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燕大道上,一俩极其华丽的马车高调的行驶着,拉车的是俩匹汗血宝马,俩马身披金甲,足以闪瞎众人的狗眼!

车身的四面丝绸装裹,白色清透的的绉垂落而下,纱遮挡住那镶着金银宝器的窗牖,那是皇家专用的浮香缎。

不用猜也知道,如此高调华丽,里面的人定是如今北燕朝炙手可热的人物。

顾流离!现如今权倾朝野的大奸臣!

正在这时,从酒楼四周忽然跳下一对黑衣蒙面人,单手持刀,硬生生的让马车停了下来。

“顾贼!你搜刮民脂民膏,霍乱朝纲,恶行累累,今日我等便替天行道灭了你!”

安静了半晌,马车里突然传来一声轻蔑,慵懒的,不屑的低笑。

一队人对视了一眼,觉得受到侮辱,立即举刀而上,势要取了这奸臣的狗命。

就在他们逼近马车的时候,后面一女子忽然飞身而起,她的速度极快,以肉眼所不能看见的速度在黑衣人中穿梭了一圈,后悠哉悠哉的回到马车前。

“解决了。”

后知后觉的黑衣人面色一变,猛地摊到在地。

被、被下毒了!这顾贼果然卑鄙!

马车的帘子缓缓揭开,一袭白衣的顾流离缓缓暴露在了人的视野中。

她眉目精致,肌肤如琼脂美玉,绯色的唇瓣轻轻勾起一个不羁的弧度,眉峰下的一双眸子,妖娆潋滟,眼波流转间带起无尽的旖旎。

惊为天人!

这,居然是一个男人!

她慵懒的躺在毛茸茸的软榻上,姿态慵懒的撑着脑袋,看着车外蝼蚁一般的黑衣人,唇瓣亲启:“就你们这样档次的还想杀老子!”

语气里那无尽的鄙夷和不屑,硬生生的让黑衣人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跪在前方身体发软的黑衣人狠狠的瞪着马车里横卧的人,咬牙切齿:“顾贼!你有本事下来我们决一死战,下毒算什么本事!”

她眼眸微挑,满面无辜,“下毒的是别人又不是老子,你对老子一个体弱多病的文弱书生痛下杀手又算什么本事?”

黑衣人愣了一下,马车旁边的绯画也愣了一下,似乎被顾流离的无耻给震住了。

绯画额头默默的流下一滴冷汗,所以,主子的意思是,无耻下毒的人是她?

唉,这年头,丫鬟难当,奸臣的丫鬟更难当。

“顾贼,你少废话,要不要跟我决一死战?”他体弱多病还能搜刮民脂民膏,霍乱朝纲?

顾流离眉头轻皱,眸光一改方才的慵懒,凌厉的看向黑衣人,“顾贼?这个称呼我不喜欢!”

黑衣人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跟小白脸似得的男人居然还会有这种眼神。

“所以,下次别再让我听到,这次就先饶了你们,只要……你们把身上的钱都给我交出来!”

一刹之间,她身上的戾气忽然消失不见,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

黑衣人一噎,显然没有想到她不但无耻,还这么抠,“顾贼,你要杀便杀,少他娘的废话!”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