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市,二十年前于改革崛起,市内各行业飞速发展,俨然已在国内发达市中占据一席之地!天中市的飞速发展引起了周边市的崇拜,纷纷到来取经学习!

无独有偶,地安市,十九年前从西部崛起,市内八大行业人才济济,其中的珠宝业更是国内首屈一指!

两市互相竞争,皆有分庭抗礼,一争高下之势!

两市之间的一个小山区,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开始。。。。。。

钟浩然,出生在一个山区普通的家庭,从此体质不好,父母为此忧心。一日,山下下来一位道士,仙风道骨、白衣道服,精神奕奕,从他身上看不出耄耋之年的痕迹!道士寥寥数语,道明了来意,原来想收一位关门弟子,必须是幼年男孩,柴米油盐、吃喝拉撒睡全管!只是年满二十岁方可下山。

浩然父母一想,道出了对孩子身体不好地担忧!道士手一挥,无须担心,吾修习医术也有几十载,精心调养,此子无恙。

浩然的父母一思量,两口能力不多,一狠心答应了道士。

送孩离开的那天,道士抱着上山了,男的背着身子不忍心望去,女的在屋内牵挂儿,忍不住哭了。。。。。

时间一晃匆匆去,转眼已过二十载。。。。。。

二十年来,寒来暑往,秋学冬练!钟浩然一天天成长,一天天学习道士的本领,终于到了这天。。。。。。

起了一大早的钟浩然,找不到师傅了,到了房间,才发觉道士已经坐古!道士盘腿而坐,似乎还像个活人,只是没有一点气息了,身边的蒲团有一枚戒指,一封书信!

钟浩然捡起书信一览,纸上所写,无非是道士此生没有遗憾了,戒指是随身几十年的器物,送给自己留作纪念,只是需要滴血认主,最后劝诫自己为善走正道!

钟浩然鼻子一酸,整理了道人的衣物,选中了山上一处风水好地,算了个时辰,磕头送师,烧纸祭奠,将师傅的遗体安葬了。

回到住处,才细细打量起戒指,鹰形圆戒戴于拇指,钟浩然拿起小刀,火烤消毒后,轻割指尖一滴红血滴入戒指,血在戒指上缓缓流动,突然鹰眼一亮,钟浩然瞬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连人带戒指消失在屋内,只有桌上一把小刀,带着些许血迹,仿佛证明曾经有人存在过。。。。。。

2017-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