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染蓁突然转变的态度,萧聿好像丝毫都不意外,只是嘴角再次蔓延出一抹诡谲的笑意,在夜色下显得十分的渗人,一双寒眸带着某种要杀人般的冷意,令苏染蓁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拔凉了不少。

这感觉,简直就像是置身在冰窖里!

看着苏染蓁那苍白的脸色和萎下去的气势,萧聿眼底的玩味却越发的重了重,嘴角弧度意味深长。

他是挺好的,就是某人恐怕要不好了……

而就在苏染蓁望着萧聿那张表情不明的脸心中压力一层盖过一层时,深夜里的脚步再次响了起来,方才被甩去的追兵还在锲而不舍的追了来。

如果此刻有镜子,苏染蓁一定会觉得自己的表情就跟吃了翔一样难看。

苏染蓁嘴唇颤抖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王,王爷,既然您到府邸了,我就不打扰了,谢谢您的顺风车!”

说着,苏染蓁就想跳下车去,趁机逃跑。

尼玛,后面有追兵,可眼前的却是一头杀伤力巨大的豺狼虎豹,她能不跑吗?

几乎是不等话音落下,苏染蓁便一个迅速的动作飞快的闪身想要朝车外冲去。

然而她动作快,却有人动作比她还快,不等苏染蓁的腿垮下车外,手臂便突然被人强有力的拽住了。

“既然来了,为何这么急着走,难道是嫌本王这里不安全?”萧聿依旧清冽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带着某种漫不经心,就好像在说,这菜其实很好吃一样。

可苏染蓁的内心却是毁灭的,这聿王府是挺安全的,可她能安全吗?她刚才那样威胁萧聿,估计这厮现在已经想好了待会要怎样扒了她的皮!

但是萧聿拽着她的力道根本不容许苏染蓁移动半分,而那些追兵的声音也越发的近了,苏染蓁的额头也开始冒汗起来。

今天真是日了藏獒了!

作为堂堂神医杀手,却被同伴算计导致丧命,苏染蓁已经觉得够丢人了,可倒霉的却还在后头。

刚赶上穿越,一睁眼就瞧见一个浑身赤裸的猥琐老头正伸着恶心的咸猪手朝自己身上乱摸,苏染蓁当时想都没想就顺手直接拔了对方头冠上的玉簪,朝对方脖子刺去。

作为职业杀手,那一簪子下去,就直接要了对方的老命。

可这具毫无武功的娇弱之躯,从守备森严的将军府逃出去时,苏染蓁还是引起了侍卫的注意。

正逃得气喘吁吁,苏染蓁便瞧见街道上正好停放着一辆马车,当时她还以为天无绝人之路,想也没多想就冲上了马车,威胁着车子的主人带她快逃,可是没想到了却惹上了更可怕的人。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要她再惨死一次的节奏?

苏染蓁内心无限蛋疼的冲萧聿笑道:“嘿嘿,王爷啊,您这里当然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了,只是您看夜已经深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啊,我们改天再见……”

最好再也不见!

最后一句话苏染蓁没说出来,她整个人都在使命的朝外移去,但奈何萧聿还是没打算放手。

“本王今夜兴致好,倒是不太想睡觉呢。”

萧聿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的散漫闲适,但他的话在苏染蓁听来,却仿佛在说:老子今晚不睡觉,就专门弄死你!

而就在这时,大批将军府的侍卫已经追到了聿王府前。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