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十二点,夜色正浓。

育才小区内充斥着和谐的安静,一架直升机从遥远的东南方向飞驶而来。

极速运转的旋翼采用了特殊的消音材质,直升机悄无声息的盘旋在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上方。

“少爷,已经确定是她了,要派人闯进去吗?”

“不用。”

懒懒的声音飘散在稀薄的空气里,声线低沉,富有磁性。

后座上的男人隐匿在一侧的阴影中,一叠资料摊在双腿上,修长素净的手指划着照片里女人的轮廓。

一笔笔的勾勒,就像一刀刀的雕刻在心里。

良久,他坐直了身子,整个人从阴影里移了出来。

淡淡的光影下,深邃的俊容仿佛经过精雕细琢一般,完美的不可思议。

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微微眯起,黑瞳中危险气息肆意散发。

“啪!”资料合上。

男人邪妄的勾起唇角,“送我下去。”

直升机在男人命令下缓缓下滑。

……

今晚对顾小淼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生不如死。

两瓶二锅头灌下去眼冒金星,喝的她分不清南北,娘都不认识了。

她坐在马路边捧着酒瓶撕心裂肺的哀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歌颂她死去的爱情。

“男人都他妈是狗啊,就喜欢塑料婊子,果然婊子和狗才是标配。”

还没吼完她就吐了。

要不是何铭汐在一旁默默守着她,恐怕她明早就要烂尸街头。

正牌男友背叛,这个贴了多年备胎标签的,终于可以逮着这个机会翻身上位。

不过何铭汐是个地道的正人君子,断不会趁人之危。

他把烂醉如泥的顾小淼背在身上,送她回家。

育才小区

楼道的灯坏了,顾铭汐摸黑爬到五楼,回头喊了声顾小淼,“小淼,到家了,身上带钥匙了吗?”

回应他的是几声醉酒的梦呓。

他无奈的把顾小淼放下,顾小淼作势就要倒下,他慌忙搂紧纤细的腰身,面颊赤红。

“小淼,钥匙放在哪里?”

“小淼?”

顾小淼喝的七晕八素,半晌才喃喃一声:“呃口袋,口袋里,嗝……”

何铭汐垂眸看向顾小淼的紧身超短裤,紧张的手打哆嗦。

黑暗中,少年白皙的脸异常绯红,伸手探去,刚碰到裤袋……

“咔嚓。”

门毫无征兆的开了。

光线从屋内倾泻出来,与此同时,一个径长的身影逆光矗立在门前。

何铭汐愣了愣,下意识的眯起眼睛。

男人背光而立,模样并不真切,只能看出他很高,高到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顾小淼和立凯威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何铭汐是其中之一。

但他非常确定,这个男人不是立凯威。

那么,他是谁?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小淼家里?”

顾小淼和立凯威搬到一起住的事并不光明正大,根本就不可能放第三个人进门!

男人沉默半秒,一只手抬了起来,“把你手上的女孩给我。”

声音低沉冷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

何铭汐紧搂顾小淼,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戒备道:“我凭什么要把她给你?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男人眸光幽幽,声音却磁性而慵懒,“不认识我正常,因为从今天起,我是她的合法丈夫。”

丈夫?

少年拧起了眉,“不可能!小淼才十九岁,而且她才和她男朋友……”神色一凛,“说!你到底是谁!”

面对少年的质问,男人不屑视之。

看了眼停顿在半空有一会儿的手,凝了凝面色,“你最好在我耐心还没耗尽前把她给我!”

“如果我不呢?”

说到底何铭汐心里有些害怕,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他悄悄的摸到手机,硬着头皮与男人对视。

空气中爆炸出火花,显然一方底气不足。

男人嗤笑一声,精锐的黑眸早就把少年的小动作纳进眼底。

他稍一侧身,邪肆的歪着头,藐视苍生般睥睨着面前弱小的少年,收回的手打了个响指。

刷刷刷!

黑暗中悉悉率率的响动就在耳畔,何铭汐回头,额角渗出冷汗。

一排黑影就站在他的身后,下一秒,几支坚硬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脑门上!

昏暗的视线里,黑洞洞的枪口令他心生恐慌。

“你还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不想被子弹射穿脑袋,乖乖把她给我。”

男人慵懒的倚着门框,所说的话却是无比残忍,更加显露了他的冷酷无情。

“三……”

“二……”

何铭汐抱着顾小淼,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一……”

话音未落彻底,一道不满的女声拖拽而出,“嗯哼,吵死了!”

顾小淼皱了皱眉,撑开醉意朦胧的眼睛。

恰巧屋内的灯光从男人脸侧擦过,她睁眼便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一个帅的不忍直视的男人正站在她家门口,好看的容颜令醉酒她也不由呼吸一滞,那双深如海洋的眼睛,正凝望着她。

“嗝!”

顾小淼打了个酒嗝,晃了晃脑袋,小声咕哝,“卧槽,老子这是飞升了?咋会有这么俊的美人儿?”

旋即指着男人的鼻子,咧嘴笑,“帅哥,你找我有何贵干啊?”

男人静静的打量她,黑悉的眸中,温柔慢慢晕开。他伸出双手,做出承接的姿势。

“洛洛,过来!”

顾小淼左右瞅瞅,把手指回自己,“你说我?”

“嗯。”

顾小淼嘟嘴想了想,洛洛是谁?

哎呀,管特么洛洛是谁,她现在可是在天上,有美男找她何乐不为?

她要抱的美男归,虐死那对狗男女!

顾小淼推开何铭汐,摇摇晃晃的往前挪了一步,左脚突然一崴,猛地向身侧栽去。

“小淼!”何铭汐大喊。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迅速将她捞起,手腕轻轻施力,顾小淼旋转了一小圈,稳妥的撞进结实的胸膛。

男人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在了怀里,低头看她,俊容波澜不惊。

顾小淼咧嘴嘿嘿笑着。

“小淼,你……”

顾小淼抓着男人的手臂站直了身,冲何铭汐挥手,满嘴胡言,“本官已经成功升天,现下要跟美男走了,你就送到我这里,回去吧。”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