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耀威道:“唐总,我有个法子,不知行不行?”

“说!”

“我还有个小女儿叫宁惜,和婉儿长的有几分相像,不如,让她来代替……”

宁耀威话没说完,唐穆帆猛地抬头看着他,眉宇间有几分凝重,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

宁耀威吓一跳,以为自己出错主意了,连忙道歉:“唐总,您别生气,是我说错话了。”

“就按你说的办吧!”

唐穆帆这句话出乎宁耀威的预料,随即,他松了口气,点头哈腰,“谢谢唐总给我们一个机会,谢谢唐总。”

对于宁耀威来说,一个私生女,换回宁家的荣华富贵,真是太值了!

“你可以滚了!”

唐穆帆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转而点起一根香烟。

宁耀威踉踉跄跄的滚了,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唐穆帆一人。

他夹着香烟,深深吐了口气,烟雾缭绕中,他神秘幽深的眸子微眯,依稀想起那个叫宁惜的女孩,尽管只在宁家见过她一次。

记得那天他去宁家的时候,那个叫宁惜的女孩儿在和佣人一起收拾花园儿。后来,那佣人叫了声:“宁惜,你这个死丫头,就知道磨磨蹭蹭的,还不给我滚过来!”

那时,唐穆帆停住了脚步,宁惜和宁婉难道是姐妹?待遇相差的也太大了。

不过,他有注意到那个丫头的特别。虽然低微的身份压得她不得不放低身段,但她身上的气质依然是不卑不亢的。

唐穆帆不禁好笑,是什么,让她拥有这样的骄傲?

指间的香烟头端忽明忽暗,唐穆帆唇角勾勒出一丝玩味的弧度。

这次,宁惜的逃走的确让唐穆帆丢了不小的面子,虽然对外放话说新娘出了车祸,婚礼延后。

但外界的舆论明显是盖不住的,铺天盖地的猜测袭来,各种版本的逃婚言论发在网上。

想他唐穆帆,多骄傲的一个男人,怎么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宁家还真是养了两个好女儿,他本来要娶的女人逃婚,没想到这个替嫁的私生女也敢逃?她们是把他唐穆帆当什么了?

奇怪的是,听到宁惜逃婚,唐穆帆的反应竟然比宁婉逃婚时的反应还要激烈,差点让人把宁耀威的腿给打折。

唐穆帆双眼微眯,盯着眼前不着寸缕的宁惜,嘴角勾起一丝冷意。

被捉回的那一晚,宁惜被他压在身下,为了齐文她豁出去了。

她身上的男人在这方面有着高超的技术,他吻着她纤细的仿佛一口就可以咬断的脖子……唯独没吻她的唇。

宁惜紧紧闭着眼睛告诉自己别怕,一会儿就过去了吧。

最后她还是痛呼出了声,哭喊声随之而来。

这是她这辈子最痛的一次,当她完全把自己给了他,她的脑海里却浮现出齐文清秀干净的脸。

泪珠挂在颤抖的睫毛上,她想到了曾经在学校后面的那个梧桐树下,齐文第一次吻她。那样温柔,那样深情,那样让她依恋,刻骨铭心。就这样想着,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她沾满泪水的脸颊竟然浮出了一丝凄然的笑。

然而这抹笑意不偏不倚的正好捕捉在唐穆帆眼里,他幽深的眸中划过一丝狠意,疼痛将宁惜拉回了现实。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