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的诡异。

湘城市火车站,宁惜紧紧握着手中的火车票,眼里泛着忽明忽暗的光。

她姣白的小脸上布满慌张,每走一步,都向四周看一遍,生怕被那些人发现。

她知道,今天她做的事一定会触怒那个如撒旦一般可怕男人。但,如果今晚走不掉,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检票了,她的心跳的更快,手心渗出的冷汗把车票都浸湿了。

快了,快了,她就要逃离这座城市了,她一定会逃的远远的。

前面的人陆续入站,马上就到她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黑咒。

突然,一个男性粗旷的声音划破她的希望,“那里,宁惜在那里,快,抓住她!”

宁惜心下一惊,她猛地回头,下一秒,她便已经被两个强壮的黑衣保镖架住了。

她忘了挣扎,忘了哭喊,只是浑身打着哆嗦,惊俱的盯着面前领头儿的男人。

眼前男人脸上肌肉抽了抽,面无表情的说,“宁小姐,唐先生让我把您带回去,得罪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跟你们回去,我不回去!”

宁惜湛黑的瞳孔满是惊恐和绝望,她哭叫着,却扔被那些人拖进一个车里。

“啪”,车门关上,那辆车行驶的方向在宁惜看来,那是地狱,不,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地方。

车里,她不再做那些无谓的挣扎,她只觉得手脚钻心的冷。那种感觉就像是等待死刑的犯人,绝望,无助,再也没有明天。

终于,车子开到了一座豪宅,极尽奢华,让你出现一种身临皇宫的错觉。然而,当那惨淡的月光洒落,冰冷刺骨的凉意就毫不掩饰的透露出来。

她,拼了命的逃,最终,还是被带到了这个男人面前。

“唐先生,我们把宁小姐带回来了。”

领头的男人躬着腰汇报。

坐在沙发上,慵懒而儒雅的男人抬起眼皮,与宁惜四目相对。

宁惜承认,这个男人堪称俊美绝伦。水晶灯散发出亮眼的光芒,照在他那张五官分明的脸上,一双眸子似深邃的大海,挺直的鼻梁下,是凉瓣噙着冷漠的嘴唇。

宁惜娇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如果不是旁边两个保镖架着她,估计她真的会瘫倒在地上。

唐穆帆吸了一口香烟,讽刺一笑,说:“我还以为你能跑多远呢!”

宁惜咬着下唇,依然垂着头,只是她的声音虽然轻却很坚定:“我不想嫁给你!”

最后一个字刚落,唐穆帆的目光一寒,掐灭了香烟,径直朝着宁惜走去。

宁惜见他向自己走来,她害怕极了,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唐穆帆已经走到她面前。

唐穆帆唇角勾起一丝嘲讽,捏起她精致的下颌:“不想嫁?你觉得你有资格?”

宁惜强忍着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倔强道:“唐穆帆,怪不得宁婉会逃婚!”

“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个强盗,强迫别人嫁给你的强盗。宁婉逃婚,你凭什么逼我嫁给你!”

宁惜也不怕了,都已经沦落到最坏的境地,再坏又能坏到哪里?

唐穆帆的眼底是冰一样的冷,却还跳动着熊熊的火焰。

他是多么骄傲的男人,这个女人竟然,将他的自尊踩在脚底。她,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2017-18-10