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耸耸肩,一副慈悲为怀的模样,遗憾的开口,“哦,我不杀人的。”

不杀人?黑衣人觉得,这绝对是年度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可是,看着她那真挚的表情,无辜的眼睛,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

马车的帘子缓缓被放了下来,就在黑衣人觉得逃过一劫的时候,那慵懒的声音再次传来出来:“绯画,废掉他们的武功,卖小倌楼,卖不掉的卖给朝廷去挖矿!还有,记得把他们身上的钱收了。”

“顾贼!士可杀不可辱!”黑衣人惊声大吼,嘶吼声中透出丝丝绝望,梗在胸腔里的老血硬是被顾流离这一句话给气的喷了出来。

而那人的马车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往丞相府方向走去。

回到府里,顾流离立即钻进房间睡了下去。

看着天边挂着的一抹骄阳,绯画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么早,真的能睡的着么?

顾流离一夜好眠。

天际的一缕残阳逐渐被无边的夜色所吞没,就好像是无边的重墨重重的挥洒在天际,只留下满空的夜星。

窗户外突然多了一抹黑色的身影,指尖挑开窗纸,上等的迷药被人吹了进来。

床榻上原本熟睡的人却在同时迅速的睁开眼睛,偏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影子,唇角缓缓的勾出一个残戾的笑。

顾流离翻身而起,灵敏的身子迅速跃出屋外。

顾流离慵懒的站在门外,看着不停往窗户里吹迷药的黑衣人,一声不谢的低笑从嫣红的唇瓣里缓缓溢出。

“就你这种智商也想杀人,逗谁呢!”

黑衣人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回头飞快的看了一眼顾流离,拔腿便跑。

“呵呵……轻功不错嘛!”难怪有本事绕开府邸层层守卫跑到她的房间来行凶。

顾流离身子一跃而起,直接越过那座遮天蔽日的高墙,朝着黑衣人快速的追去。

顾流离确实小瞧了这人,想不到智商不怎样,轻功还不错。

只是……他逃跑的方向居然是皇宫!

在黑衣人仓皇跃入皇宫高墙的时候,顾流离顺势往墙壁上一站。

看着下面黑衣人奔跑的方向,唇角微微勾起。

凤禧宫么?

顾流离脚下一动,那旖旎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在原地消失。

在黑衣人即将闯入凤禧宫时,她停在了皇宫的高墙上,缓缓拿出一根银针。

寒光闪动,泛着冷光的银针穿透浓重的黑夜,带起一股宛若实质的杀气之风,快速的没入黑衣人体内。

黑衣人在死的那一刻,似乎还回头看了一眼立于高墙之上的顾流离。

怎么可能?他们明明隔了很久,暗器根本就没法穿透他的。

冷眼看着在自己眼前到下的男人,顾流离眼里闪过寒光。

素手辗转翻扬,一枚泛着寒光的银针再次射出,其中,还带着一纸帛书,重重的钉在凤禧宫的宫门上,入木三分。

字字警告!

解决了刺客,顾流离刚想离开,却听到一声女人的低吟。

起起伏伏,还有浓重的喘息,似乎很激烈。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