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乔不敢再看男人,她头偏到一边,连连摆手,“没有,绝对没有,像你这样的帅哥,要是见过,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男人的目光却并没有从池小乔的脸上离开,他盯着她看了许久,脸色蓦然一变,“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

不就是误入男厕所吗?怎么搞得跟审查犯人似的?

池小乔抿紧嘴唇不说话。

门口有人推门进来了,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的男青年,一只手还放在门上,张大嘴看着眼前的一幕。

男青年看看两人,再回头看看门上的标示,朝池小乔翻了个白眼,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拉开一个隔间的门,然后十分用力的关上了。

要死了,要死了。

本来还只有一个人知道她进了男厕所,这下又多了一个人知道了,越来越尴尬。

池小乔决定火速撤退。

她胡乱对着男人鞠了一躬,“对不起。”低着头就往外冲。

然而,她的胳膊被一股大力拉住了。

池小乔回头,对上男人的眼。

男人的眼执拗而认真,认真得有些可怕,他看着池小乔一字一句的道:“你的名字?”

神经病!

不就是不小心看了你那里一眼吗?而且有手挡着还没看清!至于查户口吗?

池小乔一言不发甩开男人的手,踩着高跟鞋往门口走。

她的手臂再次被人拉住了。

这是要干嘛?

难道这个男人要在男厕所跟她谈理想谈人生?换个地方行不行?

是可忍孰不可忍!

池小乔怒了,她连珠炮一样的吐出一长串话语,“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依不饶的啊,不就是不小心进了个男厕所吗?本来就够尴尬的,我都装瞎子了,你配合一下会死啊?”

“想知道我的名字?偏不告诉你!”

池小乔抬脚,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对准男人咖啡色的休闲鞋鞋踩了下去。

耳边响起一声闷哼,池小乔一甩手摆脱了男人的钳制,踩着高跟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门口冲了出去。

酒吧的舞池里灯光昏暗,到处是疯狂扭动着身体的人类,池小乔一路疾奔,回到她之前坐的地方,提起座位上自己的包包,“璐姐,咱们走,刚才碰到个神经病,你想喝,换个地方陪你喝。”

上官璐修长的手指上夹着一根香烟,不紧不慢的吐出一个烟圈,眼睛看着舞池中扭动的男女,“走什么,神经病有什么好怕的,姐姐我见得多了,没事,有姐替你挡着。”

上官璐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让池小乔有些羞愧,看看,这才是成熟女人应该具备的气质,处变不惊,从容淡定。

跟她这种一尴尬就出昏招的人,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池小乔有些羞愧,她在座椅上坐好,看看昏暗的灯光,将一头长发拨弄了几下,遮住了大半张脸。

上官璐靠过来,“嗯?有这么可怕?放心啦,这里的老板我认识,多少会给我几分面子,没人敢为难你的。”

上官璐往池小乔的杯子里倒了一杯啤酒,然后举起自己手里的杯子,“来,恭喜你学成回国!”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