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光线透过风撩起的帘幔倾入室内,床上的女孩肌肤胜雪,瀑布般的墨发张扬的枕在脑后。经过一夜狂风暴雨的洗礼,清丽的小脸像含苞的玫瑰肆意绽放,越发精致诱人。

一小束阳光落在了垂闭的眼睫,秀眉皱了皱,女孩慢慢苏醒。

顾小淼睁开眼的一瞬间,酸痛蔓延四肢百骸,像是被碾压过,难以言喻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她昨晚跟人家打架了?

顾小淼不爽的揉着头坐起来,突然,嗅到一股不属于她房间的味道!

她眯眼扫视一圈,锁定角落里的异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雄性动物,衣袍松垮敞露,姿态慵懒性感,手上的红酒微微摇晃,一双媚眼,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关键是那张无可挑剔散发邪性的妖孽脸,完全超出了人类基因所能表达的范围,美的惊心动魄,妖气冲天。

“卧槽,感情劳资还在梦里!”

话音一落,人往后翻,呈现躺尸状态。

沙发上的男人修长的双腿自然交叠,白莹的玉葱指捏着高脚杯,高高在上的姿态中无一不散发着矜傲贵气,头稍稍歪着,好整以暇的观看这一幕。

须臾,性感的薄唇挑起若有似无的弧度,低沉磁性的声音性感致命,“还不起来,需要我吻醒你?”

“……”

挺尸的顾小淼差点没忍住戳聋自己的耳朵,脑袋瞬间爆炸!

大清早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大妖孽坐在自己房间里,清闲悠哉的品酒……

她是被雷给劈了吧!

顾小淼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把混乱的思绪理清楚,强制镇定,然后扶着额头悠悠苏醒,“啊……”

一声看似虚弱的叫声。

视线再次移到男人脸上,“请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模样像极了担惊受怕的小鸟。

腾北夜不徐不疾的抬手,酒杯贴上红如酒液的唇瓣,露出弧度优美的侧脸,一面浅啜,一面挑眸看她,眸中的邪性幽光令她心尖儿一颤,“怎么,昨晚睡了我,今早就不认账了?”

“……”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来者不善!

顾小淼翘着兰花指颤抖的指着男人,心里却是摇摆不定,“你你你,你说什么混账话,我怎可能……睡你?”

这男人脑子被驴踢了么?她顾小淼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这厮绝逼是在框她。

“你不记得了?”腾北夜静静的打量她。

她惊慌的摇头。

记得你个大头鬼,昨晚喝醉就断片了,哪还记得自己干了嘛事。

腾北夜盯了她半晌,轻叹一声,从容不迫的放下酒杯,手指移到衣领。

顾小淼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他。

只见他随意一扯,衣袍滑落……上身瞬间暴露在空气里!

羊脂玉般的肌肤散发蜜光,锁骨如同蝶翼攀翔在肩胛处,身上每一块骨骼和肌肉仿佛按照最完美的比例打造,肌理分明的腹部凹凸着八块腹肌,人鱼线格外深邃。

画面香艳,不忍直视!

顾小淼捂眼吼道:“有话好好说,你特么说脱就脱啊!”

他置若罔闻,模样委屈,指着胸口上斑驳的红痕,“看见了么?我身上全是你留下的爱痕。”

顾小淼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不要脸,还爱痕!

“那又怎样,这能证明什么?”水润的黑眸一片清明,语气异常镇定。

呵呵,不装了?

腾北夜似笑非笑的睨着警惕的像猫儿似得顾小淼,“自己留下的印记都不认识?昨夜可是凶猛的很。”

顾小淼脸颊一红,旋即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直勾勾盯着他。

开玩笑,她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小A片里什么内容没看过?不就裸了个上半身嘛,她还hold的住!

“昨晚我喝多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你身上的痕迹的确证明了经历过情爱之事,但就指定是我做的,未免也太牵强了。”

男人面不改色的凝着她,脸上笑容不减,半晌,拉起松软瘫落的真丝浴袍,优雅起身,徐徐走到她面前。

“既然我身上的痕迹无法证明,想必这个比较具有说服力。”

漂亮的手倏然横在她面前,抓住裹在她身上的被子,轻松扯开。

顾小淼衣不蔽体,妙曼的身姿通体展露,春光乍泄!

似雪肌肤痕迹斑斑,最要命的是,落在床单上的血迹殷红刺目!

铁板钉钉的事实,她再如何狡辩现在都必须承认,她和这个男人发生了某种关系!

“如何?”腾北夜眯起凤眸,目光自上而下,满意的将她全身扫遍。

顾小淼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扬手就是一巴掌,不料男人出手比她更快,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的手腕,眉梢轻挑,“睡了我还想打我?”

“放开!”她咬牙切齿。

“不放。”

“你想怎样!”

他倏地弯身,泛着邪气的脸近在咫尺,幽幽道:“你得对我负责。”

“……”顾小淼真想一口老血喷死他!

“你,先出去,等我整顿好自己,再谈!”

邪魅的黑瞳倒映她倔强的影子,男人努了努嘴,摇头。

“你!”顾小淼要抓狂了,深吸一口气,“这件事事关重大,我特么衣服都没穿怎么能心平气和的跟你谈?”

腾北夜若有所思,应声松开了她。

然而,接下来的举动让顾小淼如遭雷劈!

他果断干脆的拨开摇摇欲坠的浴袍,站在她面前……

眯眸浅笑,如同沐浴春风,“为免你焦躁,公平起见,我们坦诚相待。”

顾小淼傻眼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楞了足足十秒钟。

轰!

血液冲向大脑,脸颊发烫,红的滴血!

“靠,劳资真是日了动物园!暴露狂,去你的!”顾小淼抓起枕头向他砸去。

腾北夜轻而易举的躲开,迅速欺压而上……异眸泛着幽光,“小淼儿,我不是动物园,我是你的男人。”

“……”顾小淼如遭雷劈,一副目瞪口呆的傻叉模样!

雄性气息裹着暗香铺天盖地,她被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无法动弹……大脑一时不知运作,缩在一团,脸颊红的烫人。

真的,太近了……

男人见她一副被欺凌的小绵羊姿态……

他忍耐身体里窜出的火气,轻捏她白嫩的下巴……直接吻了下去……

顾小淼背脊贴在床头,表情傻楞。

男人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声音轻轻柔柔,“小淼儿,要记住了,今后你是我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跟你扯上半点关系,我灭了他。”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