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哭了?”

杜亦宸大步走到了床边,难得温柔的问了一句,顺手将瘫坐在地上的张小爱“拎”了起来,抱着她坐在了床上。

摸着张小爱纤细的胳膊,杜亦宸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小女孩倒是真的有点儿太瘦了,抱起来像是没有分量一样。

一个念头莫名的在杜亦宸的脑海之中出现。看来要想办法把她养胖一点儿,这样还真有点儿咯得慌。

虽然已经跟杜亦宸做过了那种事情,可是张小爱对如此亲密的接触还是不习惯。她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觉挣脱不开,只得低下头开口道:“我以为你走了。”

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像一道羽毛一样划过杜亦宸的心,让他的眼眸暗了一分,刚刚平息的身体又开始躁动不堪。

“请问……什么时候给我钱?”

张小爱的心怦怦直跳,紧张的咬着下唇,终于是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他开了口。但是,话刚说完,张小爱的脸颊一阵燥热,羞愧的立刻又低下头,不敢去看杜亦宸那“鄙夷”的视线。

虽然自己是出来“卖”,可是真的开口要钱了,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但是现在杜亦宸在这儿,自己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怎么才能拿到钱,不然再像刚才一样找不到人该怎么办?

“什么钱?”

杜亦宸听到这话一愣,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可是一听这话,张小爱登时急了。

“他们说只要我陪你一晚就能给我钱的,你们不能骗我……”

张小爱的一张小脸变得煞白,愣愣的看着杜亦宸急忙的开了口,心中越发慌乱。她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心中禁不住担忧,自己该不是被人骗了吧?

如果他们不给钱……

张小爱根本就敢想下去,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要是没有那十万块,爸爸的病怎么办?

听到这话杜亦宸算是明白了,原来眼前的小丫头是为了钱才来陪自己的。只怕又是“金醉”的人为了讨好自己使得手段吧。

“你缺钱?”

杜亦宸抱着张小爱的手多了一分力度,想安抚这颤抖的身体。他毫无顾忌的对上张小爱的视线开了口,却也觉得好笑这会儿张小爱倒是顾不得怕了,竟然敢直视自己了。

张小爱点了点头,爸爸痛苦的模样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悲伤。

因为缺钱,爸爸没有办法继续治疗,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张小爱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来的“金醉”,因为她听说想快点儿拿到钱只有这个办法。

“他们说给你多少钱?”

杜亦宸先前还好奇他们去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尤物,若是为了钱倒也说得通了。不过,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小丫头把自己的初夜卖了多少钱。

“十万。”

自从爸爸生病,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她跟妈妈也已经把能借到钱的地方都借了,也只借到了两三万。如今自己陪他一晚就要十万,是不是有些过分?

“哥哥,你就当借给我好不好?要是没有这钱,我爸爸就……”

张小爱不安的开口,眼泪越发的止不住。这个人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不然也不会住在这么好的地方。借给自己十万他总拿得出的。

杜亦宸审视着怀中的人,想从她的脸上看到说谎的痕迹,却没有发现一丝一毫。难不成自己是遇上了“卖身救父”的事情吗?要是这样的话……

一个想法在杜亦宸的心中萌生。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