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片刻,他一字一句道:“宁惜,你给我听着!宁婉欠我的,统统都要你来还!”

宁惜大胆的抬起头,盯着他,纤细的脖子弯成一条无畏的弧度,语气异常坚决:“我死也不会嫁给你!”

“想死?”唐穆帆冷笑:“听说你有个男朋友,叫……叫齐文的,快从国外回来了?”

宁惜的身子一颤,紧张的问:“你想怎么样?你不准伤害他!”

唐穆帆见她如此紧张,心中一阵愤怒,扫了那些保镖一眼,道:“你们都出去。”

“是。”

那几个保镖出去后,房间内就只剩下唐穆帆和宁惜两人。

天气不冷,可宁惜的身体却一直在发抖。

唐穆帆双手插在西裤口袋,修长的腿迈向沙发,坐定后,他唇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能让你们宁家家破人亡。顺便,让你那个小男朋友一起陪葬。”

比起家破人亡,宁惜最怕齐文出事。不是她不孝顺,只是在那个家,她没有任何温暖,父亲不像父亲,继母和姐姐更是容不得她。

所以,为了齐文,她屈服了。她的唇颤抖着,“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齐文?”

唐穆帆薄唇轻启,玩味的笑了笑,“今晚让我满意。”

两天前。

宁家上下还沉浸在一片欢天喜地中,宁耀威的大女儿宁婉就要出嫁了,而对方是S市最具影响力的房地产大亨……唐穆帆。

尤其是宁婉的母亲,赵淑娜觉得自己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她女儿竟然被唐穆帆这么大名顶顶的商业大亨看上了,而且还爱的死去活来的。

宁耀威早年做了小生意,赚了钱,成了暴发户,但在地位上是远远不及唐家的。如果和唐氏攀亲,他求之不得。

然而,宁婉却在婚礼前一天,逃婚了!

层峰集团,总裁办公室。

唐穆帆大手一挥,桌上所有东西都扫落到地上,他阴沉的目光盯着宁耀威,“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宁耀威额上全是冷汗,声音颤抖着,“唐……唐总,是婉儿不懂事,我替她给您赔不是了……”

总之宁耀威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唐穆帆从鼻腔发出一个冷哼,走上前,揪住宁耀威的领带,道:“要不是看在宁婉的面子,你以为你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宁耀威苦着脸,道:“唐总,我们知道错了,谁也想不到婉儿突然就离家出走了呀。”

唐穆帆冷哼:“你自己想办法,明天婚礼,要是让我唐穆帆丢了面子,那你们丢的东西……将比这多千倍万倍!”

宁耀威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眼儿,他一点都不怀疑,以唐穆帆的实力,想做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突然,宁耀威脑子里冒出一个人影,那是宁惜。

宁惜是他当年和情人做出的荒唐事,五年前,宁惜的妈妈得病去世前,才把宁惜送了回来。

宁耀威想,只要让宁惜代替宁婉出席婚礼,不仅不会让唐穆帆丢面子,他还能继续和唐氏攀上关系。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