妈与她咬着耳根子说过的一幕。

童安宁气得胸口一阵阵刺疼,歇斯底里地吼道,“陆以琛,你变态!你竟然监视我?还录下我的视频?”

童安宁忽然想起,三天前,她自杀时,陆以琛赶在最及时的时间冲进了她的卧室。

所以,那时,他就已经在监控她一切行为了?

简直变态到无可救药。

“童安宁,我得提醒你一句,这是我的家,我想知道哪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是我的权利,明白?”陆以琛似笑非笑地紧紧盯着童安宁一副恶人先告状的神情,“童安宁,我好奇的是,张妈神秘兮兮地同你说了什么?”

话落,他长长的黑睫轻眨了两下,掩盖住眸底深处的情绪。

唇角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童安宁本就抱着服软的心态过来,此时听完陆以琛的话,整个人彻底僵硬了下去。

若被这个变态知道张妈同她说的话,没有生病的父亲反而危险了。

就算陆以琛从她这里得不到答案,也有的是办法逼张妈……

怎么办?

童安宁慌乱得手足无措。

开动脑子……

好半晌后,她才梗着脖子道:“张妈让我好好活着,等以后寻机报仇。陆以琛,不用我特意告诉你,你也该明白,我与你早已势不两立,终有一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势不两立?

你死我亡?

陆以琛墨色的眸子突地变冷,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用力拽住她的肩膀,双眸血红,“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童安宁被男人忽然爆发出的强大气场吓得朝后猛缩了一下脖子,这个男人不再是当初的小绵羊,而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还是一头霸占别人领土的恶狼。

他此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童安宁才不会傻傻地以为男人是给她机会杀他。

“生下陆氏的继承人,你是孩子的妈妈,日后,想让他听你的,不是轻而易举?我会将财产留给我的长子,一旦你生下儿子,那么,你便有了与我抗衡之力,你说呢?”陆以琛看着童安宁又一次变得苍白的俏颜,带着蛊惑的声调缓慢响起,充满了诱惑之力。

童安宁死死拽紧了双手,她无法明白这个男人一直提醒她,让她生下孩子是何意?

她和他不再是之前亲密无间的夫妻关系,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样的关系,为何他还要让无辜的孩子牵扯进来?

“陆以琛,我今天过来不是同你吵架,也不是同你遥望遥远的未来,我想我爸爸了,能否让我去看他一眼?不看到他,我的心一直没办法安定下来,这样不利于养胎。”童安宁此时不想再去管陆以琛的心思,也不能一直惦记着他对她家族的伤害,因为她不能她忘记今天过来的目的。

只要确定张妈的话属实,她便找到了主心骨。

只是,她刚才那样解释张妈同她说的悄悄话,陆以琛应该是相信了吧?

毕竟,她已经说得够直白了,而她确实是想杀了他。

可为什么杀这个字眼冲出脑海时,她的心脏抽蓄般地疼?

听完童安宁的话,陆以琛的视线缓慢落至她的小腹上,冷冽的神情一瞬间温柔了起来。

俊颜配着温柔的神色,真真能叫人神魂颠倒。

童安宁别过脸,不再看男人这张蛊惑众生的容颜……

“想见他?”陆以琛明知顾问地反问了一句。

童安宁还未回答,他便好脾气地应道:“可以。”

“……”童安宁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2017-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