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心微挑,顾流离双眸扫过重重的夜色,大半夜的偷情么?

眼波微动,她朝着声音的发源地走了过去。

穿过道道回廊,绕过巡回的士兵,她终于看到了呻吟的来源,只是,跟她幻想的完全不是一个样。

黯淡的月光下,男子迎风而立,白衣偏飞,墨发直直的垂落自脚踝,单是一个侧颜便叫人神魂颠倒。

只是……他此时正在做的事情不那么让人颠倒。

顾流离顺着他伸着的手看去,只见男人修长的手指直直的覆在一身宫装的女人脖颈,确确的说是覆在女人脖颈的皮下面。

鲜红的鲜血顺着那只白皙的手缓缓滴落。

那宫装的女子顾流离认识,曾经宫宴上有过一面之眼,朝中三品大员的亲生嫡女,也是皇上的宠妃,落飞霞。

而此时,她眼睛瞪大,红唇张了张,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而此时,男人动作缓缓的往下移动,以此同时,落飞霞身上的皮也被他剥落了下来。

饶是顾流离见多识广,却还是被这变态的手法被惊到了。

正当她走神的时候,一声惊叫猛然响起,夹着着痛到极致的喘息。

她猛然抬头看去,落飞霞全身的筋骨竟然被硬生生的挑断。

顾流离头上默默的流下一滴冷汗。

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剥落人全身的筋骨,足以见得这人的武力值有多高,纵然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匹敌一分的。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顾流离觉得还的撤退,否则,以这个男人的变态程度来看,难保她的小命不会交代在了这里。

顾流离刚刚转身,一道淡漠如水的声音便缓缓响了起来。

“出来吧。”

脚步一顿,她狠狠的挣扎了一把。

男人显然是已经发现她了,此时逃走,不消片刻便会被追到。

咬咬牙,顾流离转身,脸上勾起一抹旖旎的笑容,大步走了出去。

落飞霞浑身筋骨碎裂,却是还是生命迹象,可以说还非常的清晰,清晰的感觉着自身的疼痛。

这惨象,看得顾流离都有些痛了。

男人背对着顾流离,白皙的手绢擦掉手上的血液,往地上随便一扔。

薄唇轻轻开启,“你都看到了?”

“看到了。”顾流离实话实话。

说着,她上前一步,蹲在了落飞霞面前,看着她浑身鲜血的模样,开口:“你这折磨的手法真是太棒了!”

顾流离昧着良心说话。

男人意外的挑了挑眉,依旧没有多余的情绪,一双沉静如古井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远处,丢给顾蓅离一个欣长冷傲的背影。

“我跟你说,其实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你可以把她的手脚砍下来,然后把她泡进酒缸里,她残肢断臂的地方会受到如同烈焰焚身一般的痛苦,最重要的是还不会死!你可以每天欣赏她因疼痛而扭曲的模样!这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人彘!”

站起身,顾流离故作轻松的拍了拍手,“你说对吧。”

男人冰薄的眸子轻轻一眯,薄唇缓缓开启,在顾流离一眼期待下缓缓丢出两个字:“变态!”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