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窗外霓虹灯闪烁。

豪华的卧室内,紫色的床幔丝丝绿缕缕倾泻下来,落在童安宁雪白的肌肤上,衬得她肤色更似凝脂般诱人。

可她那张娇美的小脸上不复任何的美人之色,徒留一片沉痛之意。

她……童氏的千金大小姐,从今天起,只是一个受万千人耻笑的落魄千金,一个连自由都没有的可怜虫。

童安宁如玉的手指夹着一张报纸,精致的瞳眸已经在报纸上流连了整整一个小时。

单薄的纸张上,依旧残留着早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凌晨,曾经在帝都风华极盛的童氏彻底宣告破产,童安宁的爸爸气得脑梗塞发作,到现在还未脱离生命危险,而她连个去医院看他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切,全拜于那个男人所赐。

那张曾经无害俊美的男人脸,和这三个月来的惨绝人寰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变了,不再单纯,不再无害,所剩的只有杀戮。

想着那张表里不一的男人即将踏进这间曾经属于她和他的卧室,童安宁唇间的血色瞬间被抽离得干干净净,她一刻都待不下去。

急忙下了床,紫色的真丝睡衣包裹着她娇美的身躯。

纤细的身体亦步亦驱走向窗台。

朝窗外跨出一条雪白的长腿,纤细的手指攀住窗檐,迎面而来的寒风刺入骨髓。

而她如同感觉不到一般。

只要另外一只脚踏出去,一切便一了百了。

她不会再因为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背叛而伤心欲绝,更不会因为愧对父亲从而无脸见人。

心如死灰的她刚将脚抬起,卧室外面传来砰的一声踹门声。

他来了……

那踹门的声音就如同催命符,童安宁吓得身体一颤,她不想见他。

童安宁立马将另外一条腿伸出了窗外。

“你若死,整个童氏……上到你父亲、叔伯侄儿,下到佣人管家,无一人可活。”男人不带半丝情感的声音至背后传来,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凛冽刺骨。

童安宁本就苍白的脸色在听完男人的话后,更似鬼一样没有半丝颜色。

她的前夫……陆以琛先生,此时正在威胁她,不允许她跳下去。

可她怎么会如他的意?

但那张曾经让她迷失到疯狂的俊颜朝她逐渐靠近时,她的心竟然有瞬间的飘摇。

她爱他,就算抹去她的记忆,也没办法改变的事实。

“陆以琛,你去啊,去啊!最好让整个世界为我陪葬!让你全身背满鲜血淋漓的仇恨,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童安宁破罐子破摔地冲着身后的男人大吼了一声。

随即,本就踏出窗外的脚朝着外面猛地跃去,紫色的睡袍在黑夜中,被风鼓动而起,显得异常的绝美。

几乎是在她的双手刚松开窗檐时,男人的身体如敏捷的猎豹冲了过来,将她死死拽进他的怀抱。

随即一个用力,童安宁的身体被扔进柔软的大床,而男人矫健的身躯带着万千怒火朝她压来。

扑鼻的气息如同淬了冰。

童安宁死咬着唇畔,死死瞪着男人英气逼人的俊颜。

在跳下去的那一刻,她的心在狂跳,她舍不得死,她怎么会舍得这个男人?

这个她追了整整一个高中的男人……

她拿命在赌,他对她还是有一丝丝感情的。

她赌赢了!

可男人接下来的话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炸得她四肢俱麻。

“童安宁,你倒是长本事了,敢带着我的儿子跳楼?”

童安宁听闻此话,整个人都懵了,什么?

儿子?

他在开玩笑。

虽然,她和他结婚已有三年,可三年内都没有怀上,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怀上?

在她与他离婚之后?

可男人的神情不像开玩笑。

童安宁心里一时蔓延出一大片的苦涩,比吞了黄莲还苦。

她直到将自己的唇畔咬出了血,血腥味从她的鼻腔里直窜进嗅觉系统,搅得她脑神经突突直跳,才将那抹苦涩逼了进去。

她凛着眉,直直盯着男人,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陆以琛……你让我家破人亡,你觉得,我还会留着你的儿子吗?你覆灭了我的一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说到最后,童安宁的声音已是撕心裂肺。

陆以琛听完童安宁的话,没怒,反而被她的样子气笑了。

轻描淡写地注视着她,像似要在她脸上盯出一个洞来。

童安宁被他的笑声搅得心乱如麻。

就是这么一个笑容,让她曾对他一见倾心,疯狂追求了三年,直到他大学毕业,他才接受了她。

却不曾想,他同意与她结婚,只不过是一个计谋,一个毁灭童氏的计谋。

男人的手朝她的肩侠骨伸来,紧紧控制着她的。

嘲讽的笑从他唇角逐渐蔓延开来,丝丝缕缕窜进童安宁的耳膜内,“既然如此,就给我好好活着,你若死了,如何见证我的未来究竟过得好不好?”

“放开我。”童安宁被男人挟裹着异常难受,她尖声嘶吼着,妄图从男人的压制中抽离出来。

可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的挣扎像一个跳梁小丑,惹得男人讽刺的笑声越来越大。

曾经小心翼翼呵护着她的男人,此时像一个恶魔,童安宁此刻恨他恨出了一个洞。

“放开你?童安宁,若不是因为这里……”陆以琛伸出他恶魔般修长的手指,指腹一寸寸从她的娇颜往下,滑过她光滑的脖颈、前胸,最后停留在小腹上,暧昧地摩挲抚弄,手劲不轻不重,像曾经他与她最恩爱时那样,极尽所能地挑逗着她。

童安宁被他轻佻的动作弄得气极,胸脯剧烈起伏着,想要给男人一掌,可双手双脚都被男人禁锢,半点都动弹不得。

反而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了暧昧的声音。

男人揶揄的眼神毫不留情地刺向她带血的红唇。

童安宁羞耻得恨不得咬舌自尽。

他太了解她的身体……随意一个抚弄,都能让她溃不成军。

可正因为他的这种了解,让她心痛如绞。

因为她曾经就是沉浸在他表面的温柔中,才会蒙蔽了一颗看清他的心。

2017-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