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是被太监推开的,容长安站在门口看向门外的景象却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她没有想到紫烟会被人用美人榻抬来,就算是脸上裹着厚厚的药布。

“臣妾见过母后,不知母后深夜前来,是有什么事么?”容长安恭恭敬敬的对着站在最前面的太后说道。

“太后,就是她,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划花我的脸的,太后,您要为侄女做主啊!”

紫烟说着再次哭的梨花带雨,伏在美人榻上,似是喘不上来气般,太后看着心疼,回头怒瞪着容长安:“皇后!这事你怎么说?”

“回母后,臣妾之前在军营里,在给人判罪之前总是要讲证据才能让下属信服的,如今,臣妾也想问问紫烟姑娘,可是有证据证明此事是本宫做的?”容长安挺直了腰板,回视着面前众人。

太后皱眉:“烟儿还会拿这等事冤枉皇后不成!烟儿,你跟皇后说说!”

太后回头示意紫烟拿出证据,却见她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出来:“当时我与容将军在阁楼上,容将军是突然出手,所以我……”

“那就是拿不出证据了?”容长安阴柔的问了这么一句,突然提高了声音,“放肆!”

她到底是做了几年的将军,总是有种迫人的气势,如今地位更是尊贵非凡,一声怒喝不但惊得众人跪了下去,跌的紫烟在塌上之嗷嚎,更是惊得太后一哆嗦。

“紫烟,本宫如今贵为皇后,你却仍称呼本宫为容将军,视为大不敬;如今又污蔑本宫划伤了你,无凭无据,藐视皇威,还请母后定夺!”

容长安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还将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了太后的手中,进退有度,让人挑不出毛病。

“哀家……”

“太后,您千万不要被她蛊惑,我有证据的,真的,划伤我的脸的就是她的贴身匕首,只要找出来对比刀痕,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要是对比刀痕,紫烟就不得不揭开脸上的药布,容长安冷笑,这女人要整死她也真的是煞费苦心了,可笑的是上一世她竟然没看出来,还与她姐妹相称!

“还不快去搜!那把刀她一定带着的!”紫烟去推一旁的太监。小太监不敢动,直到接到太后默认的眼神,他才带人进去搜。

紫烟洋洋得意的看着她,一瞬间,容长安竟为她感到可悲,不禁出声提醒道:“太后,今日是臣妾与皇上的大喜日子,若是有兵器带进来怕是……”

话已至此,太后皱紧了眉头,帝王家最是讲究,如今被容长安一提醒才想起来,今日皇帝大婚,为了国运昌盛这个好兆头,她也不能让这把匕首出现。

而另一旁的紫烟却仍在沾沾自喜:“所以,若是在这找到了你的匕首,容长安,你就等着——”

“都给哀家撤回来吧!”

太后打断了紫烟的话,看着小太监一个个空手而归,她的心也渐渐放了下去。而一旁的紫烟却是傻了眼,她不解的看向一旁的太后。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过来,众人回头看去,是皇上李亥还有他身旁的御史阎离。

“见过皇上。”

众人跪下请安,皇上快步走到太后身旁轻声问:“是何事惊动了母后?”

容长安抬头悄悄打量着李亥身后的阎离,看到她轻轻地对自己的点了下头,一颗心才算放下去大半。如今这人物、场景都与前世相同,但是她知道,结果定会不同。

“皇后,你来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

李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跪行两步,她叩首答道:“是紫烟姑娘污蔑臣妾划伤了她的脸,还说臣妾私藏兵器!”

“紫烟?”李亥疑惑的问道,“谁是紫烟?”

“民女见过皇上!”紫烟娇羞的说道。

李亥看过去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紫烟脸上的药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大半,露出了脸上狰狞的疤痕,让人作呕。

“皇上,就是皇后划伤民女的脸的……”

容长安看到眼前的一幕笑的更加的开怀了,当初就是惊鸿一瞥,让紫烟成了贵妃,如今再看到那张脸,心中不免一震痛快。

“皇上恕罪,是臣教妹不严!”

阎离急忙跪倒了紫烟的跟前,他知道,紫烟若是再说下去,紫烟一定会触怒龙颜,招来杀身之祸,容长安那个女人想要她死,可是他却不能坐视不理!

容长安看到紫烟拨开挡在她跟前的阎离,嘴角满是戏谑,有人心软了,但是好像并不被领情。

“皇上,我——”

“啪!”

紫烟的话还没有说完,迎面就落下来一个巴掌,打在她受伤的左脸,有血再次晕开,容长安看着都感觉肉疼,那一刀刀划在脸上的感觉,她永远也不会忘的!

“放肆,你的事你兄长都已经跟朕说了,是有刺客划伤了你的脸,我与你兄长一致认为是外蛮派来的杀手来偷袭皇后的,朕本想看在你为皇后挡下一刀的份上重重奖赏的,如今看来,这是替皇后教训了你!”李亥的声音里满是愤怒。

紫烟听了也是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阎离,颤抖着问道:“表哥,你不是看到真相了么,为何还?”

“表妹,为兄已经将所有事实禀报皇上了,今晚边关告急,怕一切都是外蛮的诡计,你就不要闹了。”

阎离说的诚诚恳恳,在他的注视下,紫烟昏了过去,不昏怎样呢,等着皇上定罪么?容长安看着觉得讽刺。

“好了,今日之事就到这里吧,都给朕散了吧。”

李亥挥挥手,扶着太后想要走进屋子里面。

“慢着!”容长安突然出声,看向阎离,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臣妾有话说。”

2017-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